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0.你是他什么人
    她看着言渊眼底的淡漠,心中一颤,可还是硬着头皮,道:“我能给你看看吗?”

    说不出为什么,言渊对希雅的感觉没有朵雅好,虽然同样是表妹,但是,朵雅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也愿意跟她多说几句,但是希雅……

    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多的耐性。

    见她双眼眨巴着盯着自己看,他莫名地有些排斥,可要说拒绝,他也没理由拒绝,毕竟,希雅若是能解了他身上的毒,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嗯。”

    他对希雅点了点头,希雅面上一喜,往前微微迈了几步,走到言渊面前,双眼投向坐在柳若晴面前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柳若晴,出声道:“表嫂,请你让一下,我要给表哥检查一下伤口。”

    柳若晴抬眼看希雅,愣是从希雅这话中,听出了几分小人得志的挑衅模样。

    她看希雅的时候,希雅也真在看她,柳若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竟然在希雅的眼神中,看出了几分得意的味道。

    她莞尔一笑,也不计较,只是点点头,从言渊身边起身。

    而希雅这说话的语调,让言渊的面色,骤然沉了下来,不仅仅是柳若晴听出了希雅话中的挑衅,就连他也听出来了。

    什么时候,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外人,也敢在他面前给他媳妇甩脸了?

    他沉下脸,表情是显而易见的冷漠,诺兰在一旁,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刚才,希雅跟柳若晴那样说话的时候,她就立即去看言渊的表情了,果然,她还是了解她这个侄子的,在维护自己媳妇这一方面,他不会有任何的让步。

    她也很清楚,希雅绝对没那个希望可以接近小九半分。

    诺兰在心里摇了摇头,不管她怎么跟希雅说,那丫头总还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

    希雅在柳若晴刚才的位子上坐下,正要伸手去碰言渊的伤口,却听到言渊低沉到犹如冰山上积雪的嗓音,冷漠地响了起来,“起来。”

    希雅一愣,愕然地看着言渊,甚至还没有注意到言渊脸上那布满排斥的冷意,出声解释道:“表哥,我站着不方便给你检查伤口,我……”

    “起来。”

    言渊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柳若晴也察觉到了言渊的怒气,只是这个时候,并不是计较这种小事的时候,她还是希望希雅能解了言渊身上的毒,当下,便道:“让希雅先给你检查吧。”

    这个时候,希雅总算是察觉到了言渊的不悦,却以为是言渊不想让她坐刚才柳若晴坐的位子,心猛地往下一沉,眼眸不动声色地暗了暗,面上却丝毫不显,“好吧,那我站着给表哥你检查吧。”

    她努力地在言渊面前挤出一抹自以为甜美又吸引人的微笑,却见言渊看都不看她一眼,她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却还是伸手欲往言渊的胸前探去,却被言渊用手无情地拂开了。

    “表……表哥?”

    希雅愕然,完全没料到言渊会是这样的举动。

    “陆先生要回来了,本王还是让陆先生看吧。”

    言渊这话是对柳若晴说的,似乎并没有要理会希雅的意思。

    希雅却以为言渊是不相信她的医术,赶忙出声道:“表哥,你放心,你的这个伤,我会……”

    “希雅!”

    诺兰适时地出声打断了希雅的话,在希雅不情愿的眼神中,道:“你表哥这伤不轻,还是让太医给他检查吧,你先出去。”

    “阿妈……”

    “出去。”

    诺兰不给希雅再多说的机会,表情骤然冷了下来。

    希雅这会儿恨透了诺兰的不中用,竟然连这点小事都不帮她,她不是表哥的姑姑吗?

    她说一句话,难道表哥还能不听她的话?

    希雅心里有诸多的抱怨,可是在言渊面前,她却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咬了咬唇,她转头不甘心地对言渊道:“那好吧,表哥,你好好休息。”

    说完,她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并没有等诺兰,便气冲冲地离开了。

    希雅走后,诺兰看向他们,抱歉地一笑,“让你们见笑了。”

    对诺兰这个姑姑,言渊的态度倒是柔和了许多,但也没过多热情,“皇姑别担心,陆先生医术高明,我只是皮外伤,不会有什么事的。”

    诺兰因为言渊这话,愣了一下,他这个怎么会是皮外伤这么简单?

    若是找不到解毒的方法,伤口好不了,小九迟早会出事的。

    诺兰正要开口问,却在看到柳若晴时候,瞬间明白了,这小子是怕他媳妇儿担心,才只是说是皮外伤吧?

    “那就好,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好好休息。”

    “嗯。”

    诺兰从东苑出去的时候,便看到希雅还站在东苑门口没有离开,似乎还是不甘心就这样一无所获。

    见诺兰出来,她提步迎了上去,“阿妈。”

    “希雅,我早就提醒过你,有些心思不要动,你为什么不听我劝?”

    见诺兰沉下脸,希雅心中有些不爽,她是她的女儿,可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帮她。

    她也不奢望表哥为了她休了表嫂,她只是希望留在表哥身边而已啊。

    希雅眼中的不甘,诺兰看在眼里,心中只要摇头叹气。

    这么固执,不让她碰一碰壁,她永远不知道打一个不该打的主意,后果会有多凄惨。

    虽然她离宫二十年,可她这个侄子是个多冷的性子,她接触一段时间就能知道。

    小九的温柔,小九的爱情,只给了他的靖王妃,他愿意为她温柔,为她翻天覆地,也就只有她而已。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抬眼便见希雅的目光,还一直盯着院内看,眉头不悦地一凛,“你还要看什么?”

    希雅不死心道:“你刚才不是说表哥要休息,让我出来吗?为什么表哥不出来?她就不打扰表哥休息吗?”

    诺兰被希雅这话给气笑了,她养了她十六年,还从来没有想过,她竟然能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来。

    她冷下脸,看着希雅那不甘心的样子,道:“他们是夫妻,你是他什么人?”希雅被诺兰这话一噎,脸色顿时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