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9.该去死的难道不是你?
    “我的只是皮外伤,不劳你操心,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

    她看着柳天心被蒙面布遮住的脸,冷笑道:“你都这样了,还不去死,成天巴着绝哥哥,不觉得自己是他的累赘吗?”庞月秋的话,字字刺中柳天心的心头,心里虽然在滴血,脸上却依然面不改色,她看着庞月秋那稍有些气急败坏的脸,笑道:“你是挺美的,可言绝宁可要我,也不要你,你连我这个丑八怪都不如,该去死

    的难道不是你吗?”

    庞月秋被柳天心的话,刺痛了要害,当下恼羞成怒,扬手便要往柳天心的脸上甩去,下一秒,就被柳天心给扣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怎么?在若晴那里讨不到便宜,你就打算在我这里找回自信吗?”

    柳天心挑了挑眉,扣着庞月秋手腕的力量,加重了几分,“看来你一直觉得我好欺负是吗?若晴那一顿牛屎还不能让你长记性,不如我再帮一帮你?”

    下一秒,只听“嘎嘣”一声,随着庞月秋的一声惨叫同时响起,庞月秋的手腕,直接被柳天心给掰断了。

    庞月秋痛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地指着柳天心,已经痛得发不出一个字来。

    柳天心整了整衣衫,没有再看庞月秋一眼,便径直往大牢的方向走去了。

    到了天牢门口,她拿出了言绝事先交给她的令牌,大内侍卫不认识柳天心,但是言绝的令牌他们是认识的,当下便放了柳天心进来了。

    柳若晴听到脚步声,以为庞月秋又不甘心,去而复返,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回头正要训斥,便听到柳天心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若晴。”

    “天心!”

    柳若晴眼底一亮,她可是等柳天心的消息,等了两个月了。

    “你回来了!”她看到柳天心,面上一喜,便听柳天心带着歉意道:“嗯,我今天早上刚回来,西擎那边最近很乱,我外公不放心我,便一直留我在他那里,整整留了我两个月才让我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听说了你的事。

    ”

    柳若晴神情轻松地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没事,对了,大将军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是关于我们的身世?”

    这才是柳若晴着急的事情。柳天心抿着唇,摇了摇头,“外公说,我母后生我的时候,他一直守在玉乡关不曾回来过,也不曾听说过她生过双生儿,或者是母后抱养过小孩子,我出生的时候,整个皇后宫都围满了人,也不可能让孩

    子送进去或送出来的。”

    柳天心想了想,又道:“不过,我母后生了我之后,元气大伤,后来一直在宫内养着,也很少跟外面的人有什么联系。”

    柳若晴听了柳天心带回来的消息,不禁有些失望。

    原本,她是认定了陈翀老将军那边定是知道一些什么。

    比如陈皇后将江家的孩子送进宫里的话,肯定得需要人帮忙,那么,最可信的人,肯定是陈老将军才是。

    如果陈老将军那里都没有消息,难道是她想错了?

    她跟天心长得一模一样,难道真是巧合?

    柳若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巧合,可一时间又没有别的办法。

    “不过,江家的事,外祖也跟我说了一些。”

    柳天心看着柳若晴失望的面容,继续道:“江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在江家灭门前是大概半个月左右,生了一对双生儿,江家灭门惨案发生之后,柳城鹤便是派我外祖过去处理江家人的后事。”

    柳天心说到这,她的脸上,带着几分踟蹰,也不知道要不要详细说给柳若晴听。

    外祖跟她说的当时江家的惨状,整个江国公府上下,血流成河都不为过,整个江府包括下人几百多条人命无一幸免。

    整个江府,就是一片血海。

    她虽然没有亲生经历过,可光是想象那场面,如果若晴真是江家后人,又怎么能承受得住。

    柳若晴见她突然停下,面上带着的踟蹰之色,让柳若晴心中一紧,不过,她还是从容笑道:“说吧,我没事。”

    柳天心抿了抿唇,犹豫着点了点头,才继续道:“当时,整个江府上下的人全死了,还有一个不足月的婴儿尸首,我猜那孩子,应该就是将是世子夫人生下的女婴了。”

    柳若晴的脸色有些发白,袖口下的拳头,微微握紧了几分,“不……不是说是双生儿吗?”

    柳天心看了她一眼,道:“江家一名管事嬷嬷不见了,想必是带着另一名女婴逃了。”

    她记得当日柳若晴跟她说过,她是被一名仆妇带出去逃命,结果遇上了她的师父。

    也就是说,若晴很可能就是当年那个被家仆从江家带走的其中一名女婴。

    柳若晴怔怔地站在牢门前发呆,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柳天心见她这副模样,心里有些担忧,“若晴?”

    她回过神,看着柳天心,心里有些难受,虽然眼前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她跟柳天心并非姐妹,可是,直觉却告诉她,她们一定就是江家世子夫人所生下的那对女婴。

    至于柳天心为什么会生在宫里,又成了陈皇后的女儿,这其中的事,等她出去之后,她要好好查一查。

    或许,只要陆先生将老头子的失心疯治好了,她就能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谜底了。

    “我没事,放心吧。”

    她对着柳天心,漾开了一抹笑容来。

    虽说她始终认为柳天心就是自己的双生姐妹,可是,她现在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江家的事,她一个人难受就够了,不需要再将天心扯进来。

    这样想着,她将心中的猜测给压了下来。

    “对了,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柳天心见柳若晴精神颓丧,想起自己出门前知道的消息,便对柳若晴道:“今早六王爷的人传来消息,说已经找到靖王了,靖王受了一点小伤,影响不大,这会儿正在回京的路上。”

    “真的?!”这对柳若晴来说,确实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好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