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6.获救
    “小九!”

    诺兰用力抓着东丹的手,想要将他的手掰开,“东丹,是我呀,我是诺兰呀,东丹,你快放手呀。”

    可东丹根本就听不见诺兰的声音似的,抓着言渊的手,纹丝不动。

    言渊伤口处的血,流得更凶了一些。

    言渊忽地烟了一片,好似随时都要晕过去。

    “放箭!”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低沉的嗓音,在这寂静的山野中,突兀地响起,紧跟着,一支箭从远处飞快地朝东丹的眉心射了过来,箭头上,还绑着一团带火的棉花。

    刹那间,东丹浑身被火围住,一息之间,便成了一个火人,速度快得惊人,就像是他身上被浇了一层油。

    诺兰趁机将言渊往边上拉开,看着东丹痛苦地躺在地上打滚着,嘶吼着,她泪流满面,却哭不出声来。

    很快,东丹便没了动静,地上只剩下东丹烧焦的尸体,焦烟焦烟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言渊看着东丹的尸体,眉头轻轻蹙起,他记得晴儿说过,人死后被烧跟活着被烧呈现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而现在,东丹的样子,分明是死后被灼烧的,这更加证明了刚才那个看着像活人的东丹,确实是已经死了。

    一个死人被人这般操纵去杀人,这个苗地里怕是不简单。

    不远处,跑过来十来个人,为首的那人,让言渊沉重的脸上微微浮起一丝光亮,“六哥。”

    诺兰听言渊这么轻声一喊,愣了一下,顺着言渊的视线看过去,果然见言霄带着一群人朝他们这边跑过来。

    她离开皇宫的时候,言霄是个十岁的孩子了,虽然如今他已经而立之年,可诺兰还是认出了他。

    “真……真是小六……”

    言霄带着十几个手下跑过来的时候,看到言渊身边的诺兰,也是惊了一下,可这会儿,他来不及问太多,伸手将言渊从地上扶起。

    “你怎么样?”

    言渊摇摇头,原本就没有愈合的伤口,因为被东丹徒手撕开之后,伤口扯开更大了,这会儿流了太多的血,紧绷的神经这会儿放松下来的时候,他便晕了过去。

    “九弟!”

    言霄将言渊送进屋去之后,给他拔了一下脉,脉象十分虚弱,看他胸前那一滩血,稍稍将衣服拧一下,血都能滴下来。

    他命人取来止血的药粉,倒在他的伤口上,血是慢慢止住了,可他的伤口却完全没有愈合的迹象。

    言霄看着言渊触目惊心伤口,眉头深深锁紧了。

    半晌,他从床边起身往外走,诺兰不放心地跟上,“小六,小九他怎么样了?”

    听到“小六”这个久违的称呼,言霄脚步顿了一下,同时,也确定了自己先前刚赶到的时候,并没有认错人。

    他侧目看向诺兰担忧的目光,还是为了确定一般地唤了一声,“小姑?”

    诺兰红着眼眶,点了点头,跟着,对言霄道:“这事说来话长,小九的伤怎么样了?”

    言霄也知道现在不是问其他问题的时候,见他神色凝重地看着诺兰,问道:“老九中毒了?”

    诺兰点点头,道:“东丹救下他的时候,他胸口中了一剑,上面淬了毒。”

    “东丹?”

    言霄的脸上带着迷惑。

    见诺兰的眼眶比刚才又红了几分,眼底又蓄满了泪水,想起东丹的惨状,她眼泪直掉,“就是……就是被你的人放箭烧掉的那个。”

    闻言,言霄脸色一变,“他?”

    诺兰点点头,脸上悲戚的表情,更甚了一些,“他……他是我夫君。”

    言霄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诺兰,听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他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东丹死了又复活,复活后的东丹变得非同寻常,这中间定是有什么猫腻。

    一个死了三天的人,怎么又会复活了?

    此时的言霄,心中又很多的震惊和疑惑,一时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走到门外,跟他一同前来苗寨的天机阁的手下,这会儿朝他跑了过来,“阁主。”

    “怎么样?”

    “这附近寨子里的人都死了。”

    闻言,诺兰倒抽了一口凉气,言霄则是将眉头锁得更紧了。

    这个苗寨肯定有问题的,南陵跟西擎的人出现在这里,绝对不只是偶然这么简单,或许东丹的异常,跟他们的秘密行动也有所关系,一切等老九醒了,他们离开苗地再说。

    “都……都是东丹干的?”

    诺兰苍白着脸,看着言霄瑟瑟发抖地问道。

    言霄将手安慰地搭在她的肩上,低声道:“跟东丹没关系,是有别有用心的人在利用东丹,不过……”

    说到这,言霄的话,顿了一顿,看着诺兰,表情严肃道:“这个苗地你们不能再待下去了,等老九醒了之后,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原本,言霄是打算暗中查一下南陵跟西擎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勾当,可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妙,光他手下带来的人,不一定能应付。

    若是多出现几个像东丹这样的人,后果不堪设想。

    诺兰因为东丹的意外被杀害,早已经六神无主,之前一直有言渊在身边帮她撑着,这一次又遇上东丹复活的古怪事,加上他杀了整个寨子里的人,这让她根本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她都在苗地生活了二十来年,日子一直过得平静又充实,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一天。

    听言霄这么说,她也只能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

    就算她不想离开这里,可她不傻,不会不明白苗地里的情况有多严峻,她也不能让希雅和朵雅留在这里冒险。

    言渊在当天晚上醒了过来,言霄已经命人将寨子里的尸首都烧了个干净,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意外之事。

    夜晚的苗寨,依然充满了尚未完全散去的血腥味,没有人声的苗寨,惊得让人发慌,那种抑制不住的恐惧,蔓延得更加厉害了。在苗寨深处一间漆烟木屋的地下石室里,摆放着一张四方桌,桌上点着一盏光线极弱的油灯,桌前坐着四个人,神色各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