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3.希雅的提议
    到时候,先不说靖王妃的位子,封个郡主,县主当当,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了。

    希雅的心思很多,但是,她学乖了,学聪明了,有些心思,不该表现出来的,她便隐藏得很好。

    “怎么会呢,你是他表妹,他怎么会不欢迎你。”

    虽然她明显感觉到言渊真的不欢迎希雅,不然的话,也不会明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还是不让希雅给他诊治了。

    希雅依然眨着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柳若晴,就是不说救不救人的事。

    柳若晴不傻,怎么会看不出来希雅有什么企图呢。

    当下,便遣散了周围的下人,对希雅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

    面对柳若晴这么直白的提问,希雅先是讶了一下,却并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尽管那双眨巴着的烟眸,此时看上去十分纯真。

    她故作镇静地捂着嘴,看着柳若晴微笑的面容,随后,又见她用手指点着下巴,歪着脑袋做沉思状,天真无邪的样子,却掩饰不了她眼底暗藏着的心思。

    下一秒,见她对柳若晴嘻嘻一笑,双眼睁得大大的,无辜又纯真,可说出来的话,却并没有她看上去的那么良善了。

    “要是我跟表嫂说,我要表哥呢,表嫂也会答应我吗?”

    希雅在诺兰面前装得十分老实,可这会儿只有柳若晴跟她两个人,既然她有求于她,她没理由白白放弃这样的机会不是?

    柳若晴扬在嘴角的笑容,渐渐收了回去,脸上并未露半点怒意,可那双冰冷的双眼,俨然已经显示了此时她的心情。

    “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表哥呀,表嫂不是说了吗,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现在不是提了么?”

    她捂着嘴,天真地发出了两声嬉笑,“我娘是长公主,除了表哥,我还缺什么呢,表嫂你说是不?”

    柳若晴攥紧了双手,希雅那看似天真的笑容,这会儿却让柳若晴觉得何其阴毒。

    她竟然拿言渊的命来跟她做交易。

    “你不怕我把这事告诉长公主?”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淡漠的脸上,隐隐散发着怒意。

    “没关系呀,我娘知道我喜欢表哥呢。”

    希雅依然笑着,不知道的人,以为两人这会让正在谈笑。

    “表嫂若是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也不会强求的。”

    她说得一脸乖巧大方,却让柳若晴气得咬牙切齿,第一次有一种想要揍人的冲动。

    当初幽妙跟凤漪那样厚颜无耻,包括神武云爱为了得到言渊那般算计于她,她都没有像此刻这般生气过。

    “你觉得,就算我答应让了,言渊就愿意娶你吗?”

    柳若晴嗤笑了一声,看着希雅的眼神,带着一种嘲讽。

    希雅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脸上隐隐地有了几分怒意,只是,这样的怒意来得快,去得也快,竭力忍着怒火的柳若晴,并没有发觉。

    “这是我跟表哥的事情,不劳表嫂费心。”

    柳若晴怒极反笑,一口一个表哥表嫂地喊着,她在抢她的男人,竟然喊她不要费心?

    “你想要我怎么做?”

    柳若晴双手环胸看着希雅,很显然,现在希雅是言渊唯一的希望,她现在在希雅面前,十分被动。希雅随手撩了聊自己面前的头发,道:“表嫂想必比我还清楚眼下你的情况,外面天天喊着让皇上处死你的人这么多,表哥的伤势之所以加重,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护着你,心衰力竭之下,伤情自

    然也就加重了,就算我有办法治好表哥的伤又如何,只要你的事情解决不了,他照样没法活命。”

    希雅的话,说得柳若晴心头一紧,尽管这话很不中听,可却说到了柳若晴的心头上。

    所以,早在她喊希雅过府之前,有些决定,就早已经做下了,只是没料到,希雅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

    “表哥既然这么爱你,说句不中听的,他会为了你做到什么程度,你比我还清楚,你真的希望表哥走那样的路吗?”

    柳若晴的脸色,没了血色,希雅话中的意思,也是她之前心中的想法,只是希雅将她心里的想法完完整整说了出来罢了。

    “如今的形势,就是一个无解之题,但是会不会连累表哥却是在你的身上,就算没有我,有些事怎么做才是对的,想必表嫂心里很清楚吧。”

    希雅的话,让柳若晴的拳头攥得越来越紧,她知道希雅说得都对,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可因为不舍,所以一直下不了决心,现在,被希雅逼着,有些决心,反而容易下了。

    心,缓缓收紧,闷疼得难受。

    她看着希雅面上那洋洋得意的模样,半晌,道:“这次的事,该怎么做我清楚,我只想知道,你真的能保证言渊没事?”

    “我能保证,但前提是,我也得保证自己的权益,对吧?”

    柳若晴眸光一凛,看着希雅,冷声道:“什么意思?”

    “万一我治好了表哥,你又反悔了呢。”

    “所以你打算如何?”

    “不如等你的事解决了之后,我再给表哥诊治吧。”

    柳若晴的脸色,沉到了极点,一个不过才十几岁的女孩子,心思怎么能这般深,就跟当初的神武云爱一样。

    “可言渊等不起了!”

    她气得揪住希雅的衣领,恨不得将她从院子里扔出去。

    希雅却是一脸无惧,眨巴着双眼,看着柳若晴盛怒的脸,道:“不是还有一个月吗?一个月的时间,够表嫂你做好多事了呢。”

    柳若晴气得手有些抖,希雅却是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所以,表哥能不能活,就看表嫂你动作够不够快了。”

    说完,她将柳若晴的手,从自己的衣襟上移开,推门直接进了言渊跟柳若晴的卧房。

    “表哥的情况,很不妙啊。”

    希雅在言渊身边坐下,嘴巴咂了两下,摇头叹道。柳若晴当然知道言渊的情况很不妙,袖口下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半晌,开口道:“我不会再连累言渊,你最好也说到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