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8.我不是骗子
    没想到这老头的武功,比他们想象得高出了这么多,他们出动了这么多的人,愣是没碰到他的一处衣角。

    陆元和住的偏殿,离言渊他们的主殿不远,加上那疯老头三更半夜的大声嚷嚷,柳若晴一瞬间便被惊醒了。

    原本,她就睡得不安稳,这一整天来,都觉得心头悬着什么,所以,这会儿被惊醒之后,胸口还残留着心惊肉跳的恐惧。

    言渊此时也醒了,更准确地说,他根本就没有睡,别院的动静,他自然听在耳中。

    原以为让暗卫去杀了那个疯老头很容易,却万万没料到大半夜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感觉到身旁的人已经起身坐起,他也跟着起身。

    “是陆先生的院子里传来的声音。”

    柳若晴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起身下床,却被言渊给拦住了。

    “那边危险,有侍卫在,你别过去了。”

    柳若晴摇摇头,心里不放心,“我听到大叔的声音了,对方一定是冲着他来的。”

    一个借助在靖王府的疯老头子,都能引来杀手的注意,这让柳若晴更加确定了,疯老头的身上带着什么惊天大秘密,而这个秘密,定是跟江家的灭门有关。

    她不听言渊的劝阻,这会儿已经抓起一件外衣套上,便要往别院的方向过去。

    言渊不放心,立即下床跟上,而此时,别院那边,闻讯赶来的侍卫,这会儿已经围在了别院外。

    那几个烟衣杀手,原本就是言渊派过来杀了那疯老头的人,这会儿见远远地便看到言渊跟柳若晴夫妻二人朝他们这边过来了,眉头拧起,心下暗叫不妙。

    再看那些不知情的侍卫这会儿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加上那个武功高强的疯老头,他们出动了这么多的暗卫,愣是被伤到他分毫。

    此时,言渊已经跟柳若晴走了过来,言渊的视线,扫向带头的那人,眼眸一深,领头的那人会意,点了一点头,对随行的人道:“撤!”

    话音落下,趁着那些王府的侍卫冲上来之前,这些暗卫已经快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疯老头见柳若晴过来了,立即朝她跑了过来,言渊下意识地出手阻拦,却被老头一把给推开了。

    老头的武功很高,加上言渊身负重伤,这会儿被老头轻轻一推,就往后踉跄了几步,伤口被扯着撕裂般得疼,他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柳若晴见言渊被疯老头这般一推,想起他身上始终未愈合的伤口,心中一急,转身立即去言渊的伤口,却见那疯老头比她快了一步,拦在了她跟言渊中间。

    “少夫人,这个男人是谁,您怎么能跟此人在一起?”

    “我……”

    柳若晴哪里会跟一个疯老头计较,可言渊却因为他这话,脸色更加铁青了。

    “少夫人,您怎么能对不起世子?你赶紧离开这个男人!”

    说罢,见他眼神防备地瞪着言渊。

    柳若晴见言渊这会儿的脸色,尤为惨白,想起他的伤,当下也无心跟疯老头虚与委蛇,绕过他,快步走到言渊身边,“怎么样,伤口是不是被他扯痛了?”

    柳若晴眼中流露出来的担忧,让言渊的脸色,稍稍缓和了几分,他咬着牙关,摇了摇头,“无事。”

    他伸手握住柳若晴的手,目光看向那疯老头的时候,眸光中散发出来的冷意,让那老头瞳孔一缩,跟着发出了一声鄙视的冷哼。

    柳若晴知道老头神志不清,他这模样,柳若晴也没必要跟他计较什么,可她见言渊的脸色却十分难看,尤其是看着那老头的时候,眼神中透着的冷意还隐隐地藏着几许杀气。

    柳若晴愣了一下,眸色一凛,倒也没有多想,只是劝言渊道:“我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嗯。”

    言渊从老头的身上收回目光,又示意那些侍卫退下,这才陪柳若晴离开。

    “少夫人,你去哪呀,千万不要被这个男人给骗了,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骗子啊,少夫人!”

    柳若晴抽了抽嘴角,忍不住想笑,可是见身边的人沉着脸,竟然真的跟老头的话计较上了,她虽惊讶言渊竟然跟一个老头子的疯言疯语计较,可到底没有多想。

    她转身跟疯老头道:“我现在就把这个骗子赶出去,天色已晚,大叔你先休息吧。”

    “诶!好!”

    一转身,那老头便进屋去了,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今晚那一场完全冲着他来的厮杀。

    柳若晴扶着言渊回到东院,看着他始终沉着一张脸,便笑道:“行了,大叔都傻了,你还计较他说的话做什么。”

    她轻笑着推了推言渊的手臂,扶着他在床边坐了下来。

    可言渊这会儿却笑不出来,老头那一句“这个男人就是个骗子!”而喉咙发紧,心头发颤。

    看着柳若晴脸上轻松的笑颜,他却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柳若晴见他表情严肃,她原本扬在嘴角的笑容,也微微敛了下去,眼底透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在言渊身边坐下,刚落座,就被言渊一把揽入怀中,抱得很紧很紧,紧得让柳若晴觉得有些诧异,心中的不安,更浓了一些,总觉得他好像藏着什么不能言说的心事一般。

    “言渊?”

    “晴儿,我不是骗子,你相信我。”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眶突然间红了一圈,从前那个名震天下的战神,这会儿却像个无措的小孩,彷徨,茫然。

    柳若晴察觉到了言渊的异样,却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一个疯老头说的话。

    只是,他这样彷徨的语调,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心疼了起来,伸手抱住言渊的腰,轻声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骗子,就算你是骗子,也是天底下最爱我的骗子。”

    言渊被她这话说得心潮澎湃,双眼比起刚才又红了一些。他松开柳若晴的身子,双眼柔和地看着她,深邃的眼底,藏着几不可查的歉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