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749.这官越当越回去了
    第749章749.这官越当越回去了

    就算靖王爷不同意又如何,难不成他还打算跟皇上对着干不成?

    庞太师在心里不屑地哼笑道,靖王权利再大,也只是个亲王,跟皇上对着干,那不就是造反?

    “呵呵。”

    几声讥讽的笑声从队首传来,声音正是来自丞相王石。

    “庞太师这话说的,难不成靖王妃嫁给靖王爷之前,神机堂就好对付了?我们的人就没在神机堂面前受挫过?”

    王石微微眯了眯眼,看起来总是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听着有些刺耳。

    “庞太师也是历经三朝了的人了,把男人们的无能归到一个女子身上,庞太师这官真是越当越回去了!”

    “王丞相,你……你休得羞辱人!”

    王石哼哼了两声,站在队首,连看都没有看庞太师一眼,那眼鼻观心,事不关己的模样,就像是刚才说话的不是他一般。

    去他妈的神机堂,去他妈的国法!

    已经年过五十的王丞相在心里偷偷爆了个粗口。

    国法这种事,让皇上操心就够了,他只知道,没有靖王妃,他的儿子可能就毁了,这个大恩,他是怎么都要报的。

    况且,有脑子的人,都知道靖王妃不可能跟神机堂有关系。

    如果是一早就预谋好的,靖王妃跟柳千寻的师徒关系,又怎么会曝于人前?

    庞太师这种心机深沉的人,又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一点,这竖子无非就是公报私仇罢了。

    想来还是郑将军在这里比较好,这种老匹夫,就该一拳头招呼了事。

    此时,兵部尚书崔然也从队列中走了出来,“皇上,以臣之见,当务之急,应是先对付神机堂才是,这才是当前的大事,至于处置靖王妃,等解决了神机堂也不迟。”

    这个时候,庞太师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刚才被王石羞辱了一番,他已经够难看了,没想到区区一个兵部尚书,也敢拐弯抹角讽刺他。

    说什么对付神机堂才是大事,是觉得他庞太师只盯着一些小事去计较吗?

    言朔坐在上方龙椅上,看着群臣在底下辩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让群臣猜不透这位年轻帝王的心思。

    这些人是想起了上次柳若晴代替柳天心出嫁的时候,皇帝的维护态度的。

    这一次,扯上了前朝逆党,皇上不会也就这样睁只眼闭只眼,让靖王妃糊弄过去吧。

    这些朝臣当中,有些是像庞太师这样,想公报私仇的,那些以庞太师马首是瞻的,自然也会跟着找柳若晴的麻烦。

    也有些是真的担心柳若晴跟前朝的逆党有联系,这样一个人放在靖王爷旁边,王爷又这般相信于她,对整个东楚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皇上,请您一定要将靖王妃治罪,以儆效尤!”

    大理寺少卿李吉在皇帝面前跪了下来,这位是朝臣当中的一股清流,一向清高自傲,不跟任何人为伍,连这个人都要治柳若晴的罪,皇帝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了。

    “这件事,朕自有决断,靖王爷如今下落不明,一切等靖王爷回来再做决定。”

    “皇上……”

    李吉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同僚给拉住了。

    “现在前方战乱,你们还是先关心关心该怎么安置那些老百姓吧。”

    言朔低冷的声音中,透着几分不耐烦。

    庞太师那帮人是最会看脸色的,皇帝这会儿还能找到理由拖着处置柳若晴,可一旦平定了西北大军之后,他们相信,到时候,皇上是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帮着柳若晴了。

    这次的事不是小事,牵扯到神机堂的,还是神机堂的核心人物,身为柳千寻的徒弟,她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可能吗?

    这一次的罪,她不想担也得担着。

    而此时,在东海寻找言渊下落的言霄,站在船头,看着茫茫大海的,眉头深锁。

    “王爷,我们已经找了半个月了,靖王爷他……”

    负责带队的禁军副统领林重走到言霄面前,声音踟蹰道,在接收到言霄冰冷的眸光里透出来的寒意和怒气时,脸上露出一丝惶恐之色。

    半晌,才听言霄开口道:“就算是死了,我们也得找到他的遗体。”

    “是。”

    林重不敢再说什么,“卑职继续派人寻找。”

    跟着,便快速退了去了。

    言霄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看着茫茫大海,低声呢喃道:“老九,你若还活着,赶紧回来吧,再不回来,你媳妇也要保不住了。”

    靖王妃是神机堂的人,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东楚上下,就算他现在远在东海这边,也听说了这个消息。

    皇帝将她关进大理寺天牢,目前对若晴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只是,老九迟迟不回去,皇帝能不能顶住群臣的压力,这就难说了。

    言霄站在船头,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树木茂密的密林深处,是一座连着一座的苗寨,每一个苗寨,都有各自的头领,带领着各自的苗寨在这密林深处生活。

    苗人因为巫蛊之术而不被外人所喜,所以一直居于深山之中,与世隔绝。

    一座木头搭建的小屋里,两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盯着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男人看着。

    “姐姐,他长得真好看,比我们寨子里的人都好看。”

    年纪小点的姑娘盯着床上的看人,清脆的嗓音中,带着几分新奇和兴奋。

    另一个稍大一点的少女也在盯着床上的男人看着,除了好奇之外,她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深思。

    “姐姐,你在想什么呀?”

    “他不是我们苗地的人,我们救了他,让其他苗寨的人知道了,会不会惩罚我们?”

    “怕什么,我们不让他们知道不就行了。”

    小点的姑娘一脸的不以为然,跟着,她又兴奋地拍了拍她姐姐的手臂,道:“姐姐,你看,他动了。”

    下一秒,床上的人骤然睁开了双眼,深不见底的烟瞳里,充斥着冰冷的杀意,这一瞬间凝聚在他眼底的凶狠之气,将两个小姑娘吓了一大跳。

    脚步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