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6.没有无辜不无辜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这……”

    庞太师被柳若晴这话一噎,顿时语塞,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几日,他心里也是急得很,沈沁被言霄带走了,虽然如今昏迷不醒,可谁也不能保证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一旦她醒过来指证他,他庞家就完了。

    所以,他得尽快促成那件事,否则,一旦东窗事发,不仅仅是他官位不保,而是他庞家九族的命,都休想保住。

    在柳若晴被言渊护在靖王府的时候,他也急了,靖王府有先皇遇刺的金戟在,军队是没有办法进去的,除非皇帝什么都不顾,直接派兵闯进去。

    可他心里清楚,皇帝根本就不想治柳若晴的罪,或者说,皇帝根本不相信柳若晴跟神机堂有关系。

    只要时间一长,神机堂一解决,朝局稳定下来之后,皇帝又会想办法免了柳若晴的罪。

    现在至于碍于朝局不稳定,又民怨四起,他才不得已要将柳若晴关押。

    就在他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没想到柳若晴会自己送shangmen来认罪,这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庞太师在心中冷笑,低垂的眸子,掩饰了他眼中的阴狠和得意,却没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在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言绝这会儿是真着急了,收起了往日吊儿郎当的模样,眉头紧锁地看着柳若晴,道:“你师父是你师父,你是你,你没事瞎认什么罪,赶紧回去,老九呢,他怎么也让你胡来!”

    听言绝提到言渊,柳若晴心头一紧,唇角勉强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她没再看言绝,而是对言朔道:“皇上,臣妇认罪,听凭你处置。”

    言朔眸光一沉,“你可知,这样认罪的后果是什么?”

    她是下定决心要寻死不成?竟然当着朝臣的面认下这个罪,就算他现在想保她,又能怎么保。

    之前她没认罪,他还能拖下去,可她认罪了,他再不判,就是明显包庇她了。

    “臣妇已经想明白了,靖王爷对臣妇恩重如山,臣妇不忍心再欺骗他,臣妇接近靖王爷是有目的,靖王爷是被臣妇蛊惑了才做了一些让皇上心寒之事,请皇上宽宏大量,勿要怪罪。”

    “你……”

    言朔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看着群臣投在他身上神色各异的双眸,只能硬着头皮,将禁军唤了进来,“来人。”

    “奴才在。”

    “将靖王妃打入天牢。”

    “是。”

    柳若晴被带下去之后,庞太师用眼神示意几个御史上前。

    几个御史领命,见孟御史首先走上前去,在言朔面前躬身行了一礼,“不知皇上要如何处置靖王妃?”

    “朕会命刑部跟大理寺一同审理此事,朕累了,退朝。”

    言朔气得起身,拂袖离去。

    “皇……”

    言绝急得想要去拦下言朔,却被言霄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看言霄的样子,像是有话要跟有说,他便勉强压下了心头的冲动,跟着言霄出了昭明殿。

    “六哥,你为什么拦着我,若晴现在认了自己跟神机堂的关系,按律当斩啊,她这不是疯了吗?”

    一出昭明殿,言绝就急了。

    言霄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朝天牢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她并没有疯,而是把事情都想透了。”

    “想……想透了?”

    言绝听言霄这么说,愣了一下,可想到柳若晴刚才在昭明殿上揽罪时所说的话,他就立即想明白了。

    “她是为了老九?”

    言霄抿着薄唇,点了点头,“她比我们更清楚,这个案子不解决,老九最终会做什么,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更加不是她想看到的。”

    言绝想了想,不禁一阵唏嘘。

    是啊,她跟神机堂的关系,已经板上钉钉,就算没有唐李两家被灭门的事,若晴的罪都免不了。

    到时候,只有两条路,要么皇上顶着群臣和百姓的压力,力保若晴,要么,就是老九跟皇帝反目,到时候……

    言绝不敢想下去,若老九赢了,江山易主,他是护住了若晴,可皇上怎么办,他们这几个亲王叔又怎么办?

    难不成也跟着背弃皇帝,投靠老九不成?

    这后果,言绝连想都不敢往下想。

    言霄看着言绝的模样,苦笑了一声。“连你我不敢想下去的后果,你觉得若晴愿意让老九去担吗?所以,在她看来,只有她认罪伏法,又把老九摘出来,她一人死了,却能成全所有人,我对她了解不多,也知道她光是为了老九,也会做今天这

    样的选择。”

    言绝这会儿心情很沉重,眼眶红红的,就是说不出话来。

    是啊,六哥不了解她都知道她会做什么样的选择,更何况他这个被她叫了这么多年的八哥。

    言霄的感情没有言绝表现出来得这么热烈,看他这副眼眶微红的模样,道:“如果你是若晴,你会怎么选择?”

    言绝没有回答,在所有人都认为正确的daan,也在他的心里,可是……

    “可若晴什么都没做过,就为了我们所有人担下这个罪,是不是太无辜了?”

    言绝心里难受,这会儿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言霄抿了抿薄唇,表情同样凝重,一是因为他们现在讨论的这位,是他弟弟最深爱的人,同时,也是如今昏迷不醒的那个丫头在意的好朋友。

    她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从未主动要求过他什么,只有为了若晴,亲自去求他帮过忙。

    他知道,那丫头很在意若晴,可现在……

    他却没办法帮她护住她的好朋友。

    言霄的眸光,也在不经意间暗淡了下来。

    半晌,才叹息般地吐出一句话来,“没有无辜不无辜,只有值得不值得,既然若晴觉得值得,那她就会去做。”

    言绝的薄唇,在听到言霄这句话的时候,抿得更紧了一些,他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言霄抬手给打断了。

    “先去靖王府看看,我担心老九出事了。”若晴进宫,老九却没有拦着,如果他好好地在靖王府,不可能不拦着她出去做傻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