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0.不自量力的笑话
    “臣等恭送皇上。”

    待言朔离开之后,群臣开始退出去,言渊的脸上,也没有半点迟疑,转身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昭明殿。

    颀长的背影,包裹在深紫色的朝服之下,显得更加落寞了一些。

    “老九这样,让人看着真不是滋味。”

    言绝站在言霄身边,双手交握着揣在袖子里,看着言渊逐渐远去的背影,惆怅地叹了口气。

    言霄的表情也是一片他怅然之色,半晌,道:“如果不是用情太深,又怎会一夜白头。”

    “哎,是啊。”

    言绝想起当日他将小家伙送回靖王府时,看到他从屋内走出来的那一幕,让他至今想起,还依然震撼。

    垂在腰际的满头银发随风飞扬,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恶战,硬生生地从地狱里爬出来似的,他难以想象他是在经历了怎么样的一场撕心裂肺的折磨之后,硬生生地逼着自己活下去。

    生不如死,生无可恋的感觉,大概就是老九这样了吧。

    如果没有珩儿在,怕是他早就跟着若晴去了。

    “身上的伤好了,心里的伤怕是他只要活着就好不了,陆先生私下跟我说,他心里郁结难消,要继续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他还能拖几年。”

    言绝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隐隐的担忧。

    “皇上让他带兵出去,也是给他找点事做,最起码不用一天到晚想着他媳妇儿,柳千寻逼死了若晴,他总得要做点什么。”

    闻言,言绝赞同地点了点头,“就当是让他出去散心吧。”

    三日后,言渊带兵出了京城,一路往府阳城的方向过去。

    而远在边疆的镇国将军府内,孟茴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院子里发呆着。

    今天,她无意间听到老郑手下的张将军说,墨家军被困在了府阳城,粮草尽失,军心溃散,而这次是靖王亲自带兵去清缴,想必不日便能清缴。

    她心中越想越不安,当日她被皇帝的暗卫从西北救回的时候,老郑便派人一路将她带回了边疆,严令禁止她再离开。

    她也曾说过,她不会再帮着小白,也没能力帮他,他们立场不同,注定了没办法成为朋友。

    可是,一想起他兵败之后即将面临的事,她的心,便下意识地一抽一抽,放在身侧的拳头,下意识地握紧了。

    沉默半晌,她转身回到房间,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便背着包袱,偷偷地从房间里出来。

    刚走了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郑卿封低沉的声音,“你又想去哪?”

    孟茴猫着腰鬼祟的脚步,微微一顿,跟着,嬉皮笑脸地转过头来,看向面色不悦的郑卿封,跑到他身边,狗腿般地挽住他的手臂,道:“女儿有些想太后了,想回京看看她老人家。”

    “想太后?”

    郑卿封的双眼,不太相信地眯起,“真的只是想太后?”

    “嗯……”

    孟茴故作思考地歪着脑袋,又一本正经地对郑卿封道:“还想皇上。”

    “想皇上?”

    郑卿封眉心一跳,看着孟茴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然分不清真假了,“你看上皇上了?”

    “我一直都看得上皇上啊。”

    孟茴眼皮都不曾眨一下,真诚的模样,连她自己都差点信了,更何况郑卿封这个一向把女儿当祖宗一样伺候的大老粗。

    听孟茴这么说,他用指腹轻轻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了一番后,道:“若是你想当皇后的话,爹得回去跟皇上说一声,不能让他委屈了你。”

    “不是,爹,现在说这个还太早,皇上还不定能看得上我呢,所以,我现在得回去好好跟皇上培养培养感情啊,你说对不对?”

    郑卿封转头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皇上若是看不上茴儿,他铁青是不能让茴儿嫁过去受委屈的,于是,这个满身正气唯独缺心眼的镇国大将军,就被孟茴三两下给糊弄了过去。

    当下便道:“爹派几个死士护送你回去。”

    “谢谢爹爹。”

    孟茴高兴地双眼一亮,快速隐藏下了眼底的狡黠。郑卿封并不清楚孟茴跟墨榕天之间的交情,所以,这一次即使觉得孟茴的借口有些不太让人相信,可他到底没有多想,在他心里,他的宝贝女儿是一个心思单纯不会说谎的人,就算说谎了,他身为英明神

    武,智商超群的镇国大将军,哪能这么容易被骗,所以,他最终选择了相信。

    并且亲自挑选了军中的死士,护送孟茴回京。

    “小姐,这里不是进京的方向。”

    其中一名死士见孟茴调转了方向去往另一条路,便出声提醒道。

    “我要先去个地方,再进京。”

    “是。”军中的死士,主要任务一般都是负责刺探敌军的情报,所以武功要比别的护卫高上许多,他们习惯性接任务,从不多问多言,所以,孟茴说要先去另外一个地方,他们也就没有多问,只是一路护送孟茴往

    府阳城的方向过去。

    此时的府阳城,城门紧闭,城外又被言渊带来的兵围困数日,后备的军需被阻断,如果没办法攻城,他们就只能在原地活活饿死。

    府阳城的地势本就易守难攻,加上府阳城守将曾是大将军孟长雄帐下的副将,作战经验老道,想要攻城,怕是比从言渊手中突围还要困难。

    已经数日不曾进食,墨家军开始军心浮动,就连一直跟着墨榕天一路南下的几个副将,都开始有些动摇了。

    “不可能!不可能是这样的结果。”

    眼前的情况让柳千寻不敢相信,更别说接受了。

    为了光复墨家的江山,为了给郁儿报仇,他处心积虑了二十多年,怎么能兵败于此。

    如果没有结果,那他这二十年来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比起他,墨榕天却显得前所未有的平静,看着四周萧条,回想起以往所到所见之处的繁华,战乱,苦的永远都是百姓。

    只要百姓能安居乐业,谁当皇帝真有这么重要吗?墨榕天把事情看得太明白,可柳千寻不一样,他这一生的执念,就是为了等到墨家光复的那一天,可如今,他所有的坚持,所有的执念,到此刻都成了一场不自量力的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