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5.属下认得那牌子
    “王爷,空气中有毒,您带着沈小姐尽快离开这里。”

    魏晋快步上前,低声提醒道,言霄这才回过神,抱起沈沁往外走,走了几步,他又顿了一下脚步,眸光骤然冷凝了下来,一道杀气从他眼底凝聚。

    “这里有人!杀无赦!”

    落下这话,他抱着沈沁出了暗道,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阵激烈的厮杀声,言霄头也不回,抱着沈沁离开那院子,脚下的步伐,自在无意识地加快。

    睿王府——

    “太医,怎么样了?”

    言霄脸上的线条绷紧着,看得御医心里也有些慌。

    “王爷,沈小姐因长时间待在空气稀薄的暗道里,呼吸不畅,加上中了毒气,此时脑部有部分损伤,卑职需要回去跟同僚商议一下更加合适的治疗方法。”

    言霄的脸,冷了几分,薄唇,在此时抿成了一条线,隐隐地透露出了几分凉薄之色。

    “这是什么意思?本王只想知道,沈姑娘什么时候能醒来?”

    “这……”

    太医不敢妄言,这伤到别的地方还好,可这伤了脑子,什么时候能醒来,他哪能说得清楚。

    “回……回王爷,这……这说不准。”

    言霄瞳孔一缩,从他双眼中透射出来的冷意,也浓了些许。

    “什么叫说不准?”

    太医被言霄那冷得如冰山顶的积雪般的嗓音吓得冷汗涔涔,用袖口擦了擦额头,太医只能硬着头皮,如实道:“沈姑娘伤了脑子,这事可大可小,能不能醒来,全看沈姑娘自己,短则明日便醒,长则……”

    太医看了言霄一眼,不敢说下去。

    言霄这会儿整颗心都提着,看太医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眸光冷得仿佛能将太医给冻碎了,“长则如何?”

    “长则……长则永睡不醒。”

    言霄感觉眼前蓦地一阵发烟,脚步一阵踉跄,扶着床边才勉强站定。

    永……永睡不醒……

    怎么可以?

    他离开景城之前,这丫头还好端端的,可他一回来,他就要做好看着她永睡不醒的准备?

    言霄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想去相信这个事实。

    他挥了挥手,示意太医退下。

    这个时候,他跟太医发脾气根本无济于事。

    太医退下之后,他在沈沁身边坐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当中,她的手指很凉,透过掌心,言霄都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是冷的。

    自从她长大后,他就没有这样牵过她的手了,恍然不觉间,他眼中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

    阁主这个年纪,换成别人,孩子都上街打酱油了。

    他记得回京那天,在行宫跟她见面的时候,他打趣她年纪大了,她就是这样反驳他的。

    可此时,当日那个在自己面前不服气的姑娘,这会儿却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面前,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沁儿,我是阁主,我命令你马上醒来,醒来告诉我,你到底去做了什么事,为什么擅自行动,不向我禀报?”

    沈沁好似能听到言霄的话,在言霄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眉心皱了皱,薄唇艰难地动着,可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言霄在沈沁身边坐了一会儿,双手用力搓了搓双颊,让自己冷静下来。

    起身从屋内走了出去,对身边跟随着的人,道:“通知沈老爷了吗?”

    “是,已经派人去请沈老爷了。”

    “嗯。”

    言霄沉着脸往外走,“派人去将陆先生请过来。”

    “是。”

    手下离开之后,管家急匆匆地朝他走来,“王爷,魏大人来了,正在厅内候着。”

    “知道了。”

    沙哑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倦意,他提步往正厅走去。

    京兆尹魏晋正在厅内等着,下人们送上来的茶水,他也没心思喝。

    看到言霄过来,立即迎了上去,“六王爷。”

    “人呢?”

    “被他逃了。”

    魏晋的脸上,颇有几分遗憾,“那人武功奇高,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言霄眼眸一眯,他天机阁的分堂堂主都在现场,加上京兆尹的官兵,这些都不是等闲之辈,竟然还抓不到那人。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能有那样的武功,绝非普通的护卫身份,他在为谁办事,把沁儿关在那里做什么?

    如果今日他没有找到那里,没有从外面打通入口,那个人跟沁儿都得死。

    对方这是多大的手笔,愿意舍弃这样一个高手给沁儿陪葬?

    “有留下什么线索吗?”

    魏晋依然摇头,脸上带着几分惭愧,“下官无能,请王爷治罪。”

    言霄这会儿哪里有心思追究这个,沁儿一声不响出现在那里,定是她发现了什么。

    可现在,她昏迷不醒,他就是着急也无济于事。

    而另一边,言渊在陆元和的再三叮嘱下,继续在府中养伤,可无法愈合的伤口,让他心中不由自主地有些烦躁了起来。

    “王爷,属下有要事求见。”

    书房外,响起暗卫的声音。

    “进来。”

    书房门被打开,一名暗卫从外面进来,正是靖王府暗卫中排名第二的天枢。

    天枢很少私下见言渊,这会儿主动求见,倒是让言渊有些意外。

    “何事?”

    天枢往前走了几步,离言渊近了几分,“王爷,属下来找您,是有关王妃的。”

    一听跟柳若晴有关,言渊原本漫不经心的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王妃怎么了?”

    天枢犹豫了一下,对言渊道:“属下等人保护王妃在江城的时候,遇上的那个疯老头,他给了王妃一块牌子。”

    “牌子?什么牌子?”

    言渊的心头,骤然划过一道不安的情绪。

    如果是一块无关紧要的牌子,天枢没必要特地私下来见他。

    “根据那老头的说法,那牌子是当日那批将江家灭门的杀手留下的。”

    言渊没有问,只是示意天枢继续说下去。

    “属下……属下认得那牌子。”

    天枢这话,惊得言渊整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天枢是暗卫出身,他的行动范围,只是在他所护卫的人周围。而他除了负责护卫他之外,还在皇家暗卫营待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