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5.希雅的抱怨
    柳若晴这会儿脸色非常难看,可她还是不相信这是她师父干的,她被他从小养到大,难道师父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非要置他与死地吗?

    此时,从西北一路往京城打过来的西北军,此时已经攻占了不少城池。

    这些城池的守将,守在这些地方安定了几十年,突然间被人攻上门来,连应对的反应都没有,西北军根本不需要做太多的攻城,就将城给破了。

    只是这些城离京畿还隔着十万八千里,这几座城池对远在京城的人来说,影响并不大。

    神机堂将朝中官员灭门的事,不到半个月,便传遍了全国,带着西北军一路南下的墨榕天自然也知道了。

    他铁青着脸,往柳千寻所在的帐中走去,到了帐外,他直接掀开帐帘,走了进去,柳千寻这会儿正拧眉想着什么,见墨榕天面带怒色地从外面进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对着他一笑。

    “殿下。”

    “京城那两起灭门的事,是你派人去做的?”

    柳千寻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墨榕天,沉默了半晌过后,才道:“在殿下眼中,老陈就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吗?”

    墨榕天被柳千寻这个问题问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他心狠手辣吗?

    他除了在有些事情上不择手段之外,还真没做过滥杀无辜的事,京城那两家被灭门,可是连老幼妇孺都不放过,这确实不像是国师会做出来的事。

    可是,现在他们一路南下攻城,为了能给自己创造更多的机会攻下京城,让言渊跟皇帝之间出现嫌隙,他不择手段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会儿墨榕天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柳千寻。

    柳千寻这会儿倒是没跟墨榕天赌气,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候,他们君臣之间是不能产生嫌隙,尤其是现在行军的时候,主将跟下面的人出现矛盾,这是兵家大忌。

    “我只要让朝廷知道我跟晴丫头的关系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去杀了那两个朝臣满门,很明显是有人想借我们神机堂之手,逼皇帝除掉晴丫头。”

    柳千寻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既然他否认了这件事,墨榕天自然也相信这事不是他干的了,收起了脸上的怒气,他的眉头,却拧得更紧了。

    “可是谁跟若晴有这么大的仇怨,竟然要通过灭门的方式,要让皇帝杀她?”

    柳千寻摇了摇头,“这事儿,我们管不了,皇帝自然会去查,又或者,眼下的形势,皇帝不得不将这件事,算在我们神机堂的头上。”

    墨榕天沉着脸不说话,心里明白柳千寻的意思。

    唐李两家被灭门,事情却算在了神机堂的头上,一方面,让天下人以为的神机堂残暴不仁,不得民心的人,这个天下就算得到了又能持久多久?

    其次,现在天下读书人纷纷讨伐靖王妃,上书请命将柳若晴处斩以慰唐家人和李大人在天之灵。

    皇帝现在骑虎难下,他若是坚持咬定这件事跟柳若晴甚至是跟神机堂无关,不管是臣民还是那些读书人,都只会认为皇帝想要包庇靖王妃。

    到时候,民怨四起,天天下读书人纷纷口诛笔伐,对当今皇帝来说,绝对不会是件好事。

    所以,不管皇帝信不信这件事跟神机堂有关,他都绝对不会放了柳若晴。

    墨榕天薄唇轻抿,“若晴是你徒弟,师父你不打算帮她?”

    柳千寻一笑,看着墨榕天,问道:“殿下觉得我该怎么帮?出面说这件事跟神机堂无关?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墨榕天无话可说,他知道,哪怕这是真的,也不会有人相信这跟神机堂无关。

    “现在的情况,除了言渊回京,将晴丫头带出大理寺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墨榕天看着柳千寻,眼中带着怀疑,“言渊会这样做?”

    明知道冒天下之大不韪,他还那样做,不怕被天下人骂死吗?

    柳千寻意味深长地一笑,看着墨榕天,道:“他一定会这样做。”

    言渊就不是一个畏惧流言的人,就算他被全天下人用口水淹死,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为了他那个傻徒弟,言渊就算是成了乱臣贼子,他都心甘情愿。

    只是,谁都会想不到,那个在沙场上杀伐果断的战神,会败在一个情字之上。

    “不管凶手是谁,也算是帮我们推了一把,不是吗?”

    墨榕天皱着眉不说话,这次的事,确实是注定了言渊跟言朔叔侄二人离心。

    言渊若是要救若晴,除了起兵造反之外,他别无他大,他们两人离心,对神机堂来说,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可墨榕天高兴不起来。

    就算他要夺回墨家的江山,可他从来不曾想过要用这样的方式。

    “殿下,别想那么多了,晴丫头的事,言渊会去操心,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好好利用这件事吧。”

    言渊到达京城的时候,唐李两家被灭门的事,已经过去了五天了。

    这件事,发酵得很快,尤其是在读书人当中,影响非常大,很多读书人已经开始口诛笔伐柳若晴红颜祸水,害死人不偿命,甚至全国上下的读书人都开始联名请愿,让皇帝即刻处斩柳若晴!

    “王爷,您总算回来了。”

    一早接到言渊今日回京消息的徐管家,天还没亮就守在王府门口等着了,看到言渊的车驾出现,瞬间老泪纵横,快步朝言渊小跑过去。

    眼下整个靖王府因为靖王妃的事,变得人心惶惶,王爷再不回来主持大局,事情就乱套了。

    随着言渊的车驾在后面停下的那辆马车里,又下来三名女子,只是这会儿,徐管家满脑子的心思全在言渊身上,根本没注意到她们。

    “靖王府里的下人也太没大没小了,我们可是九表哥的亲人,那老头竟然敢无视我们。”

    希雅看着跟在言渊身边面色凝重的徐管家,低声抱怨道。诺拉走在一旁,听到希雅这毫无眼色的抱怨,目光朝她扫了一眼,眼神中,带着几许异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