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9.又是一朵烂桃花
    这位大概就是管家口中的公主殿下了吧。

    言渊注意到了柳若晴眼中的好奇和惊讶,便笑着握了握她的手,道:“这位是兰若皇姑。”

    兰若皇姑?

    柳若晴眼中的惊讶更浓了一些。

    她听皇嫂说过这位长公主,是太上先皇的妹妹,二十年前,出嫁诛玄国,因为发生了船难,整条船上的人都死了。

    现在让她听到兰若皇姑这四个字,着实让她惊了一般。

    言渊见她愣着,柔声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手,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等会儿跟你说。”

    “好。”

    柳若晴点点头,视线投向诺兰,起身行了个礼,“见过皇姑。”

    “免礼。”

    柳若晴不知道希雅是谁,言渊也没有介绍,柳若晴也就没理会,以为是诺兰身边的丫鬟。

    希雅见柳若晴和言渊同时忽略了自己,心中有些不忿和不甘,目光看向柳若晴时,眼神中,加深了几许敌意。

    尤其是刚才看表哥对这个女人笑得那样温柔样子,让她忍不住心生妒意。

    她都不知道表哥的笑,还能温柔到这样的地步,她以为,表哥对任何人都是那样一副拒人千里,冷得像一座万年积雪的冰山,原来不是那样的。

    他也会暖暖的,只不过,对着的人不是她而已。

    希雅放在袖口下的手,轻轻握紧了,抿着唇,没有出声。

    她静静地看着言渊,幻想着这样一张脸,如果是对着她露出刚才那样的笑,她又会是什么反应?

    或许,到那一刻,表哥让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吧。

    柳若晴坐在言渊身边,离言渊很近,希雅看言渊那逐渐灼热的目光,柳若晴自然也注意到了。

    她不动声色地将视线转向希雅,希雅这会儿只顾着看言渊,根本没注意到她的目光。

    哎,言渊这家伙又惹上一只桃花了,还是表妹。

    放他们那,言渊跟希雅这对表哥表妹那可是三代以内不能结亲的血亲关系,可这年代,表哥表妹什么的,最是扯不清了。

    虽然她家言渊对这位表妹没什么心思,可也阻碍不了这位将心思动到自己表哥身上来了啊。

    这家伙天生就是招桃花的体质吗?

    柳若晴在心里叹了口气,倒也没说什么,只要这位做得不过分,谁没有暗恋过几个人呀。

    现在当务之急,是言渊的伤,虽然她现在还没搞清楚情况,可她看过言渊的伤口,总觉得不像只是皮外伤这么简单。

    “小九,希雅说,她能治你的伤,她跟着东丹学过几年的医术,不如你让她给你看看?”

    听诺兰说到自己,希雅立即从言渊脸上收回了刚才那痴迷的目光,只是平静地等着他回答,眼神中却还是隐隐地带着几分期待。

    言渊的目光,这会儿终于转向了她,不像是对柳若晴那样温柔浅语,倒也没有过分疏冷,就像是平常待人的样子,“你会?”

    希雅本想说,她可以试试,可是一对上言渊那双深邃却莫名吸引着她的双眸,希雅愣是不想让言渊小看了她,犹豫的回答变成了肯定,她对言渊点了点头,“我会。”

    诺兰的目光,带着几分异色,看向希雅,眉头,轻轻一拧,不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样一路回京途中,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这事?”

    言渊问道,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希雅的表情,闪过片刻的僵硬,可很快,那一抹不自然的僵硬,便被她掩盖了下去,只听她道:“我看表哥你一路回来心情都不好,我就不敢多说,怕惹您不高兴。”

    她显得有些局促,身子不安地往诺兰身边靠了靠,跟一开始那个目光灼热地盯着言渊的小姑娘完全不同。

    柳若晴心中暗自一笑,希雅这年纪,也就十五六岁吧,言渊可是比她大了十来岁呢。

    言渊这张皮囊,还真是害人不浅呀。

    可六哥跟八哥长得不比言渊差,那两位的桃花怎么就没有言渊这么多。

    柳若晴得出一个结论,言渊就是招桃花体质,身边烂桃花特别多。

    言渊还想说什么,便看到柳若晴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便又一次无视了希雅,道:“你在笑什么?”

    “啊?”

    柳若晴一愣,抬手下意识地抚摸了一下嘴角的肌肉,她刚才笑了吗?

    “我有笑?”

    “你笑得很开心。”

    言渊微笑着抬手,捏了捏柳若晴的脸颊,眸光自然地柔和了下来。

    诺兰看着夫妻俩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尤其是她这个侄子,眼底只有自家王妃的影子,哪里还有别人?

    她侧目看了一眼希雅,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丫头心里抱着什么念想,事实摆在她眼前,她还能奢望什么。

    管家早已经见惯了这两位主子在王府里一向惨无人道地秀恩爱,所以看到眼前这已经算不上什么的程度,他非常淡定地站在一旁。

    希雅则是因为又一次被言渊无视了而气得暗暗咬牙。

    刚刚表哥不是在跟她说话吗?为什么又无视她?

    这个靖王妃是故意勾引表哥,要将他的注意力带走吗?

    希雅想着柳若晴莫名其妙的笑,肯定是故意的,心中气得不行,紧握的掌心中,被她的指甲抠出了血而不自知,只是看柳若晴的眼神,敌意更深了。

    柳若晴看着言渊嘴角的微笑,虽说是老夫老妻了,可她最受不了言渊这样的眼神,耳根不由自主地跟着红了起来。

    她只是觉得自家这位的桃花太多了而已,她不是应该哭吗?怎么还能笑得出来,还被他逮了个正着。

    “表哥。”

    希雅终于忍不住唤了一声,将夫妻俩彼此的视线给打断了。

    言渊拧了一下眉,面上似有不悦,可看在诺兰的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视线看向希雅的时候,眼中的温柔早已经流逝,即使希雅想要借着刚才他看柳若晴时目光,想到捕捉那尚未来得及逝去的温柔,可依然不能如她所愿。那一抹独属于柳若晴的温柔,消失得太快,只要从柳若晴的脸上移开,那温柔就转瞬即逝,无人有幸能分得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