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2.仅剩的希望
    “如果再没有解药,王爷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不……不会……”

    柳若晴不停地摇头,脚下一软,摔在了地上,头,正好磕到了旁边的桌角,额头上青肿一片。

    “王妃!”

    锦书上前,将柳若晴扶起,感觉到她浑身冰凉,眉头禁不住一蹙。

    “我……我没事。”

    她强颜欢笑地摆了摆手,额头上的疼,完全感觉不到,俨然已经被陆元和带给她的消息,给震得麻木了。

    陆元和对言渊身上的毒,也是爱莫能助,见柳若晴这副模样,心中有些不忍。

    “王妃,其实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未必没有机会……”

    这样没有底气的安慰,对柳若晴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可她还是领了陆元和的好意,“是啊,还有一个月呢。”

    她的视线,转向窗外,愣是没让眼中的泪水流出来。

    “你们去休息吧,我留在这里照顾王爷。”

    “是。”

    陆元和和锦书二人都退了下去,柳若晴回到言渊身边坐下,看到这张曾经意气风发的俊颜,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

    她从未想过,这个深爱着她的男人,就在眨眼之间,很快就要离她而去了。

    眼泪,蓄满了她的眼眶,可她倔强得不让它落下来。

    她看着言渊,第一次开始想,自己这样待在言渊身边,等着他的庇护,到底该不该?

    如果没有她的话,或许言渊过得不会这么辛苦,不用处心积虑地想着该怎么为了她对抗皇帝。

    他每一次伤口裂开,都跟她脱不了关系。

    这次的事,言渊昏过去了,皇帝暂时压下了,可等言渊醒过来后了呢,面对他的,又将是跟皇帝的兵戎相见。

    她该怎么办?

    她看着窗外的天空,那令人压抑的阴霾,似乎更浓了一些,浓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怔怔地坐在言渊身边发呆,想着以往跟言渊经历过的种种,想着他为她所做的一切,骤然发现,自己从来不曾为言渊做过什么。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不该待在言渊身边,如果当初,她再坚定一点,坚定得让言渊休了她,或许就没有今天的事了。

    忽地,她的眸光,微微动了一下,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让她眼底骤然一亮,“希雅。”

    她猛然从床边站了起来,想到那日,希雅曾说过她会治言渊的伤。

    希雅是苗人,跟皇姑说,她跟她父亲东丹学过巫医,东丹既然知道怎么解言渊的毒,或许希雅真的能有办法。

    那日,希雅看言渊的眼神,那般坚定,也许她真的能给言渊解毒呢。

    这样想着,柳若晴的脸上,骤然燃起了一丝希望来。

    “来人。”

    她开门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很快,守在附近的锦书出现在她面前,“王妃有何吩咐?”

    “派人去长公主府,把希雅小姐请过来。”

    长公主府——

    “靖王妃要请希雅过去?”

    诺兰听到下人来传话,有些意外。

    她回京后,在靖王府住了一段日子,二十年前,先皇以为她死在那场船难当中,万分悲痛之下,册封她为长公主,同时赐下了长公主府。

    虽然长公主并没有住在里面,但是长公主府一直有人打理。

    所以,当诺兰回京面圣之后,为了避免希雅对言渊有进一步的企图,她便搬出了靖王府。

    好在长公主府是现成的,甚至为了不给希雅造成不必要的希望,基本上没什么大事,他是不会去靖王府的,在这一点上,诺兰是个非常明白的人。

    所以,这会儿听到柳若晴派人来请希雅过府的时候,她有些意外。

    “回殿下,来人是靖王妃身边的侍女,说是王妃有急事找希雅小姐。”

    希雅跟朵雅虽然是长公主之女,但是身上没有封号,所以,下人一直以小姐称呼她们。

    诺兰垂眸犹豫了片刻,道:“既然王妃有请,那就让希雅过去一趟吧。”

    “是。”

    下人退下之后,诺兰一直蹙着眉,没想到希雅那不该有的幻想,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出了院子,便看到希雅已经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打扮,脸上带着几分兴奋,正跟着门房往外走。

    “娘。”

    自从住进了长公主府,成了真正的千金小姐,希雅将苗人的称呼也改了。

    希雅快步走到诺兰身边,挽着她的手臂,欣然道:“表嫂请我去靖王府,我可以去吗?”

    自从之前被诺兰教训了一顿之后,希雅变得老实多了,一些不必要的心思,也不敢在诺兰面前表现出来。

    诺兰看着她,叹了口气,道:“既然王妃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吧,记得要注意分寸。”

    “娘,你放心吧,孩儿已经长大了,不会像之前那么不懂事了。”

    希雅说得一脸真诚,让诺兰一时间也分不清真假,再三叮嘱过后,她才让希雅随着锦书去了靖王府。

    靖王府——

    “表嫂让我给表哥解毒?”

    希雅看着柳若晴眼中带着的期盼,心中不免冷笑,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得意。

    “嗯,上次你不是说对你表哥的伤有办法吗?麻烦你给他看看好吗?”

    柳若晴知道希雅对她有敌意,可现在为了言渊的命,这些小事,她哪里还要去计较。

    希雅眼中的得意,又加深了几分,哪怕这会儿她恨不得冲到表哥身边去,可在柳若晴面前,她还是敛去了那份得意,道:“可是……表嫂你知道的,表哥他不喜欢我给他治伤。”

    听希雅这么说,柳若晴眼中的希望更深了一些,“你真有办法解言渊的毒?”

    希雅眨巴了两下看似天真的明眸,对柳若晴道:“当然啦,我跟我阿爹学了几年的医术呢,解表哥的毒,肯定没问题呀。”

    下一秒,又见她面露难色,“可是表嫂,表哥并不欢迎我,我也没办法呀。”

    就算她之前没什么把握治表哥的伤,现在也有十足的把握了,就算这一次柳若晴没主动来找她,她也会找个机会过来的。这么好的让表哥刮目相看,让皇上刮目相看的机会,她怎么会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