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8.那封信
    那双曾经寡情冷漠的黑眸,如今也失去了那仅有的光亮,晦暗得仿佛再也找不到光明。

    此时的他,收起了全部的锋芒,平静得如一滩死水,没了波澜。

    手中的剑,从他手上脱落,他死死地抿着薄唇,想要竭力隐忍着什么,却又怕自己坚持不住会失控,可那双赤红的双眼,还是出卖了此刻他内心深处的悲痛。

    有些人,你失去她,却不敢去想她,因为他把她放在了心里最深的位子,扎了根,一想则动,一动则痛,伤筋动骨,那是被连根拔起的痛,没人能感同身受。

    “六哥。”

    仿佛过了大半个世纪,言渊突然间低声开口,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见,他抬着眸子看着言霄,“带我去看看她。”

    言霄身子一僵,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眉头蹙起,他抿了抿唇,道:“此处距离她出事的地方,有几百里,你不如等身体养好了些再去,不然我怕你坚持不住。”

    “好。”

    他非常配合地点点头,言霄原以为他固执得不会听劝,却没想到他就这样轻松地应下了,反而让言霄愣了一下,连日来心头的不安,因为他如此平静的配合而越发变得强烈了。

    沉吟片刻,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到言渊面前,道:“皇上早上交给我的,你媳妇在牢里写给你的信,你看看吧。”

    言霄知道,不管言渊此时心里在打着什么样的心思,能影响他决定的,还是只有柳若晴。

    希望她留下的这封信,能让老九想开一些。

    他印象中的九弟,是一个冷静到没有心的人,可越是这样没有心的人,一旦动了心,那便是铭心刻骨。

    这扎了根的情,要怎么样,才能从他心上拔出来,却不伤他的心分毫?

    言霄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

    言渊快速伸手夺过言霄手中的信,神色平静,可捏着信的手,用力得能看出他手背的青筋,还有那略微颤抖的身子,终究还是出卖了他。

    “多谢六哥。”

    他拿着信,转身离开,没再抬眼看言霄一眼。

    他回到房中,关shangmen,所有强撑着被他压在心底的情绪,如今彻底崩塌。

    他颤抖着双手,将信打开,上面是他熟悉的漂亮字迹,一笔一划,都刻在了言渊的心上,疼得他滴血。

    言渊

    对不起,晴儿食言了,曾经说好跟你白首偕老,我却还是比你早走了一步。

    我本是神机堂的人,从嫁给你开始,就是为了冒充柳天心接近你,试图从你身上得到对我们有用的信息。

    你别怪皇上,他是值得你辅佐的明君,而我,却是不怀好意接近你的人,如今身份败露,按律当斩,无可厚非。

    晴儿感激你处处维护,此恩此情,来生再报。

    你曾对我说过,等我们老了,你会让我先走,帮我安葬,让我安心,现在,我不过是早走了几十年,你也要答应我,帮我安葬,让我安心。

    你说,这是你宠我的方式。

    所以,言渊,再宠我一次,好好活着,让我安心。

    晴儿拜别。

    言渊将信攥得很紧很紧,原本平整的信纸,此时皱成了一团,仿佛要将这样一封信,捏成粉末。

    “你以为,你留了这样一封信给我,我就会相信吗?”

    他紧咬着牙关,仿佛这样能减轻他心头的痛苦一般。

    “好好活着,好好活着……”

    他看着信上那四个刺眼的字眼,双目通红。

    “为什么要这么自私,为什么你走得这么痛快,却要逼我好好活着!”

    没有她的世间,没有色彩,暗淡无光,到处都充斥着深沉的寂寞,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勇气,能在这样暗淡无光的世间好好活着。

    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天,不吃不喝,整个人颓然得好似一缕青烟,风一吹,他便能消失在空气当中。

    “父王!父王!”

    门外,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嗓音,小小的拳头,敲着他身后的房门。

    言渊的心,狠狠一抽,无力地转过身,将房门打开。

    眼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此时正在用一双担忧的目光,静静地望着他。

    黑白分明的眸子,带着不明真相的懵懂和天真,却刺痛着言渊的支离破碎的心。

    忽地,他轻笑出声,紧跟着,笑声开始逐渐放大,继而仰头大笑了起来,所有的的痛苦,都深深地埋在了这悲戚无望的笑声当中。

    “好好活着,是该好好活着……”

    “呜哇”

    忽地,小世子大哭出声,指着言渊,不停地大哭了起来。

    而此时,带着小世子从长寿宫回靖王府的言绝,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得傻了。

    眼前之人,满眼满心都充斥着无边的寂寞和绝望,几日前见还是一头墨色的长发,此时却是银发如雪,被风吹起的瞬间,尽是苍凉。

    到底是什么样的悲痛,会让一个人一夜之间成了白头,言绝没办法感同身受,却是硬生生地看到了。

    “父王,你的头发怎么白了,父王……”

    小世子紧紧抱着言渊的大腿,哭声中透着担忧和害怕。

    言渊止住了笑,缓缓低头看着面前的幼子,将眼底的晶亮生生地逼退。

    缓缓蹲下,他伸出长臂,将幼子小小的身子,揽入怀中,眼泪从他眼底划过,“珩儿,从今以后,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了。”

    言绝在一旁听着,也禁不住红了双眼。

    小世子似懂非懂,从言渊的怀中,抬起漆黑明亮的眸子,天真地问道:“那娘亲呢?”

    言渊的身子,狠狠一颤,将小家伙揽得更紧了一些,“父王没保护好她,她生气了,不想理父王了。”

    “那娘亲什么时候才不生气呢?”

    言渊涩然一笑,“等珩儿长大了,父王去找娘亲道歉,那个时候,娘亲就会原谅父王了。”小世子不明白言渊话里的意思,听他这么说,便认真地点了点头,“好,那珩儿多多吃饭,快快长大,这样,父王就可以早点去见娘亲,去跟娘亲好好道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