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3.恨不得飞去京城
    岂有此理!

    沈沁暗暗咬牙,嘴里的血腥味尚未淡去,她一直都知道庞太师不是个好东西,却万万没想到,这老东西都历经三朝坐上太师的位子了,竟然还去做卖国之事。

    暗室里,静得就连风从缝隙里吹过的声音都能听得见,此时,只有沈沁跟先前那个打伤她的年轻男子留在这里。

    男子的眼底,没有什么波澜,只是淡漠地看着他,道:“不想死的话,就安心留在这里,别的事不要多管。”

    沈沁伸手擦去了嘴角的血丝,看向面前之人,这人年纪不大,看上去应该跟她差不多年纪。

    这人的武功,沈沁没底,不知道他高到什么程度,但是,她自问自己在阁主的亲自训练下,武功也不低,被这人随便一掌就打伤,说明此人的武功,跟阁主不相上下。

    这样的高手,竟然甘愿给庞太师这样的人差使,沈沁有些想不通。

    “你也是个武林高手了,跟着庞太师这样通敌卖国的狗官,你真是心甘情愿吗?”

    男子的眸光,在沈沁问他这句话的时候,闪了一下,却并没有搭理她。

    “每个有血性的男儿,都不愿意给卖国贼卖命,你这样的高手,多的是出路,何必跟着庞太师。”

    男子的目光,冷冷朝她扫去一眼,动了动薄唇,还是开口道:“我不是东楚的人,庞太师卖不卖国,跟我没关系。”

    “……”

    沈沁一时无语。

    那男子的目光这会儿没有从沈沁的脸上移开,而是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道:“没想到你能找到这里,本事不小。”

    沈沁没有打算理他,心说反正他也不打算放了她,她能不能找到这里,关他什么事?

    男子见沈沁没搭理他,他也没打算多说什么,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虽然心里知道自己没机会在此人手上逃走,可她还是不抱希望道:“你能放了我吗?语气跟着庞太师这种人,我给你介绍别的人,反正都是当打手,找个明主总比找个庞太师这样的卖国贼要好。”

    “……”

    男子朝她看了一眼,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诮的笑,“你还是安心待着吧,别的心思就别想了。”

    沈沁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安心坐在角落里不动了。

    眉头却在这个时候有些担忧地皱了起来。

    不知道庞太师那老东西这次打得什么主意,他要那个中年男人为他做什么?

    从那个男人的反应来看,很显然,庞太师出的馊主意,对东楚来说,会坏了大事。

    沈沁又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出声道:“庞太师特地跑来这里,想让你们帮他做什么?”

    “不知道。”

    “我都被你们关在这里了,你还担心被我知道吗?”

    沈沁没好气道。

    男子没理她,走到一边去了。

    沈沁原本就没指望这人真的会告诉她,见他不语,她也就不问了。而此时,从苗寨离开后的言渊等人,正在一路往京城赶,一路上,言渊开始陆陆续续听到有人在议论柳若晴是前朝逆党,现在,因为前朝逆党叛乱,导致各自战乱不断,一些心怀不轨之人,也趁着战乱趁

    火打劫,所以,当今靖王妃是前朝逆党这事,在民间也引起了极大的影响。

    一路上,言渊的脸色都沉着,随性的禁军和侍卫都不敢去看他的脸,谁都知道这位爷有多疼他的宝贝王妃了,哪里能允许这些平头百姓去辱骂靖王妃。

    “那些百姓因为打仗的事,心中有不忿也在所难免,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先吃饭吧。”

    驿馆内,言霄将筷子递给言渊,劝道。

    言渊的脸,始终板着,整个人显得有些烦躁,还带着一丝担忧,“皇上把晴儿关起来了?”言霄手上的动作稍稍一顿,柳若晴被关进大理寺之事,早有人跟他禀告了,只是,因为言渊的伤,加上这小子为了她媳妇连命都不要,他担心他不顾身上的伤,就要急着往京城赶,才一直没告诉他,没想

    到这会儿他竟然主动问起了。

    “六哥,你不用瞒我,我一路过来,这些老百姓都知道这件事,皇上不可能无动于衷,什么都不做。”

    言渊板着脸,开口道,就是这会儿,他已经恨不得立即飞去京城。

    就算皇帝暂时不想治晴儿的罪,有哪些个顽固的大臣在,他也知道皇上想保住晴儿也是有心无力,这是他早在事发之前就能预料到的。

    他现在后悔因为当初还是顾及柳千寻是晴儿的师父而放过了他,没想到那个老匹夫竟然连自己一手带大的徒弟也不放过。

    言霄坐在他身边,能感受到言渊身上散发出来的怒火,可这会儿除了安抚他之外,他什么也不能做。

    京城那边没有任何跟若晴有关的动静,也就是说,目前若晴关在大理寺对她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你别着急,你现在还受着伤,要是你自己倒下了,就算回了京,你还怎么救她。”

    只有这样说,言渊才勉强听进去一些,哪怕这会儿没什么胃口,他也硬着头皮将碗里的饭一口一口咽下去。

    “你的伤,还是没办法愈合吗?”

    言霄看向言渊胸口处的伤口,都几个月了,竟然还没办法愈合,到底是什么样的毒,这般刁钻。

    现在东丹死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解老九身上的毒,伤口久久没办法愈合,长久下去,因为伤口感染,也会死人的。

    言霄的脸上,此时也是愁眉不展,言渊听言霄问起自己的伤,表情也有些凝重,可也不想过谈及这事,便淡淡地道:“等回京问问陆先生再说吧。”

    “嗯,也只能这样了。”

    饭桌上,除了言渊兄弟二人之外,还有诺兰和她的两个女儿,这会儿,她们都没有掺和兄弟二人的话题,只是默默地吃着饭。

    希雅一边默默地嚼着饭菜,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言渊,这会儿倒是没有人注意到她在想什么。吃完饭回到房间,她也是一声不吭地坐在床边发呆,朵雅走过去,低声问道:“姐姐,你在想什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