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5.触目惊心的场面
    言渊蹙了一下眉,“她在喊什么?”

    他回过头来,见诺兰脸色惨白,双唇在发抖,眼中是掩饰不住的震惊和恐惧。

    “怎么了,皇姑?她在说什么?”

    “她……她说,东丹活了,在……在山上吃……吃人!”

    饶是言渊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在听到“吃人”两个字的时候,一瞬间头皮发麻。

    尖叫声,惨叫声,连绵不断地从山头的方向传来,一声盖过一声,响彻天际,连山林之中的小鸟也惊动了。

    诺兰的脸色已经白得没有半点血色。

    如果没有抓着言渊,这会儿她已经瘫倒在地上了。

    山上的惨叫声还是没有停下,甚至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皇姑,你和希雅朵雅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

    “小九……”

    诺兰害怕地抓着言渊的手臂,不想让他离开,“不要过去,太危险了。”

    “没事,你们先进去躲着。”

    说罢,他拿开诺兰抓着他的手,提步往山头的方向走去。

    “小九!别去呀,小九!”

    诺兰见喊不住言渊,只好转身将希雅和朵雅带进屋内,让她们藏好。

    “你们躲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知道吗?”

    “阿妈你呢?”

    朵雅害怕地拉住诺兰的衣服,颤声问道。

    “我不放心你表哥,我要出看看。”

    说完,便留下姐妹二人,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表哥?”

    希雅侧目看向朵雅,眼中带着一丝疑惑,“阿妈说的表哥是言大哥吗?”

    “嗯。”

    朵雅红着双眼,对希雅点了点头,“阿妈是大哥哥的姑姑,他们前几天相认了。”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抓着希雅的手臂,颤声哭道:“姐姐,阿妈会不会出事啊,他们说阿爹会吃人,怎么会这样,呜~~~”

    希雅这会儿没有理会朵雅,只是敛着眸子,若有所思着什么。

    言渊从东丹家的院子往山头那边过去,远远的,便看到穿着寿衣的东丹从山头上下来,动作十分机械,看上去像是一只提线木偶,被人牵着四肢。

    此时,他的手上还抓着一个苗人的半具尸体,嘴角还滴着血液,看上去场面太过震撼,触目惊心。

    整条山路上,躺满了四肢不全的尸首,尸块,很多人此时都已经被东丹徒手给分尸了。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山路,让人闻着犯晕又作呕。

    这会儿,山上已经没有活人了,只有东丹一个看着像活人的死人站在那里,迎着北风,看上去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小九!”诺兰这会儿跑了出来,看到言渊一个人站在那里,吓得尖叫出声,同时,她的声音,也引来了山上东丹的注意,他的目光,朝他们这边看过来,那双空洞的眼神,直直地盯着他们这个方向,随后,提起脚

    步,机械般地朝他们靠近。

    诺兰站在言渊身边,看着东丹机械般朝自己靠近的身影,又悲伤又心痛,看到那满地的石块,又是难以抑制的恐惧。

    “小九,东丹这是怎么了?”

    诺兰满脸的悲伤,双眼噙着泪,看着东丹越来越近。

    言渊这会儿也说不清楚东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苗人善蛊,医蛊,毒蛊,各种蛊类,只有懂蛊的苗人或者西域人才知道。

    当时,他体内中的紫阎罗的毒,就是幽妙用引毒蛊将他体内的毒引出来,而眼下东丹的情况,很明显跟他当时体内的引毒蛊不是同一类的。

    但言渊敢肯定,东丹此时的情况,肯定跟蛊虫有关。

    “他过来了,我们先走。”

    现在,苗寨的情况很不乐观,东丹这个样子,肯定是身上被人动了手脚,他现在不算是完整意义上的活人,他没有意识,显然是别人控制了。

    而且,他能徒手撕掉那么多人,也并非正常人所能做得出来的。

    诺兰舍不下东丹,可是,她心里也清楚,东丹已经死了,眼前的东丹,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她悲伤地望了东丹一眼,跟着言渊转身快步离开,可东丹似乎是察觉出了他们的意图,又或者是他们活动的步伐引起了东丹的注意,他机械般的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要在平时,以言渊的轻功,避开东丹并非难事,可这会儿,他只要稍稍一提内力,便感觉胸前原本就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

    而那种皮肉生生被扯开的剧痛,这会儿让言渊瞬间面色发白。

    东丹离得越来越近了,言渊一把将诺兰推得老远,“想办法离开苗寨。”

    他落下这句话的同时,东丹已经到了他面前,抬手便往他的脖子上伸过去,那动作,像是要拧断言渊的脖子。

    言渊虽然动作快了一步躲开了,可是脖子上,还是被东丹划出了几道血痕。

    他右手抬起,扣住了东丹再度伸过来的手,东丹这会儿的力气出人意料的大,言渊扣住他手腕的同时,胸前的伤口彻彻底底裂开了,鲜红的血,沿着他雪白的衣服渗出来。

    浓重的血腥味,鲜艳刺目的血红色,让东丹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他伸出另一只手要去抓言渊的伤口,见言渊一提气,凌空飞起,从背后将毫无防备的东丹踢出了一段距离,而他自己,也因为伤口裂开,流了不少的血而有些头晕。

    “小九!”

    言渊这会儿也顾不上休息,跑到诺兰身边,将她一把拉起,往屋内跑,“东丹很可能被人控制了,我们现在想办法找个地方躲起来。”

    东丹被言渊踢了一脚,似乎是发怒了,只听一声如野兽般的怒吼,从他嘴里传来,跟着,便又冲言渊这边冲过来。

    言渊这时候受了重伤,加上流了不少的血,身手显然慢了许多,加上刚才他踹东丹的行为,已经惹恼了东丹,这会儿,就算他有心想要带着诺兰离开,也已经来不及了。

    东丹的手,直接对准他的伤口,抓了过来,撕裂的剧痛,让言渊面色发白,浑身颤抖。感觉皮肉正在被东丹一点一点撕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