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7.仗剑昭明殿
    这位治好了王爷的伤,又一大早便理所当然地往东苑走,就像是把东苑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管家心里有些叹气,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再怎么说,这位现在还是他家王爷的救命恩人。

    王爷不领她的情,可他得替王爷好好感谢这位。

    “都是老奴的错。”

    管家没有为自己辩解,在希雅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即开口认错。

    希雅有心想要将气撒在管家身上,这会儿也只能硬生生地将那口气给咽回去。

    昭明殿上,这半个月以来,气氛有些阴沉阴沉的,原本在昭明殿上蹦跶得厉害的那些人,最近也察觉到皇上心情烦闷而收敛了许多。

    朝臣们一个个老老实实地上奏自己要奏的事,其他的事,一概不敢提。

    而此时,负责守宫门的侍卫,看着昏迷将近两月的靖王爷突然出现在皇宫里,身上散发着一股森冷之气,心中一突。‘

    可看着他走进皇宫,却谁也不敢上前阻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步往昭明殿的方向走去。

    昭明殿——

    “还有要上奏的吗?”

    言渊坐在昭明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难得老实的朝臣们,眼神冷淡。

    朝臣们没有再说话,正等着言朔宣布退朝,却见言朔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看着大殿之外,轻声呢喃了一声,“九皇叔。”

    言朔的声音虽低,可大殿上的大臣们都听见了,皇帝口中的“九皇叔”,除了靖王府昏迷不醒的那位,还有谁?

    群臣的身子,都僵了一下,跟着,纷纷转身朝殿外看去。

    见靖王爷一头墨发垂落下来,身上象牙白的锦缎,裹在他单薄的身子上,因为长时间的昏迷,使得他脚下的步伐带着几分虚浮。

    可即便如此,那一头垂落下来不曾束起的墨发,衬得他周身的冷意,更加浓了几分。

    第一次看这个样子的言渊,就仿佛刚刚从地狱中经过了一场恶战而回到人间,他的身上,杀气腾腾,让人愣是连看都不敢看他。

    所有人都屏气不敢出声,尤其是那些当初竭力喊着要处死柳若晴的人,这会儿,垂着眸子,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大殿上的人,因为各自的原因,谁都没有率先开口,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言渊抬脚踏进了昭明殿,朝着金殿之上至高无上的人,一步步逼近。

    冷意,在言渊的身上,凝聚得更浓了一些。

    在言渊经过言绝身边时,言绝伸手,拉住了他,“你来做什么?赶快回府好好养伤。”

    言渊没有理他,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抬脚,踏上了步向龙椅的台阶。

    见状,言绝眉头一拧,便准备上去阻拦言渊,却见言朔对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动,言绝只能耐着性子,看着言渊往上走,一步步靠近言朔。

    下一秒,金殿之上,一道金属的光亮,反射着清晨从昭明殿外透进来的阳光,刺得大臣们无法睁眼,而接下来他们看到的一幕,惊得所有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皇上!”

    “老九!”

    一把缠在言渊腰间的软剑被言渊握在手中,尖锐的剑尖,指着言朔微微沉下来的脸,剑气逼人。

    守在殿外的侍卫,立即持刀冲了进来,却被言朔厉声喝止了,“都出去!”

    侍卫们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到底还是奉命退了出去。

    大殿上的气氛,充满了紧张,所有人的呼吸,都仿佛在这个时候静止了。

    “老九,你这是做什么?”

    言霄跟言绝二人同时上前,拽住言渊的手臂,将他往后拉。

    而此时的言渊,身上带着一股看尽沧桑的死气,对周围的一切,都置若罔闻,握着剑柄的手,因为过于用力,使得指骨明显泛白。

    “为什么要斩她,她是无辜的!”

    他声音沙哑,眼中在说到“她”的时候,透着无尽的悲凉和绝望。

    “皇叔……”

    言朔皱了皱眉,看着这把对准着自己的软剑,他并不害怕,更多的是叹息。

    他又何尝忍心处死九婶,可他身在这个位子上,除了做那样的选择之外,他还能怎么做?

    “柳氏当着群臣的面认了罪,你让朕怎么饶她?”

    “她是被你们逼的!”

    言渊的情绪,突地激动了起来,尖锐的剑尖,对着言朔的喉咙,又近了几分。

    “皇上小心!”

    群臣惊呼,言霄紧紧拽着言渊的手臂,这会儿也顾不上这是昭明殿,拉着言渊往外退,“你赶紧回去好好养伤!”

    言渊刚刚苏醒,无论体力还是内力都不是言霄的对手,就这样被言霄从昭明殿拉了出去。

    等到他被言霄带出了宫门,昭明殿上的群臣,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皇上,您没事吧?”

    “皇上,您可要保重龙体啊,皇上。”

    “靖王爷此举,实属大逆不道,乱臣贼子之所为……”

    此话一出,有不少大臣应声附和,却看到言朔的眼底,冷光瞬间凝聚,看着群臣的双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

    “今日之事,若有人敢传出去半句,立斩不赦!”

    群臣大惊,跟着便立即跪了下来,“微臣不敢!”

    见言朔铁青着脸,长袖一甩,离开了大殿。

    等到言朔走远,群臣们才缓缓起身,回想起刚才那一幕,纷纷摇头叹气。

    靖王府的那位,是真的被惯坏了,他的父亲,他的兄长,到如今他的侄子,每一个都在惯着他,才将他惯着如今这般大逆不道,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剑指着皇上。

    皇上不降罪他也就罢了,竟然还让人瞒着今日之事。

    长此以往下去,靖王府那位的气焰,怕是收不住了。

    言霄将言渊一路带回了靖王府,才将他的手松开,清冷的脸上,眉头深锁,看着言渊道:“你疯了吗?大殿之上,拿着剑指着皇上,你还嫌给那些人的把柄还不够是不是?”面对言霄的叱问,言渊却没多大反应,那张透着沧桑的脸,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生机,黯淡无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