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 743.放她走
    第743章743.放她走

    她紧盯着军医的动作,等包扎完了之后,她赶忙问道:“他怎么样了?”

    “好在瓷片没有伤到手上的筋络,不过主帅掌心上的伤口过深,这几日的动作无比要小心,以免扯到伤口。”

    军医知道孟茴的身份是天朝戍守边境的大将军郑卿封之女,在这里属于人质。

    但是,对于孟茴的问题,他却并没有选择无视,而且,直觉告诉他,她对主帅来说,地位不一般。

    军医离开之后,柳千寻跟张蒙也闻讯赶了过来,两人都没有问墨榕天为何会这样,想必也已经知道云娇容的死讯了。

    半晌过后,听柳千寻道:“派人好好照顾殿下。”

    说完,转身就要出去,却被孟茴给叫住了,“柳先生。”

    柳千寻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孟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孟茴这么严肃地看着他说话。

    “现在这样,你高兴了?”

    孟茴看着柳千寻,问道。

    柳千寻的脸色往下一沉,没有说话。

    “一个被你逼死了,一个被你逼成现在这样,你真的高兴了?”

    柳千寻依然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也丝毫没有半点松动。

    孟茴见他这副模样,心中的火气又加深了一些,“大墨王朝已经覆灭二十年了,如果东楚国国力强盛,你真的觉得有光复的可能吗?”

    “住口!”

    柳千寻终于出声,将孟茴这话给打断了。

    那双布满沧桑的眼底,此时铺着一层冰冷的寒霜,覆盖在柳千寻的双颊,“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分地呆在这里。”

    “你……”

    孟茴还想说什么,见柳千寻长袖一甩,从营帐内离开了。

    孟茴打墨榕天的这一掌并不重,墨榕天昏睡了没多久就醒过来了,脸上一片死气,双眼里也是失去了本就不多的光芒,此时只剩下一片晦暗。

    他盯着床顶,一言不发地发呆着,没有光芒的双眼里,满是悲苦之色。

    “小白,你醒了。”

    孟茴看到墨榕天睁开双眼,眼底亮了一下。

    听到孟茴的声音,他转过头来看向她,嘴角渐渐勾起了苦涩的笑。

    “小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孟茴上前,看着他脸上落寞又沧桑的表情,心头发紧。

    墨榕天从床上缓缓坐起,比起一开始激动的情绪吗,这会儿的墨榕天,显然冷静了许多。

    只是脸上的落寞,比起最初的时候,又深了几分。

    “小白……”

    “我出去走走。”

    墨榕天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孟茴到嘴边的话,缓步往帐外走去,孟茴没有跟上,她知道这会儿的墨榕天肯定很不好受。

    她走到营帐门口,看到墨榕天远远地在练兵场站着,那里站着正在训练的士兵,可孟茴只看到他一个人,背对着她站着,一身白衣,一头银丝,随着飘扬的尘土随风飞扬,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遗世孤立,那种令人心疼的落寞,在他的四周散发开来。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也不看任何人,那孤独落寞的背影,在夕阳下,被拉得越来越长。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感觉到孟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也是什么话都不说,一声不响地陪着他,好似他什么都不说,她就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半晌,他侧过头来看向孟茴,失去光芒的双眸里,承载着满满的苦涩,“我妹妹死了,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没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哽咽,“孟茴,从现在开始,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不知道……不知道打下这个江山,对我来说的意义是什么,可我还是要这样去做,可我的未来,我要做的一切,即使看上去触手可及,偏偏抬手一碰,却只是一片虚幻,我不知道这样的虚幻,到底有什么意义。”

    此时的墨榕天,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很想找个人倾诉一番,可又觉得,很多事,他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

    孟茴看着他的侧脸,这张脸,俊美不凡,哪怕只是一个侧脸都颠倒众生。

    她在想,如果他身上没有背负着这么多的仇恨和责任,会不会这张脸,比起现在更加惊艳,更加夺目。

    她想到了当日,在京城的西山脚下,他对着她的那一笑,亮眼夺目,那一刻,她甚至觉得,只要他一笑,苍生尽误。

    可现在,这张脸,却充满了悲苦,孤独,彷徨,迷惘。

    她张了张嘴,想要告诉他,他身边还有她,他不是只剩下一个人,可这话到了嘴边,她却说不出口。

    因为她知道,自己对墨榕天来说,只是一个救命恩人,而她的父亲,随时会是他的敌人。

    而她,是绝对不会为了墨榕天,而伤害老郑,伤害那个为了她可以颠覆一切的父亲大人。

    就在孟茴垂着眸子,神色黯然的时候,墨榕天转头看向她,犹豫了一番后,开口道:“孟茴,你走吧。”

    孟茴回神,因为墨榕天这话而愣了一下,心头划过一阵失落,面上却不显,只是平静地问道:“柳先生会让我走吗?”

    墨榕天扯开唇角,淡淡一笑,“言朔的暗卫,这段日子一直埋伏在四周,找机会救你,只是被我的人拦住了。”

    孟茴一愣,不明白墨榕天这话什么意思。

    他明明当初说找机会放她走,为什么还要拦住前来救她的暗卫。

    墨榕天看着她眼底的疑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没有解释,只是道:“今天我会让人放他们进来,等他们进来之后,你就跟他们离开。”

    孟茴知道,连皇帝的暗卫都能拦下的,必定是神机堂的高手,这些高手,在神机堂的地位应该也不低,这些人,在知道她的用处之后,还愿意放她走吗?

    她正要问出自己的疑问,便听墨榕天道:“那些人都是我的心腹,只听我一个人的,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安然离开。”

    说着,他皱了一下眉,刻意忽略了心头一闪而过的不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