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7.带她走
    “你闭嘴!”

    听一个比自己小的人也想教训自己,希雅冷着脸,对朵雅低吼了一声,“一个下人而已,你以为他是什么人?”

    说完,在朵雅愣怔的眼神中,提步离去。

    朵雅看着希雅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她怎么觉得姐姐变得越来越陌生了,陌生得让她觉得有些厌恶。

    管家命人在王府里收拾了一间大院子让诺兰母女三人住下,又安排了一些伺候的下人留下伺候他们,至于其他的安排,他不好随便做主,也只能等王爷回来再说。

    言渊离开王府之后,一路直奔皇宫而去,他进宫的时候,并没有去见皇帝,而是直接去了大理寺。

    “靖……靖王爷!”

    负责看守大理寺天牢的侍卫看到言渊脸色阴沉地出现在牢房外,纷纷愣住了。

    言渊没理他们,径直往天牢里面走。

    侍卫们不敢拦他,却又害怕他惹出什么事,便只好紧跟在他身后。

    言渊沿着那狭窄的通道一路往里走,很快,便看到了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儿,纤瘦的背影,此时正背对着他坐在牢房的地上。

    言渊的喉咙,瞬间收紧,声音微微有些发颤,“晴儿!”

    柳若晴正坐在地上愣愣地发呆着,身后那熟悉却又让她觉得仿佛离开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声音,骤然响起,让柳若晴的身子蓦地一僵,垂放在身侧的手,蓦地收紧了。

    半晌,她才猛地转过头来,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几个月不见,消瘦得能看清脸上的骨头,那一瞬间,她噙在眼底的泪水,瞬间涌了出来,:“言渊。”

    她冲到牢门前,对着言渊又哭又笑,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几个月的担忧,几个月的害怕,几个月的委屈,在这个时候,看到言渊的那一刹那,汹涌而出。

    “快开门!”

    言渊不耐烦地对着一旁的侍卫吼道。

    侍卫却是为难地看着言渊,战战兢兢道:“王爷恕罪,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将靖王妃给放了。”

    侍卫们跪下给言渊请罪,一边是皇命,一边是兵权在握,位高权重的亲王,不管他们怎么选,怕免不了都是一死。

    今天真倒霉,怎么就正好碰上王爷来找王妃呢。

    言渊不想跟他们废话,见他们不愿开门,他直接上前,用内力将牢门的锁给扯断了。

    胸口,仿佛又一次被撕裂了一般,他疼得狠狠一咬牙,愣是没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生怕会被柳若晴察觉什么。

    “晴儿,跟我走!”

    他忍着胸口那一点一点撕裂般的痛,伸手将柳若晴往牢房外拉,却见柳若晴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嘴角带笑地看着他,道:“看到你回来,我就放心了。”

    言渊一愣,跟着,柔声笑道:“当然了,我说过,要陪你白头到老的,现在头发都没白,我怎么会丢下你。”

    柳若晴听着这话,心中却是一疼。

    如今严峻的形势,他们还有白头到老的可能吗?

    她怕,怕因为她,他要承受天下人的唾骂,他的一世英名,也会因为她,从保家卫国受人敬仰的战神,变成了人人唾骂,人人喊打的乱臣贼子。

    她不想他因为她而变成那样凄惨的下场。

    “对不起……”

    她声音沙哑地看着言渊,说出了这三个字,让言渊愣了一下,随后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怎么无缘无故说这个?”

    “我会害死你的。”

    她眼神悲伤,看得言渊的双眼,一阵刺痛。

    “胡说什么!”

    他微微拧起眉,拉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先跟我回王府,其他的事,你别多想,我回来了,一切交给我。”

    可柳若晴的脚步,却依然停着不动,看着言渊的目光,带着请求,“我留在这里没事的,等一切水落石出了之后,皇上自然会放了我。”

    言渊看着柳若晴一笑,眼神中,带着几分复杂和无奈,“你真这么想,你真的觉得皇帝会放了你吗?”

    柳若晴张了张嘴,这自欺欺人的话,她始终还是没办法说出口。

    “晴儿,他是皇帝。”

    柳若晴苦笑,是啊,他是皇帝,全天下权利最大的人,却也是最无可奈何的人。

    唐大人,李大人,全家都被灭门了,而这两个人都是当初主张处死她的,偏偏死了这两人,对方明显是为了置她于死地。

    现在,全天下的人,都对她群起而攻之,皇上能为了保住她,而得罪天下人吗?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她从小就知道了,更何况,现在她亲身处在这样的漩涡之中,又怎么会不清楚。

    “我相信会有办法的,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她不想连累言渊,她只能留在这里安心地等,哪怕这个结果,对她来说希望十分渺茫。

    言渊拉着她的手没松开,他很清,对一个皇帝,对一个朝廷来说,哪些是该弃的,哪些是该舍的,而他的妻子,在这一场政治斗争当中,就注定是被舍弃的那一个。

    而他,不愿舍,舍不下,所以,他只能拼一把,哪怕搅得这天下打乱,只要能保住她,他可以什么都不顾。

    所以,他庆幸自己不是坐在皇位上那一个,他还有选择的机会。

    “晴儿,跟我出去。”

    “不……”

    “跟我走!”

    言渊一用力,将柳若晴带出了大牢,侍卫们拔刀欲拦,却被言渊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

    “言渊……”

    “噗——”

    一口血,从言渊的嘴里喷出,将柳若晴和侍卫们都吓了一大跳。

    “王爷!”

    “言渊!”

    柳若晴这个时候,看到言渊的胸口,衬出了一滩血,猩红得格外刺眼!

    “你受伤了?”

    柳若晴惊呼出声,言渊没说话,只是拉着她,往外走。

    侍卫们见言渊这副模样,不敢去拦,只能持着刀跟在他们身后,柳若晴这会儿也不敢强行留下,害怕他拽她的时候,又把伤口给扯动了。

    “言渊,你别管我,先去让太医看看吧。”“太医看不了,你先跟我回府,我自会找陆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