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1.突然晕厥
    上马的一瞬,她觉得头骤然一晕,若不是她身手敏捷,这会儿已经从马上摔下来了。

    “看来是真的有些水土不服了。”

    她轻声嘀咕了一声,也没把这事当回事,骑着马,出了永宁县。

    又连续走了半个月,终于看到了东楚的边关。

    她扬唇一笑,心情却变得复杂了起来,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逃避自己即将要去做的事。

    刚到了城门外,却被守城的士兵给拦住了,“通关文牒呢?”

    因为是边界要塞,这里对来往进出东楚的人管得要严许多。

    柳若晴之前没出去过东楚,也从来没有想过通关文牒这东西,这会儿被人一问,倒是被问住了。

    “还要通关文牒?”

    “那当然,没有通关文牒,谁知道你进我们东楚是不是别有用心。”

    一旁的士兵开口道。

    柳若晴想说,她本来就是东楚的人,可张了张嘴,觉得这话说与不说根本没什么意义,没有通关文牒,谁相信她。

    “哦。”

    她无心跟守城的士兵纠缠太多,低低地应了一声,转身往回来的路上走。

    没有通关文牒,想要进东楚边境怕是不可能了,她蹙了一下眉,抬眼看了看眼前高耸的城门,想要从城楼上飞过去而不被守城的士兵发现,怕是有些难。

    况且,她发现自己最近的轻功好像差了一些,有时候一使用内力,就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疼。

    往回走了一段路,她就觉得自己累得不行,气也喘得厉害。

    “看来那次从无边崖上摔下来,身体损伤还挺严重。”

    她伸手擦了擦冻得发红的鼻子,一股熟悉的黏糊糊的感觉从她指尖拂过,她愣了一下,低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是一片刺眼的血红。

    她蹙了一下眉,心头莫名得掠过一丝不安,“怎么回事?”

    以前东楚的冬天也很干,她也没有动不动就流鼻血啊,这一路上,她已经流过好几次鼻血了。

    真的是因为那次摔下来,伤了身体?

    她抿着唇,眼底笼罩着一股凝重的情绪,如一团化不开的黑墨,凝聚在黑瞳之中。

    提步往前走了几步,脚下蓦地一软,她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瞬间便天旋地转,还没等她抓住什么可以支撑自己倒下的东西,整个人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远处,清脆疾驰的马蹄声离她越来越近,紧跟着,随着几声马嘶声响起,两匹马在距离她两米左右的位子停了下来。

    为首的那人跳下马,快速跑到柳若晴面前,当看清那张略显苍白的脸时,眼底讶了一下。

    回头快速回到身后的马上的人道:“王爷,是那位姑娘。”

    后面这匹深棕色高大精壮的马上,正是南陵的端亲王秦暄。

    钱威口中的“那位姑娘”秦暄自然知道是谁,只是,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没问她的名字。

    知道晕倒在前边的人是柳若晴,秦暄眼底微讶,英挺的眉头微微一皱,“她?”

    钱威点点头,“看她的脸色很难看。”

    “先把她带过来。”

    “是。”

    东楚跟南陵边境因为十几年来的平静和繁荣,贸易往来非常频繁,所以这里有不少客栈,医馆,饭馆等等。

    “大夫,她这是怎么了?”

    秦暄看向一旁大夫微微拧起的眉头,低声问道。

    见大夫捋着胡子,若有所思地沉默了几秒后,道:“这姑娘的症状,我也说不准具体什么情况,从她的脉象来看,血气不足,脉象也有些微弱,有点类似血症的症状。”

    “血症?”

    “是。”

    大夫点点头,继续道:“老夫之所以说不确定,是因为这种病,只是在医书上见过,却从未亲眼见过病人得过此症,因此不敢往下判断。”

    闻言,秦暄看了一眼床上脸色惨白,昏迷不醒的柳若晴,深不见底的眸子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半晌,问道:“若是血症,会怎样?”

    “医书上说,患血症者,易出血,且出血伤口极难止血,若不及时治疗,患者必死无疑。”

    秦暄不见情绪的脸上,在听到大夫这句话的时候,有了几许细微的波动,随后,问道:“那大夫可会治疗此症?”

    见大夫撵着胡子,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老夫才疏学浅,哪能治疗此症,传闻三十多年之前,有一名叫神谷子的道士治愈过一人,之后,便再也没有听说过此人的消息了。”

    “神谷子……”

    秦暄敛着眸,若有所思地低喃着这个名字。

    “公子,现在还不确定这位姑娘是否得了此症,等再找一些医术高明的名医确诊了,方能对症下药。”

    “嗯。”

    秦暄回过神,点了点头,对大夫道:“那就麻烦大夫先给开几副补气血的药让她服下,之后我们再做打算。”

    “好。”

    大夫给柳若晴开了几帖药,道:“这几服药是补气益血的,暂且先让姑娘服下吧。”

    “多谢大夫。“

    秦暄看向钱威,道:“你拿着大夫开的药方,去药店抓几副药回来。”

    “是。”

    钱威随大夫离开之后,秦暄走到柳若晴的床前,沉默了片刻之后,发出了几声叹息,“可惜呀。”

    这姑娘也算是个高手了,若不是血症,他还能收为己用,可若是血症……

    他可没那份心去为她找什么神医。

    救命恩人归救命恩然,在他秦暄眼中,还有许多比报恩更重要的东西。

    秦暄这个人,从小就生活在皇权斗争当中,那样的环境,早就造就了他一副冷硬的心肠,在他心里,有许多比人命要重要得多的东西。

    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用人命去换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救眼前这个女子,举手之劳的事,他会去做,可让他特地为她去耗费时间和心力,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就在秦暄盯着柳若晴若有所思地叹气的时候,柳若晴醒来了。

    睁眼的刹那,看着面前那个模糊的轮廓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言渊。”她下意识地抬手要去拉秦暄的手,可因为没有力气,又垂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