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735.分头行事
    第735章735.分头行事

    那个玉佩之所以会被分成两半,肯定是用来让她们以后相认用的吧?

    也别怪柳若晴这样想,电视里一般都是这样演的。

    可如果柳天心也是江家的人,她怎么会进宫里,又到了陈皇后的手上。

    就算陈皇后有心收留柳天心,这么一个孩子出现在宫里,就没人怀疑吗?

    思来想去,柳若晴都没有想通,最后,只能道:“我还是得找个机会去当年的江国公府查一查,或许还有人活着。”

    柳若晴的话,让柳天心心思一动,“我跟你一起去。”

    柳天心有些兴奋地抓着柳若晴的手,道:“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我外祖父现在镇守在玉乡关,或许他知道江国公府的事也不一定,我们可以分头行事,我去玉乡关找我外祖父问问。”

    柳若晴想了想,觉得这方法可行。

    陈翀大将军是陈皇后的父亲,如果柳天心真是江家的孩子送到宫里去,却没有被人怀疑,陈皇后一个人不一定能成事,这中间,有陈老将军参与也不一定。

    “好,那我们分头行事。”

    靖王府——

    “你要去西擎?”

    言渊听柳若晴这样说的时候,惊了不小,“你去西擎做什么?”

    “我觉得我的身世,跟当年的江国公府有关。”

    她拿出手中的玉佩,递到言渊面前,又将柳天心的那块玉佩也跟言渊说了一遍。

    “所以,你怀疑你跟柳天心其实是江国公府的人?”

    “嗯。”

    “可江国公府在二十年前就被灭门了,你现在去西擎能问出什么来?”

    柳若晴看着言渊紧锁的眉头,有些猜测,她没跟柳天心说,却并不打算隐瞒言渊。

    “我怀疑,对江国公府下杀手的人,就是柳城鹤派出去的。”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会儿言渊也就是个不足垂髫的孩童,对当年江国公府灭门的事知道的并不多。

    不过,江家世代忠良,在各国当中也是名声显赫,西擎能有今天,江家功不可没,当年,江家被灭门的事,自然也传遍了各国。

    但是,对别的国家来说,江家惨死虽然惋惜,可对他们来说,确实少了一个劲敌,也算是一件好事,自然也就没有人去深究江家为何被灭门。

    现在听柳若晴提出这样的怀疑,倒是让言渊惊了不小。

    柳若晴冷笑了一声,眼中带着些许冰冷的嘲讽,“飞鸟尽,良弓藏,这种事,在天家眼中,是最平常不过之事,当年的江家,功高盖主,这就是他们非死不可的理由了。”

    尽管柳若晴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江家的人,可眼中的恨意,却已经十分明显了。

    言渊看着有些不忍,如果这就是晴儿的身世,他宁可她一辈子都不知道。

    一个人身上背负着仇恨的话,活得就太辛苦了,他不想要看她这么辛苦。

    他上前,将柳若晴揽进怀中,抱得紧紧的,“也许不是柳城鹤呢?”

    柳若晴摇摇头,语气中带着几分肯定,“那个家仆把我交给师父的时候,说了‘皇家’两个字,不是柳城鹤,还能是谁?”

    言渊张了张嘴,没法反驳,能有本事让江家一夜灭门的,除了皇家,别的可能性确实不大。

    他没有再劝柳若晴,只是道:“你的身世,我派人去查,现在外面很危险,我不放心你出去,如果你真是江家人,江家灭门的事真的跟柳城鹤有关,我替你解决他,好不好?”

    柳若晴固执地摇了摇头,“不行,我自己的身世,只有我自己去调查才放心,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见言渊还想说什么,柳若晴打断了他,“言渊,二十年,我从来不曾过问过我的身世,我以为那个没必要,可是现在,我满脑子都是江家灭门的惨剧,如果我什么都不做的话,我连睡觉都睡不着的。”

    “可是外面很危险。”

    言渊拧着眉,有些气柳若晴的固执,可是训她的重话却说不出口,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道:“六哥那边得到消息,西擎在跟南陵联手想要对付东楚,一旦让柳城鹤知道你在西擎,你会有危险的。”

    “江家不是在东楚和西擎的边界吗?柳城鹤的人,哪会这么容易发现我的行踪。”

    柳若晴还是不死心。

    “总之,外面很危险,我不准你出去。”

    言渊难得狠下心肠来,拒绝了柳若晴的要求。

    柳若晴不说话,就是板着脸,一声不吭地看着他,言渊别开视线,强迫自己不去看她,再看几眼,他估计就得妥协了。

    “言渊……”

    她用柔软到能腻死人的声音,轻轻唤着言渊的名字,要知道,柳若晴很少在言渊面前撒娇,她这样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摇晃着他的衣袖,又用一双水盈盈的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像言渊这种妻奴,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言渊……唔!”

    下一秒,柳若晴刚刚到嘴边的话,就被言渊俯身用唇简单粗暴地给堵上了。

    “让我先尝点甜头再说。”

    沙哑的嗓子,从四唇相接的缝隙中传出。

    自从她被柳千寻带走的这一个多月以来,那种强烈的紧张和思念的情绪,即使过去了几天也没有缓解。

    这会儿他刚刚一碰她,压在心底的**立即就被挑了起来,言渊这会儿动作有些急迫和粗暴,深情热切的吻越来越热烈,越来越深邃,下一秒,柳若晴便觉得脚下一轻,人已经被言渊抱起往床边走去了。

    柳若晴这会儿浑身的热情都被言渊给挑起来了,当下,便竭力地迎合着言渊一切的举动。

    一场酣畅淋漓的恩爱过后,柳若晴被言渊抱在怀里,轻轻喘着粗气,身上滚烫的体温这会儿还没有褪下来。

    她看着言渊那一脸餍足的模样,没好气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你想累死我吗?”

    言渊忽地一笑,跟着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在柳若晴微愠的眼神中,双手捧着她的双颊,道:“听话,不要出去冒险,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