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732.情爱伤人
    第732章732.情爱伤人

    “如果郑卿封不妥协,你打算对孟茴怎么样?”

    柳千寻的眼皮,微微抬了一抬,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只要有孟茴在,他一定会妥协。”

    “如果不会呢?”

    墨榕天的模样,开始变得咄咄逼人。

    柳千寻看向他,表情显得有些意味不明,“殿下不希望孟茴有事?”

    墨榕天张了张嘴,想了想,道:“孟茴救过我的命,如果没有她,我已经死在围场了。”

    “殿下只是记着她的救命之恩吗?”

    柳千寻的目光变得灼热又幽深,看似无神的双眼,却因为这个问题,而让墨榕天觉得有些咄咄逼人。

    “师父什么意思?”

    柳千寻捂着伤口,轻轻一笑,“情爱伤人啊,不管你当初喜欢的是晴丫头,还是如今喜欢上了孟茴,对太子殿下你来说,都不是好事。”

    墨榕天被柳千寻这样直接点名了心头最深处的想法,很显然被吓了一跳,他有些着急地解释道:“我对孟茴,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念着她的救命之恩,所以师父,我是绝对不会让孟茴受到伤害的。”

    见他不承认,柳千寻也没有咄咄逼人,只是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不后悔就行,不过殿下,你最好不要动让孟茴逃走的心思,只要有我在,我是宁可让孟茴死在这,也不会让你送她离开的。”

    “你……”

    “殿下,老臣虽然抵不过千军万马,但是杀一个孟茴还是绰绰有余的,你别逼老臣动手。”

    墨榕天被柳千寻气得无处发泄,有时候,他真想直接把他给杀了,可这样一个一心为了他墨家的老人,他能下得去手吗?

    连他都杀了,他还怎么能让手下的那些老臣老将信服于他。

    墨榕天气得拂袖一甩,从柳千寻的帐内离开了。

    墨榕天出去之后,柳千寻叫了一个手下进来,“将孟茴在我们手上的消息,传到郑卿封耳中去。”

    “是。”

    柳千寻为了给墨榕天一个警告,之前掐着孟茴的时候,力量下得有些重,这会儿孟茴伤了喉咙,连吃东西都有些费劲。

    墨榕天从柳千寻那里回来之后,又重新回到孟茴身边。

    看着她眉头深锁的样子,他拧了一下眉,上前伸出手想要抚平她的眉心,可在抬手的瞬间,想到了柳千寻的话,他将手收了回去。

    他怎么会喜欢孟茴呢?

    他笑了起来,他明明喜欢的是若晴。

    可当墨榕天在心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也愣了一下,竟然觉得这句话有些没有底气。

    他看了一眼孟茴,缓缓收回了视线,从床边站起身来。

    背着身走向帐外,看着外面的阴暗的天空,眉心紧拧。

    尽管他不苟同师父的做法,可有一点,他却知道师父说得对,情爱伤人,不管他喜欢的,爱的是谁,对自己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他从小就选择了这条路,走了二十多年,他只能继续走下去,无法回头。

    孟茴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已经烟了,她缓缓坐起,喉咙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她抬眼看了看四周,没有墨榕天的影子。

    她垂下眼眸,神色暗淡了下来,走下床,她掀开军帐走到外面,就被人守在外面的人给拦住了。

    “国师有令,孟小姐还是待在里面别乱跑,免得我们不小心伤了你。”

    孟茴看着面前这几个趾高气扬的士兵,眉心一皱,不悦地开口道:“这里到底是国师大还是你们太子殿下大?”

    那几名士兵脸色一变,沉默着没敢出声。

    现在结果未知,有些话,他们也不敢轻易说出口。

    尽管这军营里,不少人在传,国师想要凌驾在太子殿下之上,这也是国师敢将太子殿下的人扣下的原因。

    可是,万一太子殿下哪天真当了皇帝,将国师处置了呢?

    对于未知的事,他们还是不敢说太多,目前他们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姑娘还是回帐内去吧,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孟茴还想说话,却被墨榕天突然出现的声音给打断了,“孟茴。”

    听到墨榕天的声音,孟茴朝他看了过去,见墨榕天神情严肃地朝她走来,将她拉回了军帐当中。

    “拉我回来干嘛呀。”

    她挣脱了墨榕天的手,双眼不满地看着墨榕天,抿了抿唇,道:“小白,你说,柳先生是不是欺负你了?”

    墨榕天一愣,用“欺负”两个字来形容他跟师父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有些小家子气?

    可这话从孟茴的口中问出来,让他听着,莫名觉得心头有些暖意划过,连带着他的唇角也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没有,他还没本事欺负我。”

    他的唇角,勾着淡淡的笑意,这时候,手下端进来一些饭菜,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少主,孟姑娘的饭菜煮好了。”

    “来,先过去吃点东西吧,这些都是易于吞咽的食物。”

    孟茴听话地走上前坐下,拿着筷子,又抬眼看了墨榕天一眼,道:“他都派人盯着你的军帐了,还说他没欺负你。”

    墨榕天这会儿心情好,对孟茴的话也没那么在意,只是给了她夹了一些菜,放到她面前,让她就近可以夹到。

    孟茴被柳千寻掐得喉咙还一直疼着,这会儿也没多大食欲,吃了几口也就放下了。

    “不吃了?”

    墨榕天问。

    孟茴摇摇头,“不吃了,已经吃饱了。”

    “好。”

    之后,两人便无话可说了。

    孟茴有时候缺根筋,可有时候,她的神经还是很敏感,尽管墨榕天跟她说过,会找机会送她离开,可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就是现在,他根本没有机会能让她走。

    柳千寻在军中的影响力,或许不一定会比他这个太子殿下小,不然他不会跟小白对着干。

    孟茴看着墨榕天英俊的脸上,隐隐透露出来的疲惫和沧桑,眼底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她蹙了蹙眉,低声道:“小白。”

    “嗯?”

    曾几何时,墨榕天已经习惯了孟茴对他的这个称呼,总是下意识地回应着她,哪怕他曾经多么排斥这个称呼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