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9.神秘人的提醒
    柳若晴身子一僵,随后,便淡然道:“我是神机堂的人,刻意接近他,这个理由还不够皇上理所当然地斩了我吗?”

    言朔眼神一暗,薄唇,抿得紧紧的,“别说皇叔不相信你是奸细,就算你真的是,你觉得皇叔会让朕杀你吗?”

    柳若晴这一次回答得没那么干脆了。

    因为言渊相信她跟神机堂是没关系的,可她从来不曾想过,如果自己真的是神机堂的人,言渊又会怎么对她。

    会一如既往地护着她,还是觉得被她背叛,被她欺骗,所以恨她,怨她,恨不得杀了她?

    她找不到这样的答案,也等不到言渊给她这样一个答案。

    她现在一无所求,只求言渊能安然无恙地活下来,能用她一条命,换他平安,换他们叔侄之间安宁,换整个东楚天下太平,不管怎么算,她都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值得的。

    两人之间,陷入了许久的沉默。

    仿佛是过了大半个世纪似的,才听柳若晴低低的嗓音,从静到压抑的天牢内响起,“皇上,给我准备一份纸笔,我想给言渊写封信。”

    言朔的眸子,凛了一凛,薄唇跟着紧抿着,好似猜到柳若晴要做什么,沉吟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命等在远处的王德去准备纸笔。

    王德很快就将纸笔给送了过来,“圣上,笔墨已经准备好了。”

    言朔紧蹙着眉,看向柳若晴,半晌,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拿去给靖王妃。”

    柳若晴从王德手上接过笔墨,言朔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复杂和矛盾,半晌,道:“珩弟……朕会照顾好他,给他一辈子无上的尊荣。”

    柳若晴拿着笔墨的手,顿了一顿,看着言朔半晌,在言朔面前跪下,给他行了一个极大的礼仪,“臣妇谢皇上大恩。”

    言朔闭上眼,没有再看柳若晴,脸上的神情,有些掩饰不住的难受,半晌,道:“你慢慢写,朕先走了,写好了之后,命人交给朕。”

    说完,言朔从天牢内离开了。

    柳若晴目送言朔远走,唇角扯开了一抹苦涩的笑,转身拿起纸笔,在纸上洋洋洒洒地写着什么。

    透过墙洞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却让人感觉不到半点暖意,那被白色中衣包裹着背影,伴随着她写字的动作,显得无比孤冷和寂寥。

    言朔从天牢出来,脚下的步伐很快,走了好久,等到离天牢有一段距离了,他才停下脚步,眼眶泛红。

    “圣上……”

    王德见言朔这副模样,担忧地张了张嘴。

    言朔沉默着没有说话,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喑哑道:“就这样罢。”

    很快,对柳若晴的判决便对外公布了出去,半个月后,午门问斩。

    睿王府——

    “皇上怎么能这么快就下决定,老九要是醒来,非疯了不可。”

    言绝急得在言霄的书房里来回踱步,见言霄沉默不语,他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

    “六哥,你倒是说句话呀。”

    言霄的眸光微微闪动了几下,随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皇上做这个决定,也是情非得已,他跟我们不同,他要面对的是天下百姓,是大东楚的国法,他这一次徇私了,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可……”

    言绝也知道皇帝无法选择,可一想到柳若晴就这样因为贼人的阴谋就没了这条命,他心里就是不甘心。

    他根本不能想象,等老九醒了,知道自己的妻子被皇帝斩首,他会闹到什么程度。

    “六哥,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若晴被斩吗?”

    言绝着急地看着言霄,问道。

    言霄看着他,沉默不语,半晌,才附耳到他耳边,耳语了一番。

    言绝眼中一亮,看着言霄,道:“六哥你都准备好了?”

    “还有半个月,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这中间或许有所变故也不一定。”

    言绝点点头,既然六哥都已经准备好了,让他再安心等几日,那他就等着好了。

    这也算是给老九和皇帝之间,留一条后路了。

    “庞太师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言霄突然问起了这事。

    “那老东西不知道是真无辜还是察觉到了我们在盯着他,最近老实得很,除了上朝就是在府里待着,也没见他见过什么形迹可疑之人。”

    言霄的眉头,不动声色地一拧,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让他感到意外。

    如果抓走沁儿的人真是庞太师的话,现在他将沁儿救回,这个时候,庞太师定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加上皇上已经判了若晴死刑,庞太师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确实暂时不需要做什么,需要的,只是等着老九醒来之后的事了。

    言绝在睿王府呆了许久,才离开,送言绝出了门,言霄刚转身回府,却见一道可疑的身影,从他眼角掠过。

    言霄的眼眸,骤然往下一凛,一道冷光从眼底一闪而过,他以迅雷之势追着那个身影,追了一段路之后,因为被过路的人一挡,就是这刹那之间的事,那人的踪迹已经失去了。

    言霄气得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脚下却踩住了一块形状诡异的石头,他本没有留意,可就在他提步离开的时候,石头上那极小的几个字却落入言霄的眼中。

    他的目光,闪了一闪,蹲下身,将那石头捡起,上面就只有几个字——小心庞太师。

    这几个字,让言霄的眸子骤然一暗,握着石头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神出鬼没地提醒他小心庞太师?

    这背后,到底又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这个人提醒他却又不露面,他的话,是否可信?

    言霄的脑子里,闪过各种各样的问题,可对于这个神秘人的身份,却没有半点头绪。

    拿着这块石头,言霄回到王府之后,沉思了许久,又派出了一批人,去盯紧庞太师。而靖王府那边,言渊始终没有醒来的迹象,可令人安慰的是,他的情况没有像之前那般恶化,正在一点点好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