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734.复杂身世
    第734章734.复杂身世

    “在想什么呢?”

    柳天心听到她的声音,忙地转过头来,她脸上依然蒙着面纱,只是在言绝身边呆久了,柳若晴还是在她脸上看到了从前极少看到的笑容。

    “前段日子听说你被神机堂的人抓走了,我很担心你,不过,我也很没用,想不出办法救你,好在你回来了。”

    看到这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柳若晴总有一种亲近之感,她笑看着柳天心,视线不经意地扫过她脖子上挂着的那个挂坠,脸上的笑容,顿了顿。

    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柳天心也跟着垂下视线,见她盯着自己的玉佩看着,便从脖子上拿了下来,“你在看这个?”

    柳若晴没有解释,直接从柳天心的手中将玉佩拿了过来,跟着,一手扯下自己脖子上的玉佩,跟柳天心的玉,拼在了一起。

    柳天心也被柳若晴这举动给惊了一下,随后,便看到柳若晴将玉佩拼在一起,缝隙十分吻合。

    玉佩上方四个大字,也呈现在她的面前。

    “江门公府。”

    柳若晴念着玉佩上的四个字,手指在颤抖。

    “江门公府?”

    柳天心也看清楚了上面的字,眼底同样一阵讶然。

    一直以来,她都对这枚玉佩的另一半十分好奇,不知道这前面失去的字到底是什么,没想到这会儿,竟然跟柳若晴的玉佩连起来了。

    “若晴,你这玉佩哪来的?”

    柳天心率先缓过神来,指着柳若晴那半片玉佩,问道。

    “我师父给我的,说是当年把我交给他时的那个家仆给他的。”

    柳若晴没有打算隐瞒柳天心什么,原本自己猜测自己跟柳天心是双生姐妹的想法,这会儿更加确定了。

    这会儿,柳天心也有这样的猜测,她摸着这枚玉佩,若有所思道:“可我母后从来没跟我说起过另外这半枚玉佩的下落。”

    “你说的母后是江皇后吗?”

    柳天心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不是,江皇后是柳城鹤前一位皇后,我母后是江皇后过世之后,才被柳城鹤封后的,我外祖父是西擎的大将军陈翀。”

    尽管如此,可柳天心却觉得这中间有些不对劲。

    从这两半玉佩合成的结果来看,这就是同一枚掰成两半的,她如果不是江皇后的女儿,为什么身上会戴着江家的玉佩。

    这上面写着的“江门公府”分明就是当年惨遭灭门的江国公府,柳城鹤元后江氏的娘家。

    当柳若晴听柳天心说她的母亲不是江皇后,也是惊了一下,当她认定这玉佩上的江门公府值得就是西擎江国公府的时候,一直以为柳天心的母亲是江皇后才是。

    柳若晴这会儿脑子很乱,柳天心也是一头雾水,“江国公府的玉佩,怎么会在我们身上?”

    “陈皇后从来不曾跟你说过这枚玉佩的来历吗?”

    柳天心摇摇头,“这枚玉佩母后从不让我戴在身上,在我当时逃婚出宫时,才将这枚玉佩带出来的,母后已经过世多年,从未跟我提过半句跟这玉佩有关的事。”

    那个时候,柳天心还小,加上跟皇帝太后的关系不好,她一直跟自己的母后偏居一隅,一心只想防着太后那老妖婆和柳城鹤那个狗皇帝,所以对玉佩这件事,自然也就没有多问的心思。

    柳若晴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一些,“皇后没跟你说为什么不让你戴这枚玉佩吗?”

    柳天心依然摇头,可柳若晴心里的想法就复杂了。

    如果这关系到当年的灭门惨案,那么,陈皇后不让她戴着这枚玉佩,很可能是为了防着谁。

    想知道这枚玉佩的来历和当年发生的事,除了凶手之外,或许只有已经过世的陈皇后跟江家人知道了。

    抱着一点侥幸的幻想,她对柳天心道:“也许这件事,我们可以去江国公府问一问。”

    柳天心脸上一讶,随后,失望地摇了摇头,“江国公府的人,早在二十年前就被一夜之间灭门了,无一幸免,现在的西擎,已经没有江国公府了。”

    柳若晴心里仅剩那点希望,也破灭了。

    陈皇后过世了,江家也被全部灭门,那她的身世该去找谁问。

    柳天心看着柳若晴紧锁的眉头,面对这张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那种无形的亲近,让柳天心忍不住猜测道:“若晴,你说……我们会不会是双生姐妹?”

    这样的猜测,柳若晴也想过,可是……

    “你是在宫里出生的,出生的时候,这么多下人在,陈皇后生了几个孩子,她自己不知道吗?就算她不知道,给陈皇后接生的下人也会知道的吧。”

    听柳若晴这么一分析,柳天心也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也是啊。”

    可转念一想,她又不甘心,“可如果我们不是亲姐妹,为什么我们都会有这枚玉佩,而且,为什么会跟江国公府联系上了?”

    柳若晴想到了柳千寻的话,道:“师父说,他救下我的时候,抱着我的家仆正在被人追杀,我猜,追杀我们的人,很可能就是将江家灭门的杀手。”

    “这么说,你是江家人?”

    这个时候,柳若晴跟柳天心都凌乱了,瞬间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为什么一个出自江家,一个又出自皇家的人,会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是不是太巧了?

    又或者,其实她也是陈皇后所生?

    柳若晴想不明白,如果她是陈皇后所生,为什么她会被一个家仆从宫中抱出去,皇后生子那么大的事,宫里稳婆,嬷嬷都在场,谁能在她们眼皮子底下将孩子带走?

    而且,陈皇后是皇后,为什么要送走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

    如果是担心孩子在宫里有危险,她应该将柳天心也一并送走才是。

    所以,柳若晴率先否定了自己是陈皇后所生这个猜测,继而她又想到了自己是江国公府的人。

    江家灭门,她被家仆抱着逃了出去,遇上了师父,这个猜测更加合理一些。

    可柳天心又是怎么回事?如果她是陈皇后所生,她怎么会有另一半玉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