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9.可怜未老头先白
    言绝因为小家伙这话,心中一痛,却也是松了口气,最起码,老九因为珩儿会好好活下去了。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之药,或许过个几年,他就能放下了。

    小家伙眼中的诚挚,让言渊心中一暖,将他抱得越来越紧,“好,父王多陪珩儿几年,陪珩儿长大,到时候,父王就可以去找娘亲了。”

    小世子被带回靖王府之后,太后没有再接他回去,这段日子,是言渊最不好过的时候,身边有儿子陪着,或许还能好过一些。

    每天,言渊都带着儿子在王府里,陪他读书,教他写字,晚上的时候,便亲自给他洗脸洗脚,再陪着他睡觉。

    此时,他站在衣柜前,手中捧着一个木盒,里面是一个针线极其粗糙却让他珍之重之的手帕,是晴儿亲手给他缝的。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心头灵犀一点通……

    如今他们阴阳相隔,还能不能心有灵犀?

    言渊心里又是一阵抽痛,眼底的寂寞,在深夜中被无限放大了。

    屋内挂着的琉璃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照进他如无边深渊的黑眸之中,也照亮了他藏在眼底深处最深刻却又不欲人知的孤独。

    凉风,从窗外吹进来,将他冷得回了神。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几乎要命的思念和孤独,折磨着言渊无法入睡,他走向窗前,凉风将他满头的白发,缓缓吹起,伴着窗外冰冷的月光,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虚无缥缈。

    关上窗,他在书桌前坐下,这张书桌,平时都是柳若晴在用,之前她开戏园子的时候,那些故事都是她趴在这里写的。

    伸手将一本压在一旁的本子拿了过来,上面熟悉的字迹,刺痛着他心头的每一个角落。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空自凝眸,春风笑人瘦……”

    看到这里,言渊没敢再看下去,便将本子给合上了。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哈哈!

    老天爷是觉得他前半生过得太顺遂了,所以现在要这样惩罚他么?

    既然不能长相守,为何又要让他这般多情?

    如果像最初那样无情无心,那是不是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他仰头看着月色,平静地一笑,却无法掩饰其中的苦涩,“晴儿,再等等我,再等等我,别走得太快了。”

    几天后,言渊站在距离京城几百里的无边崖上,山间的凉风,吹起了他满头倾泻的银发。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宽大的玄色长袍过着他颀长的身子,让他整个人看上去,仿佛置身在天地之间,疏冷,缥缈,让人觉得仿佛隔着很远很远。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耳边,响起几年前,柳若晴经常在他面前念的词,她说这词叫九张机。

    他听了几句,唯独这首词最让他深刻,此时也正是他的写照。

    他微微阖着双眼,看着山间席卷而来的冷风,唇角勾着一抹苦涩,“可怜未老头先白……”

    “我守得头发都白了,却没法守到与你执手白头。”

    沙哑的声音,很快便被吹散在了空气之中。

    那天,他在无边崖上,待了数日,一身玄衣,一头银发,无尽悲凉。

    如果当初,他能放下一切,带着她远离尘世,归隐山林,起一间小屋,买一亩良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会不会……他的晴儿就不会那么早离开他了?

    晴儿是在怪他吧,所以才没经过他同意就走了,却逼着他带着无尽的痛苦,无尽的孤独,硬生生地活下去。

    半个月后,一蹶不振的靖王爷,开始重新入朝议政,平静得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可大家都觉得靖王爷变了,他的眼睛里,永远都是一片死寂,就连说话的时候,那深不见底眼神,都平静得没有光亮。

    他的脸上,原本就少之又少的笑容,再也看不见了。

    从此,大家都知道靖王爷变了,变得不仅只是那一头银发,他的心也随着靖王妃的死,关上了。

    确切地说,靖王爷不是变了,而是回到了最初,回到了那个认识了靖王妃之间的那个靖王。

    凉薄寡淡,狠辣绝情。

    而一路南下往京城进攻的墨家军,随着越发靠近京城,这场仗,变得越来越难打,损失也越来越重。

    这让原本士气高昂的墨家军瞬间开始有些慌乱了起来,而他们越是慌乱,战况对他们来说就越是不利。

    现在距离京畿还有一段距离,已经让他们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至于京畿重地,甚至是皇城,那牢不可破的防卫,他们又该怎么破。

    军心一散,气势也就跟着弱了。

    昭明殿上,前方的战报时不时地往宫中递送进来。

    “皇上,墨家军如今被府阳城的守将拦在城门外无法攻城,臣认为,他们定会暂时停止攻城,从而去准备军需粮草,只要我们从后方截住他们的军需,墨家军军心不稳,我们自然不战而胜。”

    兵部尚书上前道。

    言朔点点头,视线又转向朝堂上的其他大臣,道:“众卿以为如何?”

    话是问朝臣的,目光却是投在站在前排的几位亲王身上。

    言渊那一头随意束起的银发,在昭明殿上,看着极为刺眼。

    见他从朝臣中走了出来,“微臣愿领兵前往。”

    言朔看着底下神色平静的人,眉头不动声色地蹙了一蹙,“皇叔你要去?”

    “是,这场仗打了太久,是该速战速决的时候了。”

    当初,那几个城池之所以那么容易就被墨家军攻占,就是因为他们要将墨家军从西北一路往南下引,如今时间差不多了。

    言朔的目光,朝言霄跟言绝脸上投过去,眼神中带着几分询问。

    言霄对他不动声色地点了一下头,言朔领会,便对言渊道:“那这事儿就交给皇叔了。”

    “臣定不负皇上所望。”

    “好。”言朔点点头,从龙椅上起身,“退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