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747.叔侄相争
    第747章747.叔侄相争

    可这会儿,他却说出了“造反”两个字,别说是老九,就是他听了,也有些心寒呀。

    言绝一向嬉皮笑脸惯了,可这会儿,听到言朔这样说,心中不免有些火气,他看着言朔,沉声道:“老九现在生死未卜,有没有命回来还是一回事,皇上却在这里怀疑他的衷心,这是何意?”

    他心里也明白,如果不是因为云娇容的死,皇帝这会儿不管怎么为难都好,他也会选择站在柳若晴这边,可现在……

    “臣知道皇上怪若晴当日阻止你救云娇容,可皇上,你扪心自问,当日的情景,若晴不阻止你,你真的能救下云娇容吗?到时候,不但云娇容要死,洵儿也要死,到时候,云娇容跟皇上你之间仅有的那点联系也没了,这是皇上你想看到的吗?”

    “放肆!”

    言朔仿佛是被言绝说中了心事,气得将桌子上东西一甩,全部落到了地上,刺耳的声音,在御书房内,听上去让人心惊肉跳。

    言绝却并不怕,这会儿,如果说还有机会救若晴的话,就只能逼着皇帝面对现实。

    “皇上到底是怪自己没办法救云娇容,还是真的在怪若晴阻止了你!”

    “你……”

    言朔这会儿脸色烟到了极点,他指着言绝,双目赤红。

    “皇上,若晴当日做得是对还是错,你心里跟我们一样清楚,现在老九生死未卜,你却在这里对他的妻子下手,如果老九活着回来,你要怎么面对他。”

    言绝一口气说完,也不请罪,也不走,就这样直直地看着皇帝,谁也不肯退让。

    “你给朕住口!”

    言朔双手指着言绝,气得目眦欲裂,半晌,才听他犹如凝结着冰雪的声音,从他口中响起——

    “是不是朕对你们这几个亲王容纳太多,让你们忘了自己是身份?”

    言绝心下一沉,目光拧成了一团烟眸,看着言朔愤怒的双眼,心里有些冷。

    他看着言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他差点忘了,眼前这位不仅仅是他的侄子,还主宰这个天下的君王,是东楚的最高统治者。

    他刚才竟然把他当成了侄子在理论。

    半晌,他在言朔面前跪下请罪,“臣知罪!”

    言朔伸出手,想要将他扶起,可下一秒,又将手给收了回去。

    “起来吧,这件事,朕自会处理,皇叔无需置喙,退下吧。”

    言绝起身,没有再为柳若晴求情,现在皇帝正在盛怒当中,他如果继续替若晴求情,就是在激怒皇帝,对若晴来说,并没有好处。

    他从地上起身,脸色微沉着,“臣告退。”

    言绝一言不发地从御书房离开,言朔看着言绝的背影,皱了一下眉,终究没有叫住他。

    另一边,当柳若晴看到禁军出现在王府的时候,心里其实早就料到了,不管王爷相信她也好,不信她也罢,这个现实,她总归是要面对的。

    只是,如今言渊生死不明,珩儿还这么小,如果连她都离开王府,那珩儿怎么办?

    柳若晴皱着眉,看着面前一帮气势汹汹的大内禁军,半晌没有出声。

    “靖王妃,请跟我们走吧。”

    禁军统领萧炎走到柳若晴面前,表情严肃,但终归是明白这位不仅仅只是乱党嫌疑这么简单,她还有一层身份是靖王妃,是皇上的婶婶,萧炎自是不敢轻易得罪。

    柳若晴也不想把事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对萧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走吧。”

    见柳若晴这般配合,萧炎倒是松了口气,这位若是执意反抗,他还真不好强行将她从靖王府带走。

    柳若晴被关到了大理寺,心情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在萧炎离开之前,她叫住了他,“萧统领。”

    萧炎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王妃还有何吩咐?”

    “麻烦萧统领去禀明太后,恳请太后将珩儿带着身边一段时间,柳若晴感激不尽。”

    萧炎犹豫了一下,倒也没反对,对柳若晴点了点头,“好,卑职会去禀告太后。”

    珩世子可是靖王爷的宝贝疙瘩,不管靖王妃是不是跟神机堂有关系,珩世子那边可都是不能怠慢的。

    萧炎走后,便亲自去了一趟长寿宫,将柳若晴的恳请跟太后说了。

    太后听说柳若晴被皇帝下令关进了大理寺,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皇上把靖王妃关起来了?”

    “回太后,靖王妃跟前朝余孽有些牵扯,皇上才命卑职将王妃关进大理寺听候处置的。”

    “荒唐!靖王妃是什么品性,皇上还不清楚?”

    萧炎没有接太后这句话,他只是一个臣子,哪里敢妄议圣意啊。

    太后有些生气,见萧炎还站在面前,便对她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

    “卑职告退。”

    萧炎走后,太后想了想,对冬雪道:“摆驾大理寺天牢。”

    柳若晴刚呆了没多久,便听到太后过来了,这会儿太后还能想到她,柳若晴心里还是非常感激的。

    都说皇家无情,可太后这个嫂子当的真的是让柳若晴没话说。

    “若晴。”

    “皇嫂。”

    柳若晴的心里微微哽咽了一下,随后对太后摆出一抹微笑来。

    “你的事,哀家也听说了,这事儿确实有些麻烦,哀家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你放心。”

    柳若晴对太后摇了摇头,道:“皇嫂,我没事,只是珩儿他……麻烦皇嫂您代为照顾了。”

    “珩儿那边你放心,让他待在哀家身边,哀家不会让他受委屈,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太后看着柳若晴,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说你怎么就偏偏拜了一个逆党当师父呢,跟那样的人扯上关系,你就算是无辜的,也没人信啊。”

    柳若晴是神机堂军师的徒弟这件事,满朝上下都传遍了,太后自然也听说了。

    听太后这么说,柳若晴却只是轻松地一笑,“皇嫂您不就信我了吗?”

    太后见她到现在还笑得出来,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道:“哀家信有什么用,得朝臣们信才行。”

    柳若晴嘴角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随后,无奈地扯了一下嘴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