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6.抵达京城
    “表哥怎么能这样,也不管我们就自己进去了,看这些个下人,都无视我们,不把我们当回事。”

    希雅继续抱怨道,诺兰看着希雅这副完全看不清自己身份的样子,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

    “够了,这是靖王府,不是我们苗寨,休得这样没有规矩!”

    诺兰沉下脸,忍不住低声呵斥了一声。

    “是呀,姐姐,我看表哥的样子,是在担心表嫂呢,也不是故意慢待我们的。”

    朵雅在一旁开腔道,可希雅听了她这话,心里更加不爽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那个女人,两个官员家里全家上下都被灭门了,她要是不想连累表哥,就应该让表哥休了她,现在全天下的人,因为她都开始骂表哥沉迷女色了。”

    “希雅!”

    诺兰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你若是再不闭嘴,我们就别进去了。”

    希雅的脸上,带着几分不甘,可听诺兰这么说,还是识相地选择了闭上嘴。

    诺兰看着希雅,心里已经隐隐地有些察觉了什么。

    这丫头,从小就不甘于现状,如今有机会出了苗寨,又遇上了位高权重又长相俊美的表哥,难保不会心动。

    她言语之间下意识地流露出的那些对靖王府的敌意,就已经让她有多察觉了。

    靖王府,她是不能留在这里了,她不能让希雅这丫头成靖王府的隐患。

    她想了想,她倒不是无家可归,虽然她离开了京城二十来年,可她是太上先皇的亲妹妹,当今太后也得喊她一声皇姑,皇上不会不管她的。

    她得尽快让希雅离小九远一些才行,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这样想着,诺兰三人已经被门房引进了府中。

    门房虽然不认识这三人是谁,但是跟着王爷的车驾来的,定是王府的客人。

    “几位先在此稍等,等管家回来了,让管家来安排。”

    “好,多谢。”

    诺兰客气地跟门房道了谢,抬眼之际,便见言渊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面色阴沉地往外走,紧拧的眉头让他此时看上去有些不易靠近。

    此时的他,俨然已经忘记了诺兰等人的存在,脸上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表哥来了。”

    希雅看到言渊过来,眼底瞬间亮了一眼,毫不掩饰的欣然语调,让一旁的诺兰皱了一下眉。

    希雅原本还想着言渊这会儿应该会让下人安排她们的落脚之处了,顺便她可以跟表哥告那个老头的状,让他不把她们放在眼里。

    “表……”

    言渊经过她们身边的时候,希雅欣喜地开口,“表哥”两个字还没喊出来,言渊直接略过她,加快脚步往外走。

    “表哥你去哪里呀?”

    希雅的眼底,略过一抹失望,下意识地喊出声,言渊却是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门口。

    跟言渊一同出来的管家听到希雅这话,蹙了一下眉,这是王爷家哪位表妹,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王爷要去哪里,还需要跟她说明?

    况且,以管家多年观察了那些围绕在王爷身边,打着王爷主意的那些莺莺燕燕,这位喊着王爷表哥的“表姑娘”,对王爷的心思可不像是表妹对表哥这么简单。

    管家在心里叹了口气,王爷这是从哪带来的表妹,还一下子带了三个。

    他将视线转向诺兰,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管家愣了一下,觉得眼前之人有些眼熟。

    他擦了擦眼睛,又定定地看着诺兰,越发觉得此人眼熟。

    诺兰见他这副模样,温婉一笑,“徐总管,多年不见了。”

    这副模样,一如往年在九皇子面前的女子一样,温婉,和善。

    徐管家倒抽了一口凉气,终于想起眼前这位是谁了,“长……长公主。”

    诺兰点点头,依然微笑着。

    “老……老奴见过公主。”

    徐管家对这位“死而复生”的长公主有太多的疑问,可这会儿,他知道不是该问这些的时候,当下便将诺兰迎了进去。

    “长公主这边请。”

    管家跟着又转向希雅朵雅姐妹二人,“两位小姐请。”

    管家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面前这位姑娘要叫他家王爷表哥了,想必她们是长公主的孩子。

    希雅起先就因为管家对她们的无视而一肚子的火,想要找机会教训他一顿,刚才听这狗奴才喊她娘亲为长公主,她越发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虽然人没有管家高,可那高高扬起的下巴,和目中无人的蔑视,却足够让管家察觉到了。

    他在心中暗自一笑,这位可真不像长公主生的,虽然他不想贬低长公主,可这位的教养,真的不配当长公主的女儿。

    “你这个狗奴才,现在眼里终于有我们了?”

    希雅从鼻尖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管家嘴角的肌肉僵硬了一下,错愕地看向希雅,不明白这位为什么突然间对他发难。

    而在王府待了将近三十年的管家,还是第一次听人喊他狗奴才的。

    他也没有生气,看着希雅,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看上去得体,睿智,唯独没有任何的卑微,而那笑容,也不达眼底。

    诺兰的脸色,骤然一变,原本温和的目光,在看向希雅的时候,一瞬间变得凌厉无比,“谁让你这般无礼,狗奴才?你是把自己当成公主了还是怎么的?”

    希雅第一次见诺兰这般跟自己说话,她眼中冷寒的光芒,让希雅忍不住被吓了一跳。

    那是一种身为皇家人天生具有的不怒自威的架势,跟希雅那种仗势欺人的模样截然不同。

    徐管家依然带着淡笑,对诺兰道:“公主无需介怀,这边请。”

    “有劳。”

    诺兰对徐管家点了一下头,跟着又警告地瞪了希雅一眼之后,才转身跟着徐管家走了。

    希雅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咬着下唇,脸色还有些惨白,刚才诺兰斥责她时说的话和眼神,让她觉得有些被羞辱了。

    她恨恨地瞪着诺兰,袖口下的拳头,不动声色地握紧了。“姐姐,你刚才真的好没礼貌哦,你怎么可以喊一个老人家狗奴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