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1.好自为之
    “行了,你别想那么多,小九不会对你存什么心思,明天我们就离开靖王府。”

    “要走了?”

    希雅的脸上,露出一抹焦急,似乎并不愿意,“阿妈,靖王府住得好好的,我们干嘛要走啊,离开苗寨的时候,我们身无分文,离开了靖王府,我们要去哪呀?”

    “这个我自有办法,你好自为之。”

    落下这话,诺兰也不给希雅说话的机会,提步走了。

    希雅气得几乎咬碎了牙,瞪着诺兰的背影,狠狠地跺了跺脚,眼中的不甘越发浓烈了起来。

    柳若晴送走诺兰之后,重新回到言渊身边,管家也在这个时候退下去了,房间里,此时只剩下他们夫妻两个人。

    “你也真是,给希雅检查一下,有什么的。”

    言渊伸手,故作不约地捏了一下她的脸蛋,道:“你倒是大方,让一个肖想你丈夫的女人看你丈夫的身体。”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给逗笑了,跟着,板起面孔,道:“你怎么不说你招桃花,到哪里都能招到一些烂桃花回来。”

    言渊被柳若晴这话弄得哭笑不得,只能举手投降认错,“嗯,都是我的错,那你以后要把我看紧了,千万不要让外面那些女人把我给勾走。”

    “你敢!”

    柳若晴伸手就要推他,却在差点碰上他伤口的那一瞬间,赶忙收住了力道。

    伤口这会儿虽然被纱布包扎着,可那刺目的猩红依然十分显眼,看得柳若晴双眼一阵酸涩。

    “你这伤口……真是只是皮外伤吗?”

    言渊的眸光,不动声色地闪了一下,随后,笑道:“当然,你若是不信,等会儿陆先生回来了,你可以问他。”

    柳若晴看着言渊,半信半疑,“可是,你都伤了这么久了,怎么伤口还没有愈合?”

    “也许苗寨里的医术比不上我们中原,所幸我现在回来了,只要精心调养,伤口自然就好了。”

    柳若晴心中还是有些悬着,可是言渊不说,她也就没再多问。

    她抓过言渊的手,道:“你可不能骗我,不然我以后都不会跟你说话了。”

    她跟言渊撒娇的同时,四指不动声色地搭在言渊的脉搏上,脉象平和,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看来言渊没有骗她,真的只是皮外伤。

    这样想着,柳若晴松了口气,搭在言渊手腕上的四指也悄悄收了回来。言渊不是没注意到她在他手腕上把脉的动作,他没有躲,东丹曾经跟他说过,他中的毒,把脉是把不出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许多中了跟他一样毒的人,最后连死因都不搞不清楚,大部分的人,都是因

    为伤口感染而死。

    他看到柳若晴脸上悄然松了口气的模样,唇角扯了一下,伸手将她揽进怀中,道:“当然,我不会骗你的。”

    派去宫里请陆元和回来的人,半个时辰后,跟陆元和一路从宫里回来了。

    “王爷。”

    陆元和早就听说言渊闯到大理寺大牢将王妃带出大理寺的事,这担心了一路,听下人说王爷受了重伤,他给大皇子检查好身体之后,便立刻赶了回来。

    “陆先生,你快来看看王爷的伤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若晴从言渊身边起身,立即给陆元和让了个位子。

    陆元和走上前,低头看了一眼言渊的伤口,脸色一变,“这……”

    抬眼的时候,便见言渊对她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陆元和会意,松开了拧紧的眉头,道:“这个伤口有些深,王爷需好生静养,切不可让伤口再撕开了。”“嗯。”

    言渊点点头,陆元和看着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在这位心里,没有什么比靖王妃重要了,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怕王妃担心而瞒着他,这若是找不到解药,他以为他能瞒到什么时候?

    “王爷,草民出去给您开几副药,您按时服下,假以时日,便会痊愈。”

    陆元和交代了一番之后,便离开了。

    言渊伸手,将柳若晴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现在陆先生都这样说了,你可以放心了?”

    柳若晴点点头,可心里总还是有什么事悬着,老是放不下来,可一时间又说不清楚这样悬着的感觉到底源自哪里。

    言渊见她下意识地皱着眉,不想让她太担心,便转移了话题,道:“你去江城,有找到跟江家有关的线索吗?”

    听言渊问起江家的事,柳若晴的注意力果真被转移了。

    “我遇到了一个疯老头子,我怀疑他跟江家的人有关。”

    “疯老头?”

    “嗯,他得了失心疯,很多事都说不清楚,我把他交给陆先生,希望陆先生有办法能治好他,这样,我的身世或许能清楚了。”

    她靠在言渊肩上,淡淡的声音中,透着几分落寞。

    她身后,勾着他的脖子,声音突然间变得有些沉闷,“言渊。”

    “嗯?怎么了?”

    察觉到她突然间低落的情绪,言渊心下一紧,低眉看向柳若晴,便听她声音落寞地道:“我可能没有家人了。”

    言渊知道她说的家人是跟她的身世有关,听出她语气中的低落,他轻轻拍着她的肩膀,道:“不是还有我和珩儿吗?怎么会没有家人呢。”

    柳若晴的眼眶,红了红,脸在言渊的肩上蹭了蹭,道:“江国公府被灭门了。”

    言渊听到了她声音中的哽咽,江国公府被灭门的事,周边各国都知道,这在晴儿离京前往江城之时应该也知道了才是。

    “你确定你是江家人吗?”

    柳若晴摇摇头,可随后又道:“虽然我不确定,但是,直觉告诉我,我肯定是江家人。”

    她吸了吸酸涩的鼻子,继续道:“我从江城带回来的那个大叔,一直叫我少夫人,我肯定跟他口中的少夫人很像。”

    她从言渊怀中抬起头来,双眼晶亮地看着言渊,“你说,我会不会是那位少夫人的女儿啊,那大叔虽然得了失心疯,但是他不会胡乱认错人吧。”柳若晴虽然说得有道理,但是言渊不希望她为江家的事难过,便道:“你都说了他是个疯子了,说不定碰到个女的,他都喊少夫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