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2.疑点重重
    秦暄却在她开口的那一刹那,原本沉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

    言渊?

    她认识言渊?

    他想起刚才这女人睁眼时,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喜悦,是因为把他当成了言渊?

    这个女人跟东楚的靖王是什么关系?

    不用问,秦暄都知道,这个女人跟言渊的关系绝对不简单,这也更加证明了秦暄刚开始的猜测,她出手救他,甚至出现在南陵,都绝非偶然。

    柳若晴喊了一声言渊之后,视线也瞬间清晰了起来,当看清面前的人时,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端王爷?”

    她撑着身子起身,看着面前的秦暄,脸上露出了几许讶然。

    秦暄收起了心头的若有所思,看着柳若晴道:“你醒了?”

    “嗯。”

    柳若晴点点头,起身下床,“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打量了一眼四周,看样子,是一间客栈。

    “你在楚阳关外晕倒了,被本王带来了此地。”

    秦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行,就是没什么力气。”

    就在这个时候,钱威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端着药的店小二,“王爷,姑娘的药好了。”

    “端进过来吧。”

    钱威将药端到柳若晴面前,“姑娘,先把药喝了吧。”

    “谢谢。”

    服下药之后,柳若晴看向秦暄,问道:“端王爷,我这是怎么了?”

    秦暄正要开口,可随即,又犹豫了一下,道:“你不知道你的身体情况吗?”

    柳若晴并未多想,听秦暄这样问,只是微微沉思了一下,道:“估计是水土不服吧,这里气候干燥,经常流鼻血,可能有些气虚。”

    闻言,秦暄的眼神,微微闪动了一下,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钱威,摇了摇头。

    柳若晴并未察觉,只是道:“王爷身为南陵的亲王,怎么也来东楚了?”

    她对秦暄了解不多,但是,直觉告诉他,此人绝对不容小觑,一个南陵的亲王,身边只带了一个护卫便来东楚,这本身就不合理。

    秦暄听她这么问,薄唇微微动了一下,笑道:“姑娘不是说,本王有什么问题,可以亲自来问你么?于是,本王就亲自来了。”

    钱威:“……”

    王爷好幽默。

    柳若晴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在南陵的时候,让那几个跟踪她的少年们传给秦暄的话。

    她看着秦暄,心里根本不相信秦暄只是为了从她这里解答什么疑问才大老远从南陵赶到东楚来。

    秦暄见她看着自己沉默不语,莞尔一笑,好看的眉头,轻轻动了一下,“怎么?姑娘不相信?”

    柳若晴嗤声一笑,反问道:“王爷您自己信吗?”

    秦暄被她的问题问得一噎,跟着,便朗声笑了起来,随后,神情肃然道:“本王有一疑问,不知姑娘与这东楚的靖王是何关系?”

    听秦暄提到言渊,柳若晴挂在唇角的笑容,微微一僵,原本还算明亮的双眼,在这一瞬间,下意识地暗淡了下来。

    “王爷问这个做什么?”

    柳若晴的声音,冷了几分,秦暄自然是感觉到了。

    他半玩笑半认真地道:“不是姑娘说,有什么问题,让本王亲自来问你吗?”

    柳若晴点点头,并未否认自己说过的话,却道:“我是这样说过,可没说过王爷问了,我就要回答,不是吗?”

    秦暄:“……”

    钱威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子敢这样跟呛他们王爷,讶了一下,目光不安地看向秦暄那张虽俊美却透着一股子邪气的侧脸,好担心这位爷会发火啊。

    令他意外的是,秦暄只是淡然一笑,并未介意柳若晴此时的态度,也没有继续追问自己刚才的问题,对着柳若晴拱了拱手,抱歉道:“是本王冒昧了。”

    柳若晴扯了一下唇,没有多言,心里因为被秦暄提起了言渊,心中有些闷疼。

    秦暄见柳若晴神情暗淡,想必也是跟言渊有关,心里也能猜到几分她跟言渊的关系。

    想了一想,他又问道:“那姑娘不介意告诉本王你的尊姓大名吧?”

    他顿了一顿,像是有些刻意地解释道:“姑娘救了本王,本王至今都还不知该如何称呼姑娘。”

    这个柳若晴倒是没有打算隐瞒什么,一个名字罢了,便道:“小女子柳姓柳,名若晴。”

    除了名字之外,她并没有多解释自己什么,而秦暄在听到“柳若晴”这个名字的时候,幽深的眼底,不动声色地掠过一抹震惊。

    柳若晴?

    她不是靖王妃么?

    她不是一个月之前,就死了吗?

    压下心中的震惊,他笑了一笑,“原来是柳姑娘,幸会。”

    柳若晴也没跟秦暄客气,微微点了一下头,突然想到了入关一事,便对秦暄道:“王爷,你入楚阳关,可有通关文牒?”

    “自然。”

    柳若晴眼底一亮,“那我能否随王爷您一同入关吗?”

    秦暄的眼神微微一凛,倒也没有犹豫,便笑着点了点头,“姑娘若不嫌弃,本王自然愿意与姑娘同行。”

    说罢,便从椅子上起身,对柳若晴道:“姑娘身子不适,还是先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便动身入楚阳关。”

    “好,多谢王爷相助。”

    出了房间,一直沉默着没有出声的钱威,这会儿不禁开口道:“王爷,她……她难道就是靖王妃?”

    东楚两个清流官员全家被神机堂灭门,而原因,就是为了逼迫朝廷放了身为神机堂成员的靖王妃柳若晴。

    这件事,不仅仅在东楚引起了轩然大波,就连周边各国对此事都略有所闻。

    皇帝为了维护靖王妃,惹了众怒,最后逼得皇帝没办法,下令处斩靖王妃。

    靖王妃死后,从昏迷中苏醒的靖王言渊,金銮殿上用剑对准了皇帝。

    这件事虽然被皇帝下令隐瞒了下来,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知道的人不少,只是没有人敢在人前提起罢了。

    秦暄之所以知道这件事,自然跟南陵皇帝秦穆怀有关。“此事疑点重重,我们先静观其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