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7.不平静的夜
    徐管家见是柳若晴,立即迎上前来,“王妃。”

    柳若晴的视线,投向管家身边的人,问道:“六哥府中发生何事了?”

    睿王府的管家见柳若晴问自己,便如实向柳若晴答道:“沈家姑娘昏迷不醒,王爷命老奴来请陆先生过府一趟。”

    听说不是因为自己的事,柳若晴的心,稍稍宽了一些,随后,又意识到了什么,心头一慌,“沈家姑娘?可是沈学士家的姑娘?”

    朝中姓沈的大臣只有沈学士一个,所以,柳若晴自然就想到了沈沁,毕竟,普通老百姓跟言霄有交集的机会并不多,尽管,柳若晴并不认为沈沁跟六王爷能有什么交集。

    可比起普通百姓家的姑娘,机会还是大一些。

    柳若晴并不知道沈沁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天机阁的堂主,自然也不会把沈沁跟言霄的关系往别的地方去想,所以,在得到睿王府管家肯定的回答之后,眼中有些惊讶。

    而短暂的惊讶过后,她并没有去问沈沁跟言霄是怎么回事,而是面露焦急道:“沈姑娘什么了?”

    她来东楚,普通并不多,满打满算,除了离开东楚回到北卫的小月和已故的云娇容之外,就只有孟茴和沈沁了。

    所以,在听说沈沁昏迷不醒到必须要请陆元和的时候,柳若晴就知道,沈沁的情况很不妙,当下担心不已。

    不然的话,宫里的御医或者睿王府的府医就足够应付了。

    “沈姑娘出了事,王爷带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了,具体的情况,老奴也不是很清。”

    管家这会儿已经命人去请陆元和了,柳若晴询问完之后,陆元和也正好跟着管家走了出来。

    “陆先生,我跟你一起去。”

    柳若晴这会儿担心沈沁的情况,也顾不上外面那些喊着要杀了她的那群人,跟着陆元和往外走。

    “王妃,外面危险,您还是别去了。”

    徐管家听柳若晴说要去睿王府看沈沁,当下焦急地迎了上去。

    柳若晴皱了一下眉,心中明白管家的顾虑,外面的人若是看到她出了靖王府,还不知道会不会冲上来撕烂她呢。

    可是,这会儿,她是真的担心沈沁,很想去睿王府看一看她的情况。

    管家见她犹豫,便再接再厉道:“王妃,不若让陆先生先去看一看沈姑娘,等陆先生回来再告知您沈姑娘的情况也可呀。”

    柳若晴皱着眉,心里担心沈沁,却也不想在这个关头给言渊再招惹麻烦,只好点了点头,又再三叮嘱陆元和一定要仔细诊治沈沁,这才勉强回了东院。

    陆元和在睿王府待的时间并不久,得出来的结果,跟太医基本相同,沈沁那个情况,没办法确定何时才能醒来。

    柳若晴得知这个情况,脸色瞬间惨白。

    言渊在书房里待了一个下午,才勉强平复了心中的震惊和不敢在柳若晴面前表现出来的恐惧,回到了东院。

    看到柳若晴苍白着一张脸,魂不守舍地坐在桌边发呆,他心中一颤,压着心头再度失控的不安,朝她走去。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听到言渊的声音,柳若晴才勉强回过神来,用沙哑的声音,道:“陆先生刚刚从六哥那里回来,沈沁昏迷不醒,连陆先生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一听是这个,言渊的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

    见柳若晴表情难过,便身后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道:“只要她还好好活着,总有机会醒过来的,有陆先生在,他一定会想出办法的,你别担心。”

    言渊的安慰,对柳若晴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沈沁这样子,就相当于植物人了,植物人能醒来的机会并不大,万一她一辈子醒不过来了,可怎么办?

    可是,她也清楚,就算她在这里愁眉苦脸也没什么用,只能在心里祈祷沈沁能早点醒过来。

    这样想着,她拧了拧眉,叹道:“不知道沈沁遇上了什么事,怎么会昏迷不醒呢。”

    言渊看着她眉头深锁的脸蛋,沉吟半晌,道:“明日我约六哥过府一趟,到时候,我们再问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嗯。”

    柳若晴点点头,紧锁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

    言渊静静地看着她的脸,心口闷疼闷疼的。

    对不起,晴儿。

    心中对她有太多的歉意,可“对不起”三个字,他却只能放在心里说,连出口的勇气都没有。

    况且,灭族之仇,又岂是“对不起”三个字便能泯掉的呢。

    夜幕降临,今夜的夜空,尤其深邃,暗得让人心惊肉跳,就像是预示着今晚的靖王府,注定不会平静。

    陆元和住的别院内,一直在他手下救治的疯老头,此时在床上安安静静地睡着,双眼紧闭,看上去十分安详。

    几道烟影,此时以极轻极快的速度,跃入别院当中,若影若现的月光,将出鞘的刀尖,反射出了一道刺眼的光芒。

    忽地,床上的那人猛然睁开双眼,烟暗中,那双眼看上去炯炯有神,眼神中,带着犀利冷然的杀气,就像是沙场上威风凌凌的将军,紧盯着即将死在自己倒下的敌军。

    站在床边的烟衣人愣了一下,饶是历经了各种各样的杀戮,还是被这双突然睁开的眸子给瞪得愣了一下,反应慢了一步。

    下一秒,便见那人从床上翻身而起,又快又狠的脚风,瞬间对准面前的人扫出,脚风凌厉逼人,震得面前的人往后连续退了好几步。

    他从床上跃下,一边往外逃,一边大喊大叫道:“sharen啦,sharen啦。”

    隔壁屋的陆元和,被他的声音给惊醒了,立刻开门往外走。

    可shashou们,并没有朝他这边看一眼,只是追着那老头砍杀。

    “sharen啦,来人呐,快来保护国公爷……”

    “世子,夫人,快带xiaojie走,这里有末将……”

    “……”

    那疯老头被一群烟衣人追着满院子跑,愣是没让他们近得了身。而那几个负责sharen的烟衣人,这会儿心里有些急了,王府里的守卫听到这边的动静已经赶来了,很显然,今晚想要杀这个老头是不太可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