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744.葬入皇陵
    第7章7.葬入皇陵

    “嗯,好。”

    孟茴点点头,视线直视着前方,什么都没有问。

    她心里清楚,容儿的死,对墨榕天来说,即将意味着什么。

    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他在乎的人和事,所以,不管能不能颠覆言家的江山,他都要孤注一掷,就当是跟他手底下一直跟着他打拼的那些人的一个交代。

    就算是死,他也要义无反顾地去做,就如他所说的,这是他的宿命,他逃不开,就只能往前走。

    她阻止不了,也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止。

    孟茴想的很开,再相见,他们就是立场不同的敌人了。

    她的唇角,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压在心头的那一抹说不出的压抑给隐了回去。

    果然,当天晚上,孟茴的帐内,便潜进来几个烟衣人,看到她的时候,立即走上前来,“孟小姐,圣上命我们带您回京。”

    “好,走吧。”

    外面很安静,原本负责看守孟茴的人被暗卫打晕在地。

    一行人趁着夜色,从军营离开,却在半路上,被人给拦住了。

    孟茴认得他们,这些是柳千寻手下的人,就连墨榕天的命令,这些人都不会听。

    “这里交给我,你们带孟小姐先走。”

    为首的暗卫,对另外几名暗卫道。

    “是。”

    顷刻间,刀剑碰撞的亮光,在空中划出了好几道白光,交手的双方,速度很快,没有人看清他们的动作,只是听到刀剑碰撞时发出了刺耳的金属声。

    紧跟着,又有一批人过来,直接跟一开始出现的柳千寻的手下交手,不用问,孟茴也知道这些是墨榕天的人。

    “孟小姐,跟我们走。”

    其中一名暗卫,带着孟茴要离开,只感觉到身后一阵森冷的掌风,对准他的背后,一掌击了下去,那暗卫尽管已经意识到,可来人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躲开,只能硬生生地挨了一掌。

    紧跟着,那一阵掌风便朝孟茴袭来,孟茴那点武功,在暗卫面前就不够看,更别说是身后这个人了。

    她根本没办法躲开,只是闭上眼睛,等着接下这一掌的时候,边上有人比她快了一步,在她身前,挡下了这一掌。

    孟茴只感觉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一阵刺鼻的血腥味,传到她的鼻尖。

    愕然抬起双眼,见身边之人胸前一滩鲜红的血,在满头银丝的映衬下,看上去更加触目惊心。

    紧跟着,又是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出,染红了他的衣襟,浓重的血腥味,让孟茴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小白!”

    她惊呼出声,想要拦在墨榕天面前,却被他一把拉到了身后。

    没想到墨榕天会为孟茴挡这一掌,柳千寻愣了半晌,不敢置信地看着墨榕天惨白的脸色,“殿下,你……”

    墨榕天没理会她,带着孟茴往后退,那几个负责来救孟茴的暗卫,这会儿也冲到他们面前。

    “带孟茴离开。”

    墨榕天低哑的嗓音,对着身后那几名暗卫道。

    暗卫看了一眼墨榕天,又看向孟茴,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孟茴面前,“孟小姐,快走。”

    孟茴这会儿不想离开,她紧紧抓着墨榕天的衣袖,“小白……”

    “快走!”

    墨榕天厉声喝道,手用力将孟茴的手一甩开,回头看向她,幽深的烟眸里,透着诀别,“孟茴,我们以后永不再见。”

    孟茴的心,狠狠抽了一下,双目通红地看着墨榕天带着决然的双眸,硬生生地被暗卫给一步步往后带。

    永不再见……

    即使孟茴一早就知道自己跟墨榕天迟早对立的立场,可亲耳听到墨榕天说出这四个字,她的心口还是能感觉到那窒息的疼,同时,她也清楚,这一次她离开之后,再一次见到墨榕天,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了。

    “快走吧,孟小姐。”

    暗卫带着孟茴往后跑,暗卫的身后,对付柳千寻的手下并不算是难事,加上中间还有墨榕天的心腹帮着,所以带走孟茴还算顺利。

    当柳千寻的人再也追不上孟茴之后,柳千寻喊住了那些人,森冷的目光,失望地看着墨榕天,“殿下,总有一天,你会因为放了孟茴而后悔。”

    墨榕天伸出手指,轻轻拭去唇边的血丝,看着柳千寻,淡漠地一笑,“让她留在这里受伤我才会后悔。”

    柳千寻看着墨榕天眼中的坚定,沉吟了片刻之后,拧了一下眉,道:“我早说了,情爱伤人,殿下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墨榕天捂着被震伤的胸口不语,想否认,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些暗卫最起码到了有一个半月了,如果你真舍得放孟茴走,就不会拖到今天。”

    闻言,墨榕天眉头一蹙,张开嘴,想要反驳,可还是没办法反驳出一个字来。

    他确实是刻意拦下了那些人接近孟茴,想到他们要带孟茴走,他心中那一股子不舍,就控制不住地往外冲。

    明知道放孟茴离开是最好的,可是,他偏自私地想要多留她一段日子。

    可如今,容儿死了,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执着,为的就是为父母,为族人报仇,光复他墨家的江山。

    既然这是他必须要走的路,他就不能继续留孟茴在这里。

    他苦笑了一声,深邃的眸子,晦暗地敛了下去,“师父,你放心,父皇母后的仇,墨家的仇,我都会去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所以,其他的事,请你别再做了。”

    说完,他一步步往营地的方向走去,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滑落。

    云娇容被葬入皇陵,半个月后,皇帝下旨,册封云娇容为仁贤皇后,群臣中总有反对之声,也在皇帝言朔的坚持下,再也没有人敢说话。

    言朔还是照常上下朝,皇长子言洵咋由皇太后亲自抚养,因为身中剧毒,皇长子的体质非常虚弱,即使由陆元和亲自照顾着,加上宫中各种名贵药材,皇长子的身体骨也没有好转,好在也没有比之前更加弱。

    “洵儿这个样子,真是太可怜了。”

    柳若晴站在床边感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