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4.心惊肉跳的尖叫声
    诺兰想要阻止,可她一个弱女子却根本阻止不了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苗人当中,一个年级稍长一些的老者,走了出来,指了指言渊,用一口勉强能听得懂的汉话,对诺兰道:“这个人不是苗人。”

    言渊在这里养伤的事,东丹一家没有人说出去,一直没有被苗地的人知道,可刚才希雅那一喊,将苗地里的人都喊过来了,这会儿,大家都对言渊揣着很重的防备和敌意。

    “族长,他没有害人,他是我侄子,前段日子在海上受了伤,被东丹带回来救治的,刚才东丹出事的时候,他并没有在东丹的房间里。”

    诺兰越是着急解释,就越是解释不清,再看那些苗人脸上不善的脸色,诺兰心里更着急了。

    “他是你的侄子,你当然替他说话,现在这里只有他一个外人,东丹又没有跟我们苗地里的人结怨,不是他杀了东丹,又是谁?”

    族长看着言渊,厉声道,那眼神,明显是认定了言渊就是杀人凶手了。

    “此人进入苗地,定是别有用心。”

    “不是的,族长,他是受了伤,被东丹带进来疗伤的,东丹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会杀东丹呢。”

    诺兰还想着为言渊解释什么,却被言渊给拦住了。她抬眼看向言渊,见言渊对他摇了摇头,跟着,转头看向那一群的苗人,对族长道:“族长,若是我杀了东丹先生,我早就离开这里了,还会等你们过来了吗?你们一直不知道我藏身于此,我怎么可能会让

    希雅有机会引你们过来,你说是不是?”

    族长张嘴还想反驳,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那也不能排除你的嫌疑。”

    族长说话的语气,明显弱了一些。

    “那是自然,我会替东丹先生找出杀他的凶手。”

    言渊对着族长,微微行了一礼。

    “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如果你找不到凶手,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族长对着言渊伸出了三根手指。

    言渊想了想,点点头,“好,就三天。”族长和苗人们这才满意地离去,他们走后,诺兰拉着言渊进了屋,给他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和治疗伤口的药膏,对言渊道:“小九,趁着天烟了,你赶紧离开这里,如果三天之内你找不到凶手的话,你死定

    了,这些苗人真的不会放过你的。”

    言渊轻轻拍了拍诺兰的手背,对她道:“东丹先生从不跟人结怨,却被人残杀在屋内,而此人,定是他平时熟悉的且信任的,皇姑,你想想,跟东丹先生交好的人,最近有没有谁比较可疑?”

    言渊没打算就此离开,一方面,这些苗人正防着他逃走,他现在想离开也不一定能成功离开,另一方面,如果他走了,这些族人也绝对容不下皇姑母女三人。

    诺兰这会儿心里焦急,根本静不下心来去想其他的事,听言渊这么说,她咬着下唇,努力得让自己冷静下来去回想平时经常跟东丹有来往的那几个人,并没有觉得谁可疑。

    “跟东丹交好的那几个人,他们平时有什么事都是相互帮忙的,而且,这几户人家,曾经都受过东丹的恩惠,他们一直视东丹为恩人,我实在想不出谁还会要杀东丹啊。”

    诺兰越说越着急,整个人急得眼睛都红了,“小九,你走吧,我们是东丹的家人,族长和那些苗人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言渊没把诺兰的催促听进去,只是目光转向丹东已经僵硬的尸首,道:“先让东单先生入土为安吧,其他的事,我们再想办法。”

    诺兰见自己劝不动言渊,最后没办法,只能听从言渊的意思,打算先将东丹安葬了。

    当天晚上,言渊将首先发现东丹的希雅叫到跟前,问了她当时的具体情况。

    “从去年开始,阿爹就开始教我巫医术,今天,我遇到了一些困难,就想去找阿爹问清楚,到门口的时候,听到阿爹的声音,就说了一个“你”字,然后就没声了。”

    希雅苍白着脸色,努力地回想着当时的情况。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阿爹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很快就没声音了。”

    说着,希雅又低低地啜泣了起来。

    言渊若有所思地抿着薄唇,希雅过来的时候,听到东丹说了一个“你”字,也就是说,凶手行凶的时间,跟希雅去找东丹的时间是差不多的。

    只要希雅再快一步,很可能就遇上凶手了。

    言渊这会儿也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庆幸希雅没遇见那凶手,不然,要么她指证了凶手的身份,要么就是跟东丹一样,死在凶手手上。

    东丹没跟人结仇,却又死在了熟悉的人手上,或许,是东丹知道了凶手的什么秘密,让凶手不得已所以杀了他。

    这是言渊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理由了。

    可现在,苗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要从上万人群居的苗寨中找到杀东丹的嫌疑人,确实是一件难事。

    言渊的眉头,有些苦恼地皱了起来。

    第二天,东丹的遗体入殓,摆放在正中间的那间堂屋里,他是死于非命,所以没有完全按照正常的苗人殡葬仪式举行,只是请了几个苗人的祭师做指路仪式,诺兰和希雅朵雅两姐妹则是跪坐在灵前痛哭。

    言渊在他们眼里是外人,这种殡葬仪式,他们是不允许言渊参与的。

    正好趁着这个时候,他站在远处,安静地观察这些前来吊唁的人,看是否有行为异常的人,可却什么都发现不了。

    东丹的灵,在堂屋停了三天,便开始下葬,同时,也是他们给言渊找出凶手的最后期限。

    这三天,言渊一无所获,别说是嫌疑人,就是半点线索都没找到。

    诺兰急得团团转,现在喊言渊离开也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办,小九,你现在伤还没有好,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别担心,会有办法的。”

    言渊安抚地拍了拍诺兰的手背,正要说点什么,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几人的尖叫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让人听着心惊肉跳。一名女子指着山头的方向,嘴里用苗语惊恐地说着什么,而那个方向,正是东丹下葬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