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3.是希雅的声音
    言渊没有细问她跟东丹之间相识相知相爱的过程,这并不是他需要知道的,只是看小皇姑如今平淡的生活,想来,或许当年小皇姑的决定是对的。

    诛玄国的国君佐铭臣当年并不老实,仗着四面环海的优势一直挑战朝廷,当时,父皇年事已高,加上刚刚坐拥天下没多久,政局并不稳定,一直没经历收拾他们。

    直到后来,他十七岁的时候带兵将佐铭臣给打老实了,他才安分之今。

    当年,小皇姑若是嫁给佐铭臣,日子未必好过,现在嫁给丹东,也挺好的。

    诺兰夫人见言渊突然间陷入了沉默当中,心里也有些发怵。

    她是小九五六岁的时候离开的,那个时候的小九还小,如今过去了二十来年,小九是什么样的性格,她一无所知。

    如今的她,也已经不是当年的皇室公主,面对面前的侄子,她还有些局促不安。

    “小九,你怎么会在东海呢?据我所知,这几年,诛玄国一直很老实,你应该不是来打诛玄国的吧?”

    诺兰夫人随便找了一个话题,问道。

    言渊回过神,对诺兰夫人柔柔一笑,“不是,是诛玄国附近的一个岛上住着的一群海贼,打劫了不少皇商,我奉命来捉拿他们,结果被身边的人暗算了。”

    说起这个,言渊被皱起了眉。

    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问诺兰夫人道:“皇姑,我听东丹先生说,我中的毒是有苗地的巫师炼制而成的,可伤我的人,并不像是苗人,那位巫师的毒药,还能送给别人吗?”听言渊提起那个巫师,诺兰夫人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对言渊道:“小九,你听我说,等养好了伤,你立刻离开苗地,耶蛮巫师在苗地里是禁忌,任何人不能提起他,至于他手中的毒药为什

    么会落到外人手中,这我也不清楚。”

    言渊见诺兰夫人在提起那个叫耶蛮的巫师时,脸上带着的小小的恐惧,便知道那耶蛮巫师在苗地里很是让人忌惮。

    现在,他还不清楚那个暗算他的人到底是来自哪里,他是苗地之人,还是耶蛮巫师跟外界的人有所勾结,而他们如今的目的又是什么。

    很显然,诺兰夫人对此事一无所知,言渊也没有打算多问。

    想着,等会儿东丹过来给他检查伤口的时候,他在仔细问一问他,或许他知道些什么。

    “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锐的叫声,从隔壁的一间木屋里传了出来,那叫声,听上去让人心惊肉跳。

    “是希雅的声音。”

    诺兰脸色一变,快步从房间里跑了出去,言渊跟朵雅也快步跟上。

    “啊——啊——”

    希雅的尖叫声,继续从里屋传来,这间木屋是诺兰跟东丹住的房间,希雅的声音,就是从里头传出来的。

    诺兰快步跑到门口,被里头的一幕给吓得脸色苍白,瞬间瘫软在了地上,半晌发不出声音来。

    言渊见状,心中暗叫不妙,提步快速走上前去,见木屋内,东丹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当中,希雅坐在他身边,不停地推着他的身体,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尖叫着,很显然是被吓坏了。

    言渊皱了一下眉,跨不进去的时候,里头是让人发晕的血腥味。

    “朵雅,将你姐姐扶出去。”

    言渊对着门口,同样已经吓傻了的朵雅喊道。

    朵雅还是十二岁的小女孩,听言渊一喊她,总算是回过神来,可却是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阿爹!阿爹!我阿爹怎么了,大哥哥,你快看看我阿爹怎么了。”

    被朵雅这么一哭,诺兰夫人也渐渐回了神,她努力撑着自己发软的身子,从地上站起,将希雅从屋子里扶了出去,带着朵雅,去了隔壁的房间。

    “阿妈,阿爹他……”

    希雅说话的时候,浑身在发抖,诺兰夫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给希雅端来一盆水,给她的双手洗干净,又给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将希雅和朵雅亮姐妹抱在怀里,轻声安慰了一番。

    “别怕,别怕……”

    话虽这么说,可她现在也浑身发抖,东丹一向为人和善,怎么会被人伤成那样……

    她得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们两个待在屋里不要出来,娘去去就来。”

    说完,在两姐妹恐慌不安的眼神中,离开了房间,去了东丹躺着的那间木屋里。

    此时,言渊正半蹲在东丹的身子前,眉头深锁着。

    东丹这会儿已经断气了,身上的体温还有些热,看样子,希雅发现他的时候,凶手刚刚杀了他逃走。

    可为何现场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甚至他们根本没听到东丹的呼救声。

    此时,诺兰走到门口,看到言渊蹲在东丹边上,那满屋的鲜红,看得诺兰控制不住地呜咽出声,又怕吓到隔壁房间的两个孩子,她只能咬牙忍着。

    “小九,东丹他……”

    “已经断气了。”

    言渊缓缓从地上起身,起身的时候,胸前尚未愈合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走到诺兰夫人面前,虽然有些不忍的,可现在不是安慰的时候,他必须把详细情况告知诺兰,“一刀割喉,失血过多而死,我检查过东丹先生的身体,没有任何挣扎或打斗的痕迹,是被人偷袭致死的,而

    且,一定是他熟悉的人,他才没有任何防备。”

    诺兰夫人听言渊这么说,整个人显得焦急又手足无措,“可……可东丹并未跟任何人结仇,我不知道谁会杀他呀,平时,每个人跟他关系都很好,我……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听到希雅尖叫声的附近的苗人都聚集过来了,院子不大,屋内的血腥味太浓,这会儿已经飘出来了,很多人都闻着连连皱眉,用苗语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

    言渊听不懂他们的话,只是看他们指着自己说着什么,想来这些人是将东丹的死,跟自己联系上了。再看诺兰,她不停地摇着双手,用苗语焦急地解释着什么,可并没有人将她的话听进去,反而进来的气势,比一开始凶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