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1.谁人相救
    她垂着眸子不语,闭上眼,回想着跟言渊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泪水,不知觉间,布满了她整张脸。

    人群慢慢地多了起来,人群中,有几个人开始不动声色地往前挤,将那些围观的民众都隔开了,四周散发了凛然的杀气,只是这些普通老百姓并没有感觉出来。

    一个个好奇又兴奋地盯着行刑台,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皇室宗亲被斩首的画面。

    没多久,行刑台上,响起监斩官低沉又犹如催命符的声音,“时辰到,斩!”

    随着那枚行刑令从监斩官的手中落下,柳若晴缓缓睁开的双眼,又重新闭上了。

    “再见,言渊。”

    你对我的青睐,是我此生最不愿意还的债,来生,让晴儿先去找你,我们换个身份,重新再认识一回。

    一滴泪,从她紧闭的双眼滴落,阳光倒映出泪光中点点晶莹,只是很快,这样的晶莹,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刽子手的刀高高举起,刀剑,反射着阳光刺眼的光芒,让站在远处的观众都下意识地闭了闭眼。

    人群中前排的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在刽子手的刀,缓缓落下的时候,只听得一声金属撞击般的脆响,刽子手只是觉得手腕一麻,手中的刀,应声落地。

    “来人,有人劫法场!”

    监斩台上的王远在愣怔了半秒之后,厉声喝道,指着行刑台上突然出现的一帮黑衣人,道:“将他们拿下。”

    紧随其后的拔刀声,开始断断续续地响起,跟着,便又是一阵阵刀剑碰撞的声音,是刑场上的侍卫跟劫法场的人打起来了。

    柳若晴睁开眼,看着眼前跟侍卫打斗成一团的黑衣人,眼底带着几分茫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难道是八哥的人?

    柳若晴在心中暗忖,这个时候,能做出劫法场的事,她能想到的,要么是皇上的人,要么就是六哥和八哥。

    可劫法场不是小事,六哥一向比八哥要稳重冷静一些,想来想去,柳若晴觉得还是八哥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个时候,日头正高,背着光,柳若晴看不清发场上的情形,只是,她是下定决心要认罪的,所以并不想被他们救走,更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再连累了八哥,或者是其他人。

    可这会儿,她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这些人来救她,也根本容不得她反抗。

    有人过来将她带走,却并没有打算解开反绑着她双手的绳子。

    “我不想走,你们放开我,赶快离开吧。”

    柳若晴对正带着她往刑场外离开的人,大声道。

    那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忽然对着她冷笑了一声,在柳若晴愣怔的当口,直接将她打昏,带走了。

    行刑台上的人,见柳若晴已经被带走,立即下令撤退,可侍卫们却是穷追不舍。

    而此时的人群中,还有一帮人守在那里,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们觉得诧异,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却谁也没明白眼前的情况。

    难道阁主还另外派了人去劫法场?

    不管了,先把这些侍卫拦住再说。

    几人用眼神交流了一番,便从人群中飞身上去,此时,围观的人群,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已经吓得四处乱窜,行刑台上下,已经乱成了一团。

    这些缠着侍卫们的黑衣人,眼看着柳若晴被带出了众人的视线之后,便吹响了他们用来交流的口哨,一行人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睿王府——

    十几个黑衣人,在甩掉了身后的追兵之后,一路悄无声息地进了睿王府。

    “阁主,人已经被成功救走了。”

    为首的那人摘下脸上的蒙面布,正是天机阁听云堂的堂主罗雄。

    “你们把她带去哪里了?”

    罗雄愣了一下,眼神中透着几许茫然,随后,便道:“是另外一批人将靖王妃带走了。”

    言霄见罗雄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眉头倏然一拧,“什么另外一批人?”

    听言霄这么问,罗雄眼中的茫然,随后变成了惊诧,“那批人不是阁主您派去的吗?”

    难怪……

    他当时还奇怪,阁主另外安排了一些人去劫法场,怎么没事先跟他们通个气,原来不是阁主派去的。

    见言霄沉默着没吭声,罗雄知道这一次自己闹了个大乌龙了,可还是不死心地开口道:“会不会是八王爷的人?”

    言霄拧着眉,摇了摇头,“八王爷若是派人去相救,会提前知会本王。”

    难道是神机堂的人?

    言霄在心里若有所思地猜测了一番。

    若晴是柳千寻的徒弟,就算他先前利用了她,可毕竟师徒情分还在,若是他派人过来相救,也说得过去。

    如果是被神机堂救走了也好,能留住这一条命,总算不是件坏事。

    “派人去查一下,靖王妃是不是被神机堂的人带走了,如果是的话,就不用管了。如果不是,查清楚对方是什么人,再做打算。”

    “是。”

    见言霄没有怪罪,罗雄悄悄地松了口气,转身带人退了下去。

    另一边,二十人左右的黑衣人赶到一件破庙前,为首的人走向庙里站着的女子,“堂主。”

    那女子看了看黑衣人身后,眉头一拧,冷声道:“人呢?”

    “被另外一批人救走了。”

    “什么?”

    女子拧了一下眉,蒙面布上尚未遮住的双眼,染上了一丝薄怒,“被谁救走了?”

    “属下不知。”

    为首的黑衣人默了一下,又道:“堂主,会不会是言绝手下的人?”

    女主闻言,眉头蹙了一蹙,蒙面布下的唇,轻轻抿了起来。

    言绝跟言渊一向兄弟情深,派人去救下靖王妃,倒也无可厚非。

    只是,少主命他们去救靖王妃,现在人没带过来,少主会不会怪罪?

    黑衣人见女子不语,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堂主,现在怎么办?”

    “你们先退下吧,我先去向少主复命。”

    “是。”黑衣人瞬间从破庙里退了出去,女子摘下蒙面布,脸上带着几分苦恼和担忧,没救下靖王妃,少主会不会怪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