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3.机关被破坏
    “沈老爷?”

    在经过沈府附近的时候,正好看到沈沁的父亲沈崇形容憔悴地耷拉着脑袋,焦急地了沈府门前来回踱步。

    他下意识地提步往沈府门前走去,“沈老爷。”

    沈崇见是言霄,疾步上前行礼,“六王爷。”

    言霄见他脸色不好,眼底布满了红血丝,心下蓦地闪过一丝不安,“沈老爷这是怎么了?”

    听言霄这么问,沈崇的双眼,骤然红了一圈,脸色比起刚才又白了几分。

    “沁……沁儿她不见了。”

    言霄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双眼的瞳孔,猛然一缩,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扎了一下,他看向沈崇,问道:“什么叫沁儿不见了?”

    “十天前,沁儿去大理寺看了靖王妃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这几天我一直派人寻找,也去了京兆尹报案,可始终没有沁儿的消息。”

    沈崇不知道沈沁是天机阁的堂主,想到自己的女儿孤身一人,如今行踪不明,带着倦意的脸上,顿时布满了恐慌。

    “王爷,您说这可怎么办啊。”

    沈崇跟言霄交集不多,可这会儿,他现在已经急得方寸大乱,六王爷年少之事,便被人夸足智多谋,有他帮忙的话,找到沁儿的可能性自然大一些。

    这会儿,沈崇也只能求助言霄了。

    言霄这会儿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沁儿已经失踪十天了?”

    沈崇这会儿急得晕头转向,也没注意眼言霄口中称呼自己女儿是“沁儿”,听言霄这么问,他点点头,道:“对,十天了,沁儿不是个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她若是有事出门,定会跟我交代一声,可现在……”

    沈崇一想起来,都禁不住浑身打颤,他身边现在可就沁儿一个孩子,若是她出了什么事,他可怎么办啊。

    言霄的眉头越拧越紧,他自然也是了解沈沁的,她不是一个做事这么不靠谱的人,她的失踪,一定是她发现了什么,又来不及跟人说。

    他看向沈崇老泪纵横的模样,低声安慰道:“沈老爷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会把沁儿找回来。”

    沈崇听他这么说,双眼顿时亮了起来,跟着,便立即跪下行礼,却被言霄给拉住了。

    “草……草民多谢王爷。”

    言霄点点头,伸手拍了拍沈崇的肩膀,道:“本王这就回去派人去找沁儿,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来告诉您。”

    “是……是,多谢王爷。”

    安抚完沈崇之后,言霄沉着脸,眼神晦暗地提步离开,看着他的背影,沈崇擦了擦嘴角的泪痕,心中暗忖:

    若是六王爷能把沁儿找回来,他若想娶沁儿,那就娶吧,年纪大点就大点,大点能疼人。

    沈崇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也没去想,六王爷要是知道他又在心里嫌弃他年纪大,会不会气吐血。

    言霄回了王府,就招了几个天机阁的人去寻找沈沁的下落。

    天机阁的人,出门行动都会随处留下用来让同伴寻找的暗号,这些暗号,只有天机阁的人知晓,同时,也是天机阁的人多年行动而形成的下意识的习惯。

    所以,天机阁的人派出去没多久,便传来了消息,“阁主,找到沈堂主留下的暗号了。”

    “立刻带本王过去。”

    这两天,言霄已经急得食不下咽,夜不能眠,那张俊美的脸上,此刻满是胡渣子,深邃的烟瞳此刻也已经被红血丝爬满了。

    “是。”

    言霄随着天机阁的手下一路来到了当日沈沁跟踪庞太师所在的院子。

    这里已经有几个天机阁的人在那里搜查了。

    其中一人跑到言霄面前,道:“阁主,找到这里的一处机关,但是机关已经被人破坏了,我们没办法找到暗室的入口。“

    言霄走到那个形似稻草人的机关前,机关已经被破坏得十分彻底,很显然,对方是担心沈沁的失踪,迟早会引来寻找她的人,便一不做,二不休,把这里的机关给破坏了。

    “阁主,沈堂主定是进了这里的一处暗道,可现在,暗道机关被破坏,属下担心……”

    言霄这会儿的脸色,从阴沉变成了煞白,暗道机关一旦被破坏,那么,想要找到暗道入口就难了,就算找到了,没有机关开启,用外力强行开启,里面的人能不能撑住还是一回事。

    更何况,现在已经过去有十多天的时间。

    “沁儿……”

    他的拳头,在不知觉间握紧了,身子有些不由自主地轻颤,下一秒,他猛地抬起头,对着现场的人,吼道:“快,立刻找到暗道入口,快啊!”众人被言霄这模样给吓了一跳,这些都是天机阁各堂的堂主,他们都是多年跟在言霄身边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这位一向冷静自持,千军万马踏过来都能面不改色的主上,这会儿显然已经有了方寸大乱的趋

    势。

    众人都傻眼了,盯着言霄的脸,半晌,才反应过来,“是。”

    此时,暗道内,沈沁面无血色,暗道的机关在几日前被人为破坏了,暗道里四周也被人密封了起来,很显然,庞太师那一帮人是想置她于死地。

    只是她没想到,庞太师还会留下一个人给她陪葬。

    沈沁步伐虚软地挪到那年轻男子面前,看着那人呼吸急促的模样,笑道:“我早说了,跟着庞太师,就是死路一条,你不信我,现在……我们两个都得死。”

    那男子的脸色,此时比起沈沁来,更加难看,稀薄的空气,让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你有喘病?”

    沈沁看他这副模样,问道。

    那男子用力捂着心口,急促的呼吸,让他越来越难受,表情越来越痛苦。

    他的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没多久,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看他的症状,是哮喘无疑了。

    见他用力抬手指着前方的某一处,道:“药。”

    “哦,你等等。”沈沁快步过去,即使这会儿,她每走一步,脚上都像是被拖着一个重重的铁锤,往前一步都要花去她不少的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