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2.诺兰夫人的身份
    又或者,那些进出苗寨的西擎人和南陵人,也可能将老九带走了。

    这样想着,言霄脸上的光芒,又加深了一些。

    言霄唤来了林重,对他道:“你们留在这里,两天后我没回来,你们便进苗寨寻我,明白吗?”

    林重想问言霄突然想起去苗寨做什么,可又见言霄身边跟着的那个陌生男子,想来此人来见六王爷,定是提了什么跟苗寨有关的事吧。

    “卑职遵命。”

    跟着,言霄翻身下马,徒步翻山往苗寨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停下脚步,对跟着他的听云堂堂主罗雄道:“你的人现在在哪?”

    “就在附近,阁主您要见他们?”

    “调几个人出来,随我们一同前往苗寨,另外,再派人进京。”

    说着,将手中一枚象征亲王身份的戒指交给罗雄,道:“将西擎跟南陵在苗寨里的事传达给皇上。”

    “是。”

    罗雄离开之后,又放了一支信号箭,没多久,便有几名天机阁的人,出现在言霄面前。

    “参见阁主。”

    “你们立刻随我进苗寨,注意尽量不要让人发现我们。”

    “是。”

    苗寨那边,在巫医丹东的精心治疗下,言渊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只是心口那伤却始终未见任何起效,只是那疼痛感比原先的生时候,稍稍好了一些。

    他皱了一下眉,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个月的时间了,不知道京城那边怎么样了。

    他捂着微微发疼的伤口,走出屋子。

    丹东家的占地不大,除了三间小木屋之外,就是一个不足一分地的小院子。

    言渊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诺兰夫人在给十二岁的朵雅擦脸上的泥渍,嘴里还责备着什么。

    “你看看你,一个小姑娘成天跟个男孩子似的。”

    听着诺兰的责备,朵雅只是没心没肺地笑着,而言渊盯着这一幕看的时候,脑海里一些熟悉的画面再度闪过。

    小九,你又欺负小八了……

    遥远的记忆里,有个温柔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随后,便是一名婉约的女子在给一个小男孩擦脸……

    “小皇姑?”

    言渊低低地呢喃出声,随后,脑子里曾经的画面一闪而过。

    她是兰若皇姑!

    言渊的眼底,是不敢置信的震惊,兰若皇姑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已经……

    他一言不发地盯着诺兰夫人看着,诺兰这会儿正在给朵雅擦脸,突然感受到身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看着。

    她下意识地转过头来,见言渊正在盯着自己,那张俊逸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讶和复杂。

    诺兰愣了一下,不知道言渊为什么又这样盯着自己看。

    她有些尴尬地对着言渊一笑,起身走到言渊面前,“公子,你……”

    “皇姑。”

    他当着诺兰夫人的面,又轻声唤了一声,让诺兰夫人顿时愣在当场。

    同时,那张跟言渊有些相似的脸上,苍白一片,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言渊的脸看着,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地发抖着。

    “你……”

    半晌,诺兰夫人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看着言渊,声音轻颤道:“你……你是小九?”

    言渊用力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有欢喜,有怅然,有迷惑。

    得到言渊的回答,诺兰夫人震惊地看着言渊,半晌不说话。

    当时,朵雅说她跟小九长得像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到皇家的人了。

    她跟太上先皇是一母同胞的兄妹,也是跟太上先皇长得最像的,而她那个皇兄生的儿子当中,最小的儿子言渊,是跟她长得最像的。

    当时,她有怀疑过这位就是她的小侄子言渊,只是觉得没有那么巧,加上她出现在苗寨,一生活就是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其中的缘由,她不便于外人说,当时也就当着言渊的面,隐瞒了自己的身世。

    她是太上先皇最小的妹妹,是言渊最小的姑姑,小六,小八,小九都喜欢围着她转,想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小九才会觉得她眼熟,继而又想起她了吧。

    诺兰夫人看着言渊,心里有些欣慰。

    她当年离开的时候,小九才五岁,没想到他竟然还能记得自己。

    诺兰夫人的双眼,微微红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分不出是哭还是笑。

    “来,小九,我们进屋说话,你身体还没好,不要吹风。”

    见到二十年多年不见的侄子,诺兰夫人激动地不停擦眼泪。

    言渊点点头,心中有太多的疑惑要问诺兰夫人,便是=二话不说,跟着她进了屋。

    刚一坐下,他便问道:“皇姑,当年你不是已经……”

    当年,他还小,只是有一段时间发现一直见不到小皇姑,便问了母后,母后也只是随便搪塞了他几句。后来,又过了几年,等他稍大了一些,才从大皇兄的口中得知,小皇姑当年因为犯了错,被父皇强行逼着跟诛玄国的国王和亲,却在和亲的途中,送嫁的官船意外沉入海底,船上的人无一生还,当时,小

    皇姑就在那条船上。

    父皇得知小皇姑出事的消息,后悔自己盛怒之下将她出嫁,因为心中郁结,一病不起,最后才将皇位传给了大皇兄。

    言渊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苗寨里跟已经“死去”几十年的小皇姑重逢了。

    诺兰夫人的双眼,依然红红的,她的视线,带着几分恍惚的光芒,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当年,出嫁的官船在诛玄国附近的海域上被海贼凿穿沉船,船上的人都死了,我以为我也会死,可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苗寨里,当时还是少年的丹东救了我。”

    说起这个,诺兰夫人的脸上,微微漾开了少女般的羞涩,“我不想嫁给佐铭臣,就想着待在苗寨里算了,让皇兄以为我死了,我就不用再出去和亲了,没想到,这一待,就待了二十年了。”诺兰夫人笑起来的时候,依然如他印象中那般温柔,小时候,他跟八哥犯错的时候,都是这小皇姑帮他们在父皇面前求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