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740.皇长子出生
    第740章740.皇长子出生

    “不行!”

    陆元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言朔给打断了,“朕命令你,必须要保住大人!”

    “皇上。”

    云娇容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言朔走到她身边坐下,“容儿不怕,朕会救你……”

    “不要……”

    云娇容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言朔,眼中带着临死前殷切的期盼,“救……救我们的孩子……他……他是我们的孩子。”

    “容儿……”

    “皇上,容儿很清楚,就算……就算皇上舍弃了这个孩子,容儿也活不了的,求皇上……救孩子……我们……我们的孩子……”

    言朔双眼通红,眼泪不停地开始往下掉,“我们的孩子”这几个字,不断地刮着他的心脏。

    半晌,他咬牙看向陆元和,声音颤抖道:“你有什么方法?”

    “草民用金针刺穴之法,刺激云小姐的穴道,助于她施力。”

    陆元和没有详说,但是,在场懂医术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刁钻的针法,刺激人体全部的潜能,将潜能发挥到极致,可这样的结果,就是耗尽了生母全部的精力和元气,使生母油尽灯枯而死。

    太医们擦了擦冷汗,估计也只有陆先生敢在皇帝面前提这种方法了。

    这云小姐虽然是必死无疑,可用这样残忍的方法死去,皇上还不得把这恨记在他的头上。

    皇帝也大致猜到了陆元和的意思,放在身侧的手,用力颤抖着。

    可还是逼着自己,出声问道:“金针刺穴的后果呢?”

    “生母心力交瘁至死。”

    陆元和的话,非常残忍,却这样毫不犹豫地说出口。

    皇帝脚下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

    “皇上,孩子坚持不了多久了。”

    稳婆焦急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陆……陆先生,开始吧。”

    云娇容吃力地想要起身,双眼乞求地看着陆元和,“我的孩子……拜托……拜托陆先生了。”

    “是,草民一定尽力。”

    “不行!朕不允许……朕不允许……”

    言朔这会儿满脸痛苦不堪,舍弃容儿还是舍弃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这让他怎么选。

    这个时候,太后直接上前,对陆元和道:“陆先生,施针吧,有什么事,哀家给你担着。”

    太后的目光,看向云娇容,云娇容这会儿也在看她,眼底满满的歉意和感激,“多谢太后。”

    “不行!谁都不准碰容儿。”

    言朔正要上前去拦陆元和,被人从身后点住了穴道。

    言朔双眼猩红地回头看向点住她穴道的人,双眼如野兽一般,想要吃了她,“柳若晴,给朕解开穴道!”

    他歇斯底里地吼着,眼睁睁地看着陆元和的针,刺向云娇容的百会穴,一针,一针,扎满了她整个头顶。

    “容儿!!不要啊,容儿!!!”

    他努力地想要冲开自己的穴道,可不管他如何努力,始终没办法动弹。

    在场的人,只能默默地看着,看着言朔那失控到绝望的嘶吼声,不忍去看。

    “不要啊,容儿,不要,不要!”

    柳若晴也不忍心看着云娇容受罪,可这会儿,皇帝已经疯了,她必须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才能保住那个孩子,这个孩子保住了,才能给皇帝留下一点念想。

    “皇上,娇容没救了,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

    她狠下心肠,这般对言朔道。

    “柳若晴,朕要砍了你的脑袋,快给朕解开穴道!!”

    柳若晴将陆元和给云娇容施针的角度给言朔挡住了,她不忍心让他看到云娇容痛苦的模样。

    不然,这个皇帝或许真的能彻底疯了。

    其实,她现在最好就是把皇帝一掌给劈晕了,可她也知道,云娇容活不了了,临死前不能再让他们道别的话,不管是对皇帝还是对云娇容都很残忍。

    当陆元和的动作停下之后,言朔眼中原本的歇斯底里,也渐渐化作了绝望,他看着云娇容使出浑身的力气生那个孩子,听着她痛苦的喊叫声,他的眼泪都要流干了。

    他绝望地恳求着柳若晴,“九……九婶,朕求求你,放开朕,容儿会死的,九婶……”

    柳若晴不忍看他这绝望到没有光亮的目光,下一秒,却见言朔闷闷地吐了一口血,身上的穴道被他自己给冲开了。

    “皇上!”

    言朔的嘴角还挂着血,柳若晴知道,他能冲开穴道,就得让血脉逆行,耗费了不少的内力,才能冲开,这样的行为非常伤身。

    “容儿!”

    “皇上!!”

    云娇容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把针拔掉,容儿求你,啊!!!”

    “容儿!”

    “生了,生了。”

    稳婆着急的声音,响了起来,喧闹的承德宫,愣是没有听到孩子该有的哭声。

    此时,那个孩子浑身青紫,闭着双眼,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陆元和反应很快,上前便将孩子从稳婆手中抱了过来,拿起银针往孩子的身上刺。

    这会儿,言朔什么都不顾,只是看着浑身再也没有半点力气的云娇容,眼中的绝望又加深了。

    “容……容儿……”

    “下……下辈子,皇上……皇上不要……不要再爱容儿了。”

    她双眼不舍地朝那个也许已经被她毒死的孩子看了过去,眼泪划过她的眼角,“如果……如果他能活下来,好好……好好照顾……”

    话还没有说完,冰冷的手,从言朔的手中脱落,言朔看着自己空掉的手心,足足愣了十几秒。

    “容儿!!”

    “呜哇!!”

    言朔这痛苦的嘶吼声和孩子的哭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的,皇长子的出身,本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可这会儿却没人笑得出来。

    “太后,这孩子情况不好,体内中了毒,草民给尽快给他救治。”

    “好。”

    太后看向太医院里的一众太医,“你们全部去帮忙,全力救治皇长子。”

    承德宫内,太医们都退了下去,只剩下言朔从原本歇斯底里的绝望化作了安静的悲痛,瘫坐在云娇容身边。

    “皇儿。”

    太后心疼地抚着言朔痛苦的脸颊,言朔缓缓回过头来看她,眼泪涌出双眼,“母后……容儿走了,母后……儿臣该怎么办,容儿不要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