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4.前世因,今世缘
    只是,她不甘心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从她面前掠过,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半只脚踏出了悬崖外,身子往后猛地一仰,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掉下去的时候,手腕被人用力一扯,拉回到了崖边。

    看到眼前出现的人,柳若晴满脸的震惊,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色彩。

    “大叔!”

    竟然是那个她从江城带回来的疯老头。

    老头子的速度比这些人都要快,他将柳若晴带回崖边之后,顺手捏断了她背后的绳索,少了禁锢的柳若晴,瞬间自由了。

    动作也比一开始灵敏了许多。

    疯老头护在柳若晴面前,精明的双眼,看上去炯炯有神,“少夫人,末将来保护你!”

    柳若晴这会儿也无心纠正疯老头的称呼,反正在他眼中,她就是少夫人了。

    她也没时间去问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眼前的攻击,便又开始连续不断地传来。

    因为双手少了束缚,加上有疯老头相助,柳若晴的处境并没有一开始那般被动了。

    耶蛮大巫也没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出现,漆黑的眼珠子里,隐隐地透出了被坏了事的怒意。

    赤金色的袖子,用力一挥,便朝那疯老头攻了上去。

    老头转身反手接了耶蛮大巫一掌,逼得他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少夫人,你先走,这里交给末将。”

    疯老头凌厉的双眼,盯着面前的这几个人,对身后的柳若晴道。

    还未等柳若晴回答,耶蛮大巫的声音,便阴森森地传了过来,“想从本大巫手中活着离开,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话音落下,一股凌厉的掌风,伴随着一股诡异的香气朝他们袭来。

    “大叔,小心有……”

    柳若晴还没来得及提醒疯老头,耶蛮大巫的掌风已经到了她眼前。

    她心中暗叫不妙,下意识地抬手接了他一掌。

    “少夫人!”

    就在疯老头要过来救柳若晴的时候,空中又是一阵巨响,伴随着刺眼的白光,从空中浮现。

    疯老头的动作,突然顿了下来,在柳若晴担忧的眼神中,在地上跪了下来,“国公爷,世子,末将来迟了!”

    悲戚的痛哭声,惊天空地,与空中传来的雷声融为一体,让人听着,震撼又心碎。

    柳若晴的心口,骤然一疼,那疯老头此时仿佛沉浸在了自己悲痛的回忆当中,完全没有察觉到四周的危险。

    耶蛮大巫的一掌,朝疯老头的背上击了过去。

    “大叔,小心!”

    柳若晴本能地冲了上去,在耶蛮大巫的掌风往疯老头的身上打上去的时候,柳若晴硬生生地挨了他一掌。

    耶蛮大巫的掌风十分强劲,柳若晴被他推出了一段距离,身后的脚,瞬间空了。

    柳若晴见耶蛮大巫那双原本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情绪的双眼,这会儿露出一抹震惊,伸手要去拉她的时候,还是慢了一步,柳若晴已经从悬崖上迅速坠落。

    疯老头这会儿已经回神,转身正好看到柳若晴被打下悬崖,他惊呼出声,“少夫人!”

    惊天动地的声音,掩盖住了空中震耳欲聋的雷声,疯老头跟在柳若晴身后,从崖上跳了下去,像是试图要抓住柳若晴。

    此时的柳若晴,意识有些模糊,只是觉得自己像是被周围的气流团团围住,与周围的世界隔绝了一般,就连跟着她一同掉下的疯老头,她也看不见。

    她知道身下是万丈悬崖,可她能感觉到有一股诡异的神秘力量,正拖着她的身子往下落。

    她的视线,开始清晰了起来,眼前是言渊那俊逸不凡的脸,那般清贵卓越,他该配上这世间最好的女子,可偏偏却遇上了她。

    除了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之外,她不曾为他做过什么,而现在,她是真的要永远离开他了。

    她用力地伸出手,想要去碰这张近在咫尺却触手不可及的脸,只要一碰,这张脸就会化作虚无。

    她努力地睁着眼睛,连眨眼都不敢眨一下,只想在最后再看一眼这个让她刻进骨髓里深爱着的男人。

    前世因,今世缘。

    她跟他,到底还是情太深而缘太浅,今生注定只能止步于此。

    “言渊……”

    她开口喊他,可声音却很快便被吹散在了空气当中。

    她还是没能再见他最后一面,或许,前世,她没好好把握跟他好好爱一场,今生又为他付出了太少,所以,上天连她这点小小的愿望也并不愿意满足于她。

    言渊,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再许我一个来生,来生,我一定追紧你的脚步,跟你好好爱一场。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耳边,突然响起这句话,言渊的身影,在她眼前又一次清晰了起来。

    她微笑地看着他,缓缓伸出手,“言渊,好好活着……”

    呼啸而过的狂风,将她这句话打散,也让她的意识,彻底模糊,完全失去了知觉。

    “晴儿!!”

    靖王府内,传出言渊撕裂般的低吼,带着无尽的绝望,从床上猛然坐起,急促的呼吸,牵扯着他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

    “表……表哥?”

    正在给他诊脉的希雅,在看到言渊喊着柳若晴的名字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她刻意压着治疗的速度,就是不想让表哥这么早醒来,怎么他这个时候就醒了?

    “表哥,你的伤势还很严重,你赶紧躺下,不要乱走!”

    希雅见言渊要从床上下来,赶紧上前去阻拦,却被言渊一手推到了地上,“滚开!”

    他跌跌撞撞地从房间里往外跑,心口,揪着疼,仿佛被人给徒手撕得粉碎。

    晴儿呢,晴儿为什么没有在他身边。

    他听到她让他好好活着,可她去哪里了?为什么要让他好好活着,她却不见了。

    “晴儿!你在哪啊,晴儿!”

    他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剧烈的动作,牵扯着他才勉强缓慢愈合的伤口,双目赤红。“晴儿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