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5.你在找死
    为什么他的心会这么痛,就连呼吸都让他痛得不能所以。

    他梦到了她了,梦到她离他越来越远,梦到她想要碰他的脸,梦到她让他好好活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晴儿到底去哪了?

    而此时,正端着药准备往东苑过来的管家,看到言渊从里头冲出来,先是眼底一亮,“王爷醒了?”

    随后,便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言渊的胸前,是鲜红的血液,下一秒,便身子一软,摔在了地上。

    “王爷!”

    管家将手中的托盘往边上一放,赶忙跑上去将言渊扶起,“王爷……”

    管家将言渊从地方扶起,手腕却被言渊给牢牢抓住了,抬眼见言渊正在看他,布满红血丝的眼神,凌厉得有些吓人。

    “晴儿呢?”

    管家的脸色骤然僵硬,看着言渊,支支吾吾道:“王妃她……”

    “快说!”

    “王爷,您先回房间养伤吧,王妃过几日就回来了。”

    言渊的眸光,深了深,明明是苍白到随时会晕厥过去的模样,这会儿却让人看着尤为害怕,“过几日回来是什么意思?晴儿去哪了?”

    “王妃她……”

    管家蹙了一下眉,他就没在王爷面前说过谎,现在让他临时编一个故事出来也瞒不过王爷啊。

    “你说不说!”

    言渊原本苍白的脸色,这会儿已经黑了。

    他忽地松开了管家的手腕,冷笑了两声,“好,你不说,自然有人会告诉本王。”

    说完,他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管家,往外走。

    “王爷,您伤势严重,还是先在府中好好养伤吧,一切等伤好了再说……”

    “滚开!”

    他低吼出声,心里一旦回想起晴儿那一句“言渊,好好活着”便痛得他连呼吸都不敢。

    “表哥,表嫂已经死了!”

    就在他往外走的时候,希雅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吓得管家赶忙上前去阻止,“希雅小姐,你别胡说!”

    “我胡说什么,表嫂就是死了,你们瞒得了表哥一时,能瞒得了他一世吗……呃……”

    喉咙突然间收紧,希雅的话,还没有说完,喉咙便被人给死死掐住了。

    言渊赤红的双眼,犹如一头即将发狂的野兽,仿佛随时张开嘴,就能将希雅咬成粉碎。

    希雅被言渊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双手用力地拍着言渊的手,突然间害怕起来,生怕自己就这样死在了言渊的手上。

    “表……表哥……”

    “谁准你诅咒晴儿,你在找死!”

    他咬着牙关,掐着希雅喉咙的力道,在一点一点地收紧。

    “表……表哥……放……放手……”

    管家也是在一旁急得团团转,他是不在乎这位表小姐的命,可王爷现在能不能痊愈,全靠她了,王爷可千万不能把她给杀了啊。

    “王爷,您放手呀,不关表小姐的事,您赶紧放手呀。”

    管家试图将言渊的手从希雅的喉咙上拿下来,奈何他那点力气,即使是在受伤的言渊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眼看着希雅的脸色越来越铁青,管家急得直跳脚,“王爷,您松手呀,王爷。”

    就在管家急得直跳脚的时候,一道声音厉声响起,“老九,松手!”

    与此同时,来人已经将言渊的手,从希雅的喉咙处拽下来了。

    “咳咳……咳咳……”

    突然闯入的空气,让希雅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她捂着喉咙,铁青的脸色,迅速胀红。

    “你疯了,差点把人给掐死了!”

    跟随言霄身后过来的言绝,看着希雅这副受惊了的模样,以及言渊这近乎疯魔的样子,厉声斥道。

    “这个女人诅咒晴儿,难道不该死吗?”

    言渊冷然的声音,仿佛万年冰山上的积雪,让正在剧烈咳嗽的希雅,禁不住浑身一抖。

    而言霄,言绝以及管家三人,在听到言渊这句话的时候,神色一僵,随后,便是一阵沉默。

    言渊看着他们的脸色,愣了半晌,眼神里,一丝悲痛从眼底掠过,他忽地摇着头,脚步往后几步踉跄,冷笑道:“连你们也想诅咒晴儿死吗?”

    言霄走上前,单手扶住言渊的手,表情严肃而凝重,“先进去休息,其他等你伤好了再说。”

    言渊想要将言霄的手甩开,可言霄毕竟不是管家这样一个老人,言渊这会儿的力气想要甩开言霄,那是不可能。

    甩了几次没甩开之后,言渊也就放弃了,他的表情,蓦地无比冷静了下来,眼神清冷寡淡地看着言霄,声音沙哑道:“我要去找晴儿。”

    跟在言霄身后的言绝,拧了一下眉,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松手!”

    言渊看着言霄,眼神往下一沉。

    言霄抿着薄唇,看着言渊这副模样,沉吟了片刻,还是硬着心肠,道:“她死了。”

    “闭嘴。”

    言渊的语气,出人意料的平静。

    “我亲眼所见。”

    “我让你闭嘴!”

    依然是平静的语气,却让人听着格外揪心。

    “我闭嘴了就能改变事实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欺欺人?”

    “我让你闭嘴!”

    言渊的声音,突然提高,抬手一拳,往言霄的脸上挥了过去,而他自己,也因为过于用力,伤口又一次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子。

    “老九,你冷静点!”

    言绝上前,将言渊拉着。

    言渊一把将他推开,颤抖着手指,指着面前的人,“你们一个个诅咒我的晴儿,还让我怎么冷静?”

    说完,他跌跌撞撞往外走,单薄的中衣,这会儿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言霄兀自上前,从背后将言渊一掌给打晕了。

    “六王爷,这……”

    管家担忧地走到言渊面前,看着被打晕的自家王爷,苦恼地看了一眼言霄。

    “不打晕他,等他把血流干吗?”

    言霄没好气地开口,将言渊扶着进了东苑,在经过希雅身边时,表情也没有多少柔和,“好点了吗?”

    “好……好了。”希雅有些害怕言霄,在听言霄问她,再接收到他的眼神时,瞳孔还是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