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 733.这是他的宿命
    第733章733.这是他的宿命

    “光复前朝,一辈子活在仇恨当中,真的是你愿意过的日子吗?”

    闻言,墨榕天脸上的肌肉,片刻僵硬住了,他愣愣地看着孟茴,眼神中,经历了百转千回一般的挣扎,挣扎过后,他苦笑地摇了摇头,道:“孟茴,我说了,这是我的宿命,从我墨家覆灭开始,我活着,就是为了这个责任,我的手下,我身边的所有人,都是为了这个责任,跟着我一路走下去。”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悲凉地看着帐外那晦暗的天空,“这条路已经不是我愿不愿意走的问题,而是我必须走下去,我才不会让那些寄托了我所有希望的人失望。”

    孟茴听着他言语中的无奈和悲凉,心里又一次闪过那熟悉的心疼,心里在此时也涌出了一丝没来由的愤怒,“他们的希望凭什么要寄托在你一个人身上,他们凭什么这么自私?”

    “孟茴!”

    墨榕天沉着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因为我是太子,是他们的信仰,连我都放弃他们的话,他们还能做什么?”

    孟茴还想出声反驳,可看到墨榕天深邃的眸子里透出来的无奈和苦涩,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她静静地看着墨榕天这满头的银丝,这才二十五岁的年纪,却满头白发,她不能想象,他如此年少的肩上,承载着的是什么样的重量。

    她下意识地不希望看到他太累,想了想,张嘴道:“你放心吧,我爹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的,柳先生抓了我也没用,我就留在你这里白吃白喝好了。”

    她的话,让墨榕天从深沉的苍凉中回过神来,看着她清明的目光里透露出来的真诚,似乎能猜出她的心思一般,心头一暖。

    下意识地伸手,覆在她的头上,意识到自己此刻的举动,他先是顿了一下,可随后,还是揉了揉她的脑袋,“谢谢。”

    “不客气,我们是兄弟嘛。”

    墨榕天嘴角的笑容,僵了一僵,随后,笑着点了点头,“对,兄弟……”

    京城那边,言朔在接到郑卿封那封气急败坏的书信时,眉头皱的很紧,“孟茴怎么跑去西北了?”

    自从郑卿封回到边疆之后,孟茴便一个人留在了京城大将军府,也没人管着她,没想到她竟然一个人出了京,去了西北。

    “她去西北做什么?”

    言绝跟着皱紧眉头,孟茴落在了墨榕天的手上,老郑这会儿八成是要疯了。

    老九还说墨榕天那个人光明正大,不会做拿女人威胁人的事,现在看看……

    言朔不知道言绝心里在想什么,西北是神机堂的地盘,他也想不通孟茴无缘无故跑去那里做什么。

    “现在孟茴在他们手上,郑将军怕是要冲到西北去了,朕先派一批人前往西北,尽量将孟茴救出来再说。”

    言朔捏了捏疲惫的眉心,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就没人能让他省心一点。

    “九皇叔那边有消息没有?”

    “听说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

    “这一次皇叔怎么能这么轻易将九婶带回来,神机堂的人没耍什么花样?”

    言朔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言霄跟言绝二人对视了一眼,他们也不知道柳千寻玩的是什么把戏,就当是他心疼若晴这个徒弟吧。

    好吧,这个原因听上去确实有些自欺欺人,他若是真的心疼自己的徒弟,就不会把她带去西北了。

    这其中的原因,得等老九回来才知道了。

    在言朔看来,神机堂扣下孟茴跟抓走柳若晴的原因肯定是同一个,目的就是用她们来威胁郑将军和九皇叔。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轻易放了九婶,却又将孟茴扣在那里?

    言朔想不明白,这会儿已经被这些事给弄得疲惫不堪。

    “神机堂要耍什么花样,我们迟早会知道,既然若晴能安然无恙地回来,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以后的事,我们再从长计议好了。”

    言绝开口,打乱了言朔的思绪。

    言朔不笨,有些事,他现在没有想通,不代表他永远想不通,如果他能想到柳千寻身上去,又或者,云娇容把柳千寻的身份说出来,很多事,怕是要复杂了。

    到时候,老九怎么取舍,才是他们目前最担心的事。

    半个月后,言渊带着柳若晴回到京城,在得知孟茴孤身一人去了西北,也是惊了不小。

    而这件事,郑卿封知道的竟然比他们都要早,很显然,这个消息,是神机堂刻意放给郑卿封知道的,目的,自然是在他们南下攻打京城的时候,让郑卿封投鼠忌器,牵制住郑卿封,不让他轻举妄动。

    聿王府——

    “你们说说,孟茴没事跑西北去干什么?”

    此时,言渊夫妇也在聿王府,说起孟茴这次的举动,便恼得不行。

    柳若晴拧着眉,若有所思一番之后,轻声道:”也许孟茴也知道神机堂的少主就是墨榕天。”

    “什……什么?她怎么知道!”

    言绝瞪大了双眼。

    柳若晴摇了摇头,没有将心中的猜测说出来。

    孟茴知道墨榕天的身份,或许是在围场那一次,墨榕天那天受了重伤,能在守卫森严的围场脱困,没有人帮忙是不行的。

    当时,她想过云娇容,可她一直在她的眼皮底下,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也没那么能耐救墨榕天,可孟茴不一样。

    没有人会去怀疑孟茴,包括负责搜查墨榕天的郑将军,所以,孟茴出手救墨榕天的机会很大。

    孟茴跟墨榕天的关系,她并不清楚,但是,现在却是唯一能解释孟茴为什么会一个人孤身去西北的原因。

    或许是为了找墨榕天?

    可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去找墨榕天呢?

    柳若晴想不通,但是,她终究没有把自己猜测孟茴在围场救了墨榕天的事说出来。

    至少,她不能让六哥和八哥知道。

    在他们兄弟三人想着该怎么将孟茴安然无恙地从墨榕天手中救出的同时,柳若晴并没有继续待在那里,而是从大厅内走了出来。

    正好这个时候,她看到柳天心坐在院子里发呆,便提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