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746.靖王妃是神机堂的人
    第746章746.靖王妃是神机堂的人

    “你说什么?言渊他怎么了?”

    她用力揪着齐风的衣襟,整个人都在发抖。

    “王爷他……被暗算,如今生死不明。”

    柳若晴的脸色,非常难看,盯着齐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王妃,卑职已经派人一直在寻找王爷的下落了,您冷静点。”

    齐风只是一个属下,多余的安慰,他也说不出来,只是看着柳若晴血色褪尽的脸,还有浑身颤抖的模样,看着也有些不忍。

    柳若晴紧紧咬着下唇,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看着儿子因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布满恐惧和不安的双眼,她噙在眼眶中的泪水,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

    深吸了一口气,问道:“皇上那边怎么说?”

    “皇上已经命六王爷带人去找王爷的下落了,属下回来报信,这就要赶回去。”

    柳若晴沉默地点了点头,压下心头的恐慌。

    而就在言渊落海失踪消息传到朝中几天后,另一个消息又传到了皇帝面前。

    孟茴平安回来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让柳若晴随时万劫不复的消息。

    言朔看着面前他之前派去西北救孟茴的暗卫,森冷的眸子,凝聚成了一团冰冷的深潭,“神机堂的国师,是靖王妃的师父?”

    “是。”

    这些暗卫都是之前贴身保护言朔的,言朔去龙门书院找云娇容的时候,这些暗卫都是隐在暗处保护,不会超过言朔十步的距离,所以,自然对柳千寻是柳若晴的师父这件事是知晓的。

    言朔听着这些暗卫的奏报,很多事都在一瞬间明白过来了。

    “墨榕天呢?”

    言朔冷着脸,问道。

    “他就是神机堂的主帅。”

    言朔似乎并不意外,在听到暗卫的禀报之后,只是冷笑了一声,挥了挥手,让暗卫退了下去。

    看样子,皇叔是早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真是朕的好皇叔,竟然连这种事都瞒着他。

    这些暗卫都是贴身保护言朔的,所以,并不会多事,言朔倒也没吩咐他们什么。

    有些事,言朔看得清楚,只是该怎么做,他现在还在考虑当中。

    刑部——

    言绝看着手中手下传来的奏报,脸色有些阴沉。

    这几天来,他一直负责搜集跟神机堂有关的资料,可就算怎么深入调查,也查不到更加接近他们权力核心的人物。

    可这会儿,这样一份调查结果摆在他面前,却让他眉头深锁。

    这上面,除了一份关于神机堂少主跟军师的身份调查之外,还包括他们的画像。

    这可是他几年来一直想到得到的东西,可这会儿却显得尤为棘手。

    “王爷,这个……”

    此人是言绝手下一手被提拔起来的都蔚,虽说是朝廷的官,但因一直感念言绝的知遇之恩,对于言绝的吩咐,也一直都是言听计从的。

    他知道八王爷跟靖王爷靖王妃的关系好,可现在,很显然,靖王妃跟神机堂扯上了关系,一旦这一层关系暴露了,靖王妃就麻烦了。

    “这次的事,让本王来处理,你什么都不要说,不准向任何人透露半点消息,明白吗?”

    “是,下官一定保密。”

    “退下吧。”

    “下官告退。”

    那位都蔚退下之后,言绝看着面前这一份资料,重重地垂了一下桌子,“老东西!”

    之前一直让他没办法查到跟神机堂有关的任何事,现在却又轻易让他得到手,很明显,这是柳千寻故意放出来的消息,目的自然是为了挑拨老九跟皇帝之间的关系。

    看来,那柳千寻是真的连自己的徒弟也都不打算放过了。

    他拿起面前的画像,放在灯上一点燃,扔进了火盆之中。

    几天后,朝廷接到百里加急,神机堂在西北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开始南下一路打上来,已经攻下了不少城池,除此之外,神机堂少主跟军师的身份也随之被曝光。

    言朔冷眼看着御书房里站着的言绝,冷哼了一声,“柳千寻的身份,皇叔打算隐瞒朕到什么时候。”

    言绝拧了一下眉,没有说话。

    原以为那天他将那些信息烧掉之后,能拖延一段时间,没想到还是被传了出去。

    他知道,他手下的人不会乱传,很可能是柳千寻自己放出的消息。

    “现在,满朝上下都知道了柳千寻的身份,你觉得,瞒了朕就能帮到柳若晴吗?”

    言朔脸上狠厉的模样,让言绝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他也知道因为云娇容的死,这个侄子的性子变了许多,可是,听到他将从前唤“九婶”的称呼,变成了“柳若晴”,言绝还是没法接受。

    他担心,自己从前担心的事,怕是要发生了。

    “来人!”

    “末将在。”

    “去靖王府,将靖王妃带去大理寺!”

    “是。”

    禁军退下之后,言绝神色紧张地看着皇帝,道:“皇上,柳千寻的事,跟若晴没有关系啊,你这样做,让老九知道了,多心寒呀。”

    言朔冷眼看向言绝,冰冷的目光,微微一缩,“你们一个个将这件事瞒着朕,就不觉得朕会心寒?”

    言绝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可是看着言朔那满脸的怒容,便换成了嘀咕:“我们也是怕你在朝臣面前为难。”

    “为难什么?”

    言朔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柳若晴既然跟神机堂扯上关系,她在九皇叔身边,就是别有用心!”

    “皇上……”

    言绝急着反驳道:“若晴根本不知道柳千寻是神机堂的人,这一次,分明就是柳千寻的离间计,你别上当了。”

    “离间计?”

    言朔扬起的唇角带着一丝讥讽,“离间朕跟九叔吗?”

    他眼眸深邃地眯了起来,言绝发现,这位少年帝王,原本身上的温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多了些许森冷之意。

    “皇叔觉得,朕若是对柳若晴做了什么,九叔会怎么做?造反吗?”

    他挑眉笑问道,只是那笑容,却不达眼底。

    言绝皱了一下眉,不太习惯言朔这样说话,一直以来,他们叔侄之间,很少存在君臣之礼,他们这几个皇帝叔叔手中的权力再大,他也从不曾忌惮或者怀疑过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