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736.我媳妇被你媳妇拐跑了
    第736章736.我媳妇被你媳妇拐跑了

    柳若晴神色一愣,拧着眉头没有回答,这是她二十年以来,这般坚定地想要了解自己的身世,如今她有了这个线索,让她不去找,她真的做不到。

    “我……我就去看一看,如果什么线索都没有,我就回来,好不好?”

    “不行,这件事我绝对不会答应。”

    言渊沉下脸来,因为柳千寻将她带走这件事,到现在回想起来,他都心有余悸,他哪里还敢让她再去冒险。

    再者,如果晴儿真的跟江国公府有关,那只要她去江城查江国公府当年的事,就会被人给盯上,到时候就危险了。

    所以,这次的事,他的态度,必须强硬。

    不等柳若晴开口,他已经起身下了床,“我还有事要去办,你乖乖在家待着。”

    说完,生怕自己会妥协似的,脚步下意识地加快了一些。

    言渊开门出去的时候,听到柳若晴轻声的嘀咕声,“不去就不去。”

    柳若晴瞬间有一种自己被白睡了的感觉。

    见柳若晴没有坚持,言渊心里也是暂时松了口气,可是,让他完全不去盯着他,那他还是做不到的。

    于是,接下去的几天,言渊还是派了一些暗卫暗中盯着柳若晴,好在她果真老实呆了几天,也没有其他任何动作,言渊才歇了继续盯着她的心思。

    要知道,他是一点都不喜欢自己媳妇被一群大男人盯着,哪怕那群男人是自己的暗卫都不行。

    于是乎,在看到自己媳妇老实了一段日子之后,言渊就把布在柳若晴身边的暗卫给撤了。

    最近,言渊兄弟几人很忙,有时候一忙就忙到三更半夜,甚至直接就待在办公衙门不回府了。

    这天,柳若晴带了一些银票,为了不让下人注意到,她连包袱都没带,就直接出了门。

    等出了城之后,远远地便看到柳天心等在那里了。

    “你出来的时候,被八哥发现了没有?”

    “没有,他这几天很忙,一直没回王府,我们赶紧走吧,不要被他们追上了。”

    “好。”

    于是,在两人离开第二天一早,在大理寺忙了一夜的言渊,一大早,便看到了自己的哥哥眼神幽怨地看着自己。

    他抬眼淡淡扫了他一眼,继续埋头看着面前的卷宗。

    言绝走到他跟前,道:“你媳妇儿把我媳妇儿拐跑了。”

    “嗯。”

    言渊随口应了一声,随后又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从卷宗上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媳妇把我媳妇拐跑了,她们现在已经出了京城了。”

    言渊扔下手中的卷宗就往外跑,那个该死的女人,他还以为她安分老实了,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这一次把她抓回来,看他怎么收拾她。

    言绝也跟着跑了,老九有这么个不省心的老婆也就算了,可凭什么她还要祸害到他聿王府来,他好不容易才找回的媳妇呀,就这样跟着她跑了。

    八王爷表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有木有!

    “我已经派人追去玉乡关了,她们的脚程应该没有我们的人快。”

    言绝走到言渊身边,自我安慰道。

    他发誓,等找回他媳妇,以后柳若晴那货敢来聿王府,他打断她的腿,他绝对不能让她来祸害自己媳妇。

    “去玉乡关做什么?”

    难道不是去江州吗?

    “我媳妇说要去找陈翀。”

    显然,比起柳若晴要去江州找当年的江氏后人,找陈翀还稍微靠谱一些。

    言渊在心里叹了口气,道:“分头找吧,晴儿可能去了江州。”

    “诶?你说你媳妇儿怎么突然就想到去过问自己的身世去了,她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问柳千寻不就行了?”

    因为派了人去追柳天心,这会儿言绝倒不是太担心。

    这一时半会儿,言渊也跟言绝说不清楚,只是随口道:“柳千寻也不清楚,她只能自己去查了。”

    “啧。”

    言绝砸吧了一下嘴巴,道:“你这媳妇,让你不省心就算了,怎么能让我也这么不省心。”

    听到言绝说自己媳妇坏话,言渊的目光,冷冷地扫了过去,非常强大地让言绝老实闭上了嘴。

    他媳妇他自己会教训,谁准他说他媳妇坏话了。

    在他们出了城的当天下午,就有暗卫来报,说是追上她们二人了。

    “王妃和天心公主在近乡关那边就分开了,王爷,我们担心会惹王妃生气,所以只是跟着,没有上去打扰,您看……”

    回来报信的暗卫看着言渊,为难道。

    言渊刚想开口说将柳若晴直接带回来,可随后,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那名暗卫挥了挥手,“算了,你们暗中保护王妃,别的事不要管,随王妃去吧。”

    “是。”

    暗卫走了之后,言绝不敢置信地看着言渊,“你就这样让你媳妇走啦?”

    “不查到她的身世,她是不会死心的,还是让她去查吧,柳城鹤现在还不敢轻举妄动。”

    “那……那我媳妇怎么办?她可是被你媳妇拐走的。”

    言渊冷眼扫了他一眼,道:“她是自愿的,你管不住自己的媳妇,能怪谁?”

    “……”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言绝在心里细细品味了一下,再抬眼时,言渊已经往回城的方向过去。

    “混蛋!”

    他在心里骂了一声,他媳妇又不是跟人私奔,怎么说话呢。

    言绝心里虽然很不高兴,可也没有阻止自己媳妇去玉乡关,那是陈翀的驻地,小天心的安全应该没问题。

    于是,他把自己身边的暗卫全部调出去之后,便安心回去“上班”去了。

    昭明殿——

    “皇上,今日东部沿海一带出现一批海盗,专门截杀来往的商船,很多经过那里的商队全部死在他们手上,其中包括不少皇商,驻守在那边的水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已经死伤不少了。”

    言朔听着朝臣的禀报,脸色烟得有些难看,“区区几个海盗,竟然把朝廷的军队伤成这样,还有脸跟朕说?”

    “这……”

    兵部尚书这会儿面露难色。

    派出去带兵的将领,就算再懂水战,能跟一只生活在海上的海盗们相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