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3.考古队
    众人皆默,那些人云亦云,跟着凑热闹喊着嚷着说靖王妃该死的人,终于没有再出声了。

    “皇叔。”

    言朔上前,看着言渊依然黯淡无光的眸子,心中一叹。

    言渊下马,朝他点了一下头,却再也没多说一个字,叔侄,君臣,仿佛朝夕之间,陌生得如初见的外人一般。

    言朔抿了抿唇,心里头有些难受,却终究没办法怪他。

    “先回宫吧,宫里已经设了宫宴。”

    言渊依然只是点头。

    言朔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只是率领群臣,率先转身回宫。

    原本是为了庆祝靖王凯旋的宫宴,因为当事人的淡漠而使得整场宫宴食不知味。

    宫宴没有持续多久,便散了,众臣陆续离宫。

    言渊回到靖王府,小世子已经被奶娘哄睡了。

    当看到言渊出现在房门口的时候,奶娘愣了一下,跟着,立即行礼,“奴婢参见王爷。”

    言渊的视线,往里头看了一眼,“珩儿睡了?”

    “是,世子刚睡下。”

    “嗯。”

    他提步跨进去,看着床上已经熟悉的男孩,俯下身将他抱起,从奶娘的房间离开了。

    抱着小世子来到东苑,重新将他放到自己的床上,盖好被子。

    带着薄茧的手,轻轻拂过他水嫩的小脸蛋,小家伙的眉宇间,全是他的影子,他努力地想要从这张小脸蛋上,找到跟晴儿相似的地方,却怎么都找不到。

    他涩然一笑,“你走得可真干脆啊。”

    连半点念想也不愿意留给他,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眉眼而已。

    起身走向对着后院的那面窗户,这里可以看到连接主院的那座大院子,种满了成片成片的梨树。

    自从那日言渊从无边崖回来之后,这里,便成了靖王府的境地,除了言渊自己,谁都不被允许进去,打扰了那人的安宁。

    这几百棵的梨树,也是言渊亲手种下的,每一棵树苗,每一捧泥土,都是他亲自动的手。

    “你说你喜欢吃梨,那我便让你长眠于此,等到来年瓜熟蒂落,你就能第一时间吃到了。”

    他记得她跟他说过,她喜欢梨子那种干干脆脆的清甜,一口咬下去,清甜的梨汁润心润肺。

    她喜欢吃梨,却从不吃他分给她的梨,她说,分梨等于分离,她不想跟心爱的人“分梨”。

    回忆,就像是一群来自地狱的猛兽,无情地吞噬着他本就残破不堪的心脏,一片一片,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头,胀得厉害,又昏又沉,让柳若晴觉得整个脑袋像是被人徒手给撕开了一般。

    她痛得瞬间惊醒,浑身被冷汗湿透,空洞的双眼,渐渐地有了焦点。

    入眼,是湛蓝的天空,成排成排的大雁,从她眼前飞过。

    还有几只鸟站在高压线上,叽叽喳喳地叫着,没有阴间那种阴森森的瘆人之气,阳光明媚得让人睁不开眼。

    等等?高压线?

    柳若晴心头一震,猛地瞪大了双眼,从地上翻身站起,成排的电线杆,林立的高楼大厦,还有时不时传来的汽车鸣笛声。

    多么熟悉又让她久违的环境。

    她仿佛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心头猛然一紧,疼得她蹲下身去。

    “我……我这是回来了?”

    她捧着脑袋,轻声低喃,眼眸中,淌过一丝悲伤,她怎么回来了?

    她回来了,言渊怎么办?珩儿怎么办?

    让她这样不明不白地回来,为什么不干脆让她死在无边崖下。

    她不停地摇着头,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

    良久,她才从失望的情绪中缓缓抬起头来,蹲得发麻的双脚让她起身的时候,有些站不稳。

    “不,我得回去,我得回去找言渊。”

    她一边呢喃着,一边步伐踉跄地往外走,目光,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边上这幢大楼,看样子,像是一座研究所。

    “金属元素探测研究中心。”

    柳若晴这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所研究中心的后院,四周立着一些说不出名字的金属片,看着像是古时作战的防护盾牌。

    柳若晴她也没心思细看,趁着这会儿没人,纵身一跃,消失在空气当中。

    此时,两人穿着白色大褂的研究所人员,手中拿着金属探测器,正巧朝她刚才所在的地方靠近。

    “信号越来越强了,看样子是在这里。”

    其中一人拿着金属探测器,开口道。

    正要往里走,却被另一人给拦住了,“先把防护服穿起来。”

    那人一愣,瞬间恍然,“你不提醒,我差点都忘了,好险。”

    很快,两人穿着一套防护服重新回来了,进入防护圈,像是寻找着什么。

    “在这里。”

    其中一人喊了一声,手中用镊子夹了一片超薄的圆形金属片,放进手中的瓶子里。

    “还好是丢在这里,若是丢在人多的地方,事情就麻烦了。”

    “下次做事小心点。”

    “我知道了,谢谢师兄。”

    柳若晴在这个年代生活了十八年,对这里的一切,自然十分熟悉。

    从研究所离开之后,便直奔当初那座让她穿越过去的无名皇陵。

    那是言家的皇陵,跟她有千丝万缕的渊源,也许,她还能从那里重新回到那边。

    这样想着,柳若晴便是抑制不住地兴奋,仿佛很快就能见到自己心上的人一般。

    那座皇陵是她师父先发现,建在灵山之上,四周风水极好,凝聚着一股让人没来由望而生畏的龙气。

    从前,柳若晴不太相信所谓的龙气,可当她亲身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之后,有些事,由不得她不去相信。

    灵山离她所在的地方不算太远,她用了轻功,日夜兼程,两天后就到了。

    “喂,喂,那边几个,你们动作小心点,别把文物给破坏了。”

    柳若晴刚到达那个古墓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古墓外站了不少人,其中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穿着烟灰色毛呢大衣的中年人正在指挥着另外一堆人,嘴里说着什么。

    抬眼看过去,那些人的动作,让柳若晴的心,往下一沉。看这些人的样子,应该是考古队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