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0.有急事回家
    秦暄轻轻擦去嘴角的药渍,修长苍白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敲着床沿,动作慵懒又好看,可偏偏给人一种瘆人可怖之感。

    “太医知道回去怎么复命吧?”

    秦暄问,眼中带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王爷放心,卑职明白。”

    “很好,送太医。”

    秦暄命管家道。

    送走了太医之后,秦暄从床上起身,随口问道:“那个女人已经走了?”

    “是,走了有半个多时辰了。”

    “派人盯着了?”

    “是。”

    随后,秦暄便没有说话了,只是道:“命楚河过来,本王有事吩咐他。”

    柳若晴一路往东走,东楚在南陵的东面,往东边走,总是没错的。

    奉京城距离靳都城有几千里路,柳若晴徒步走了一段路之后,途中跟马贩子买了一匹马。

    而身后那些跟了她一路却不曾出现打扰过她的“尾巴们”,此时还牢牢地跟在身后。

    柳若晴勾了勾唇,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客栈,走了进去。

    “小二,给我来间房,另外给我这马也弄些吃的。”

    “好嘞,客官里面请。”

    抬脚进店的时候,柳若晴不动声色地将头往身后一转,那几个隐在暗处的人头,立即缩了回去。

    她收回视线,回头的时候,勾起的唇角,微微敛下,眉头一蹙,低声呢喃了一声,“这个秦暄到底搞什么鬼?”

    眼中带着疑问,她提步进了客栈。

    用完午饭,柳若晴回到马房洗马,感受着身后那几道目光,手中的马毛刷子随后往后一扔,只听一声竭力压着的闷哼声在附近响起。

    “几位跟了我一路,还不累吗?”

    隐在暗处的几人神色一僵,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又听柳若晴道:“出来吧,端王爷有什么疑问,直接问我就行了,差你们一直跟着我,能看出什么来?”

    暗处的几人一听她连“端王爷”三个字都说出来了,也知道自己确实是暴露了,只能硬着头皮,从暗处走出,站到了柳若晴面前。

    几人的表情都带着几分尴尬,再看几人的年纪,也就是不到弱冠的少年,跟踪人的经验和武功都不足。

    这也是柳若晴猜测是秦暄派过来的原因。

    不是武功上乘的杀手,自然就不是用来杀她的,在南陵,她勉强算认识的也就秦暄一人,她跟秦暄没有什么仇怨,自然不会派人来杀她。

    但是,她也能理解秦暄对她的怀疑,所以派人跟踪她,想要从她身上知道些什么东西也不是没可能。

    所以,她才猜测是秦暄派来的人。

    再看几人脸上那尴尬又窘迫的模样,显然是默认了自己是秦暄的人。

    柳若晴眉头一挑,一边提着水桶给马洗澡,一边漫不经心地对那几个人道:“回去替我问问秦暄,你们南陵报答救命恩人的方式,是不是都这样?”

    见那几个人神色僵硬,她嗤声一笑,“你们也不要跟着我了,回去告诉秦暄,我对他没什么目的,我无意间到了南陵,救了他也只是凑巧而已。”

    既然被发现了,几人自然也没办法再跟着了。

    几人跟自己的同伴对视了一眼之后,对柳若晴拱了拱手,随后,消失在她面前。

    “她真是这样说的?”

    永平府的客栈内,秦暄看着面前几个回来复命的手下,语气平淡地问道,也察觉不出他此刻真正的情绪。

    手下不敢看秦暄,只是垂着眸,点点头,“是。”

    秦暄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修长的指尖,轻轻敲着桌面,片刻的寂静过后,只听秦暄又问道:“她还说了别的吗?”

    为首的那人脸色有了几分僵硬,看了秦暄一眼,犹豫着该不该回答。

    “说。”

    秦暄眉头一皱,沉声道。

    “那位姑娘让小的回来问王爷您,咱……咱们南陵报答救命恩人的方式,是不是都像王爷您这样。”

    秦暄一愣,身边跟着的钱威也同样愣住了,表情有些忐忑地看向自家王爷,这位主子可不是一个大方的人。

    令人压抑的寂静过后,只听几声嗤笑从秦暄的口中响起,看得面前的几人感到莫名其妙。

    王爷这是……

    “你们都退下吧,不用再跟着她了。”

    “是。”

    那几人悄悄地松了口气,从秦暄面前退了出去。

    钱威看着自家主子深不可测的脸,讪讪地摸了摸鼻尖,“王爷,那我们……”

    秦暄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指尖有意无意地敲着桌面,半晌,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吧。”

    钱威一愣,随后点了点头,“是。”

    永平府距离奉京城有十来天的距离,十天前,他们主仆二人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端王府,前往东楚。

    另一边,柳若晴打发了那几个跟踪她的人之后,在永宁县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随意梳洗了一下,便准备动身启程。

    洗漱完,穿好衣服,刚打开门准备出去,便感觉到鼻孔里用两道热热的液体出来。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尖,黏糊糊的,嘴唇上还尝到了几分血腥味。

    她低头朝手掌上看了一眼,掌心上,是刺眼的血红。

    她蹙了一下眉,低喃了一声,“这南陵的冬天也太干燥了。”

    干得她连鼻血都出来了。

    她回到房间,重新洗了一把脸,确定没血流出来之后,才出了门。

    “掌柜的,结账。”

    “好嘞,姑娘这边请。”

    柳若晴站在柜台前,掌柜的一边拿着算盘结账,一边打量着柳若晴的脸色,道:“姑娘,你脸色很差,要不要再休息一天再走。”

    “不用了,我有急事得回家。”

    她随意地对掌柜的摆了摆手,笑了一笑,在说到“回家”两个字的时候,心,紧了紧。

    手,轻轻地摸着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银牌,那里还能是自己的家吗?

    “那你路上小心点,我看姑娘你的脸色有些苍白。”

    “好,谢谢掌柜的。”柳若晴点点头,跟掌柜的道了谢,让店小二将她的马牵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