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0.不用找王爷
    陆元和给言渊检查好伤势之后,从屋内出来便见柳若晴站在门口等他。

    “陆先生。”

    陆元和脚下一顿,眼神带着几分回避。

    “王妃。”

    “陆先生,你老实跟我说,王爷的伤到底什么情况?”

    陆元和不是一个善于掩饰的人,柳若晴不问的时候,他还能敷衍过去,现在这样私下单独当面问他,陆元和便掩饰不住了。

    脸上的表情,稍稍有过几许不自然,他看着柳若晴担忧又不安的眸子,皱了皱眉,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柳若晴自然看出了陆元和脸上的异样,心头蓦地一紧。

    “是不是王爷的伤并不是皮外伤这么简单?”

    当初她就有所怀疑,可言渊跟陆元和表现得都跟没事人一样,她就以为自己多心了。

    现在这么长时间了,言渊的伤口一直不见好,身体情况还越来越差,这让柳若晴不得不再去多想。

    “陆先生,您别再瞒着我了,难不成你想让言渊死了之后,才让我知道真相吗?”

    这么一个大帽子扣下来,陆元和哪里敢接,当下便摇了摇头,将真实情况跟柳若晴说了一遍。

    柳若晴的脚下一个踉跄,若不是有后面的门撑着,差点就要往后倒去。

    “又……又中毒了?”

    那一次他中了紫阎罗的毒,就几乎要了他半条命,好不容易把那条命捡回来,以为终于雨过天晴了,没想到他不过是出去打一仗,为什么又中毒了。

    上一次他还算有点运气,身边跟了个对他图谋不轨的幽妙,可这一次,陆先生也束手无策,言渊可怎么办?

    她想到言渊这几日昏昏欲睡的样子,喉间一阵发紧。

    “真……真的没办法吗?”

    陆元和抿着唇,面露难色,“苗人的毒,诡谲异常,草民只能尽力帮王爷拖延,至于能拖多久……”

    陆元和不敢说下去,面露歉意地看着柳若晴。

    王爷对他有昭雪之恩,他不愿意进太医院重新执掌太医令,而待在靖王府当一个府医,也是为了报答王爷的大恩。

    可如今,王爷命在旦夕,他却只能看着,束手无策,心中不免有些难受。

    柳若晴眼眶泛红,费了好大的劲,才将眼泪给收了回去,想到言渊如今连自己的命都要保不住了,却处处为她着想,而她,除了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之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阴霾的天空,半晌,忽而苦笑出声。

    就在这个时候,徐管家急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柳若晴,赶忙迎了上去,“王妃。”

    管家的视线,往屋内看了一眼,面露焦急之色。

    柳若晴注意到了管家的目光,道:“王爷睡着了,有事吗?”

    管家抿了一下唇,为难地看了一眼柳若晴,道:“禁军统领萧大人奉皇上之命,前来……前来捉拿王妃您。”

    柳若晴面色一变,可到底是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所以,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

    见她面色淡然,对管家微笑道:“不用找王爷了,让他好好休息。”

    说完,她走在前头,往外走去。

    管家不放心地跟上,“王妃,还是等王爷醒来再说吧。”

    柳若晴摇摇头,自嘲一笑,“我不能什么事都指着王爷给我撑腰啊,该面对的,总是得面对的。”

    言渊已经这样了,若等他醒来,让他又跟皇上的人对上,到时候,她不敢想象……

    此时,禁军统领萧炎拿着皇帝的圣旨,带着几十名禁军在靖王府的院子里等着了。

    尽管已经入冬,可萧炎却觉得这靖王府的地,让他站着尤为烫脚,还有他手上拿着的圣旨,也让他觉得烫手,烫得他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

    看到柳若晴单独出来,身后却并没有言渊跟着,萧炎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尽管是过来拿人,萧炎却不敢对柳若晴有半点不敬。

    他对柳若晴行了个礼,才拿起圣旨宣读了一番。

    跟着,才走到柳若晴面前,道:“靖王妃,得罪了,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柳若晴没有反抗,非常配合地点了点头,“好。”

    萧炎见柳若晴这般配合,心下感激,也没打算让身后的禁军给她架上镣铐,“王妃请。”

    柳若晴点头,刚往外走了两步,身后却传来一道低沉又冷到极致的嗓音,就仿佛冰山顶上万年不化的积雪,冷得渗人。

    “谁敢从我靖王府拿人。”

    柳若晴跟萧炎的脚步,同时一顿,两人的眉头也微不可查地一皱,各怀心事。

    两人转过头来,见言渊穿着一身雪白单薄的中衣,脚步缓慢无力,可那双眼神,却依然凌厉逼人。

    或许刚才出来的时候,有些太着急,他原本就难以愈合的伤口处,此时微微地泛出了血红。

    就像是一片雪白的地上,落下的一朵红梅,冷而傲,气势不输半分,却看得柳若晴双目刺痛。

    “卑职参见王爷。”

    萧炎皱了一下眉,看王爷那惨白的脸色,八成前段日子受的伤并没有痊愈,心中纳闷王爷这伤为何愈合得这般慢,可这个时候,也不是他该过问的。

    言渊冷着脸,站到萧炎面前,冷眸在萧炎脸上扫过,而后走到柳若晴面前,伸手将她带到自己身边,脸上隐隐地压着几分怒意。

    “不是跟你说过,有什么事,我来担着么,这一次趁我睡着,就自作主张?”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其中隐藏着的怒火让柳若晴心中一紧,担心他的伤口,因为生气而又崩开。

    “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醒了?”

    她拧着眉头,担忧地看着言渊。

    言渊的脸上,冷得没有温度,这会儿或许是真的生气了,他没有理会柳若晴的话,而是将视线扫向萧炎身后的那几十名侍卫,忽地冷笑出声。

    “谁给你的胆子,敢带着兵持械入我靖王府?”言渊的目光,扫向萧炎,萧炎被他这么一问,骤然吓了一跳,瞬间想到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