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9.血溅宫门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呢?”

    “骗了就骗了吧,一个人要是愿意骗我一辈子,不就是因为爱我吗?”

    柳若晴语气轻松地耸了耸肩,没有见到言渊眼底波涛汹涌的情绪,她被言渊在一起抱到怀中,轻声道:“晴儿,我爱你,真的。”

    “嗯,我相信。”

    柳若晴觉得今晚的言渊,有些奇怪,却又不知这样的奇怪该从何说起。

    “我不曾负过天下人,也绝不会为了天下人负你。”

    这简单却深情的告白,充满了坚定和决心,却听得柳若晴心头一颤,一抹不安从她的心头掠过。

    可言渊这话,还是让她的双眼一阵酸涩,她靠在言渊怀中,重重地点了点头,“嗯,我相信。”

    她记得他说过,只要能护她安好,颠覆了江山又何妨。

    这话,让她既感动,又心疼,可感动心疼过后,便是害怕,她不认为自己是祸水红颜,却终是将言渊带到了这一步。

    翌日。

    “属下办事不利,请王爷降罪。”

    天枢跪在言渊面前,俯首请罪。

    言渊抿着薄唇,面无表情的样子,显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凌厉无比,眉眼间透着浓浓的凉薄之色。

    就仿佛回到他娶妻前的样子,天生凉薄之人,无欲无求,无所牵挂时的模样。

    半晌,才见言渊轻轻抬了抬手,“起来吧。”

    “谢王爷。”

    天枢起身,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小心翼翼地看着言渊,低声问道:“王爷,那疯老头还要……”

    天枢没有问全,就见言渊摆了摆手,“那人武功极高,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暗中盯着他,不要让他频繁接近王妃。”

    “是。”

    柳若晴因为担心沈沁的情况,暂时没去关注到底是什么人要去杀一个借宿在靖王府的疯老头子。

    她想去看沈沁,又担心自己出府会给言渊惹来麻烦,只能坐立不安地坐在府中。

    当天下午,言渊就约了言霄过府。

    这是柳若晴几个月后第一次见言霄,这一次见他,发现那个玉树临风,风姿卓越的六王爷,今日看上去十分憔悴,往日清明的眸子里,此时却爬满了红血丝,眉眼间尽是疲惫之色。

    “六哥。”

    柳若晴看着言霄,低声唤了一声。

    见言霄点点头,神情疲倦,在他们夫妻二人面前坐下。

    柳若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沈沁的情况,言霄刚坐下,便问道:“六哥,沈沁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了,怎么会昏迷不醒呢?”

    言霄的眉头,微不可查地一皱,组织了一番语言之后,才勉强开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言渊夫妇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言渊,道:“沁儿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被人囚禁在那条暗道之中,我怀疑,那人一定认识她。”

    言渊点点头,柳若晴却是心中一讶,言霄对沈沁的称呼,有些过于亲昵了,这一点,让她十分意外。

    毕竟,她所认识的六哥,一向是个跟言渊一样,冷冷清清的性子,虽然没有言渊身上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积雪的冰冷,却也绝不是一个容易亲近的人。

    她印象中,沈沁跟六哥接触的机会并不多,怎么……

    只是,这会儿,她并没有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也知道这并不是个时候。

    “沈姑娘若是无疑闯入,对方为事情败露,完全可以将她杀了灭口,可对方留她到现在才动手,很可能是知道她的身份,甚至想加以利用。”

    正是因为如此,也就是说,对方很可能认识沈沁,也许就是朝中之人。

    “如今内忧外患,朝中有那些人的内应并不奇怪,可目前却没办法查到任何一人。”

    言霄这会儿,显得有些急躁,身上那一股子清冷和淡定早就不复存在了。

    又是一连几天过去,天空阴雨绵绵,让整个靳都城都仿佛笼罩在一股压抑的气氛当中。

    跪在宫门口请愿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因为长时间得不到回应,已经有些人的情绪开始变得越发激动了起来。

    其中,有些书生直接在宫门口言辞犀利,挑起读书人原本就气愤不已的情绪。

    有几个情绪已经偏激的读书人,直接撞死在了宫门口。

    死了几个读书人,原本请愿的兴致就变了,宫门的守将不敢隐瞒此事,将这件事禀告给了言朔。

    这段日子,言朔一直不予理会宫门口的那些人,明知道那是神机堂为了挑唆他们叔侄关系的离间计,他又怎么会中计。

    可唐李两家被灭门的是事实,眼下如果再置之不理下去,恐怕会更加激起民愤,尤其是现在已经死了几个读书人了。

    这些读书人,大部分都是寒门出身,十年寒窗苦读,如今因为一个女人而死在宫门口,对他们父母,乡亲父老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如今,神机堂叛乱,藩王蠢蠢欲动,西擎跟南陵又暗中勾结想要对付东楚,皇帝若在此刻激起民愤,对朝廷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几个御史在昭明殿上米粒未尽,足足跪了两天,无奈之下,言朔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来人。”

    随后,禁军统领萧炎走了进来。

    “末将在。”

    “带兵去靖王府,将靖王妃带入大理寺听候处置。”

    言朔将手中写好的圣旨,扔到萧炎面前,疲倦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和愤懑。

    萧炎一愣,跟着点头领命,将圣旨捡起,“是,末将领旨。”

    出了御书房,萧炎的脸上却露出了难色,去靖王府拿人,若是靖王不在还好说,现在靖王爷就在府中,他带兵去拿人,别说碰到靖王妃衣袖了,恐怕连靖王府的大门都进不去。

    萧炎带着圣旨去了靖王府,言渊的伤势这几日有些加重,伤口始终不见好,陆元和着急,但因为言渊瞒着柳若晴,他只能瞒着不敢说实话。

    萧炎带了几十名禁军进靖王府的时候,言渊正在昏睡。过了这么久,言渊的伤势还不见好,柳若晴再神经大条,也觉得不对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