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3.着急进京
    秦暄声音淡淡地开口,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思。

    “王爷,她出现在南陵,会不会跟那件事有关?”

    秦暄摇摇头,“她没有通关文牒,出现在南陵,肯定有其他原因,一个已死之人,莫名出现在南陵,此事绝对不简单。”

    “会不会她是炸死,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秦暄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看着楚阳关的方向,若有所思了一阵。

    言渊因为靖王妃的死,听说一夜白头,这也能有假?

    “此事暂且不管,等本王见了靖王再说。”

    “是。”

    秦暄见钱威似乎还有话要说,便道:“还有什么要说?”

    “柳姑娘的病,王爷为何不告诉她?”

    如果真是血症,那可是要死人的。

    秦暄的神色依然平淡,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着钱威,道:“你能治?”

    钱威一怔,老实地摇了摇头。

    “你能替她找到神谷子?”

    钱威依然摇头。

    “既然如此,何必多管闲事?与其让她知道自己的病担惊受怕等死,不如让她放宽心,她若命大,自然能遇上救她之人,我们无能为力,又何必给她徒添烦恼。”

    既然主子都这样说了,钱威自然无话可说,只是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可惜了。

    翌日,柳若晴随秦暄等人入了楚阳关。

    楚阳关距离靳都城还有一个月的行程,柳若晴并没有打算在楚阳关逗留,入了关之后,便向秦暄提出告辞。

    “今日多谢王爷相助,我还有急事,先行一步。”

    客栈内,秦暄端着茶杯坐在桌前,听柳若晴要走,便抬眼看她,放下茶杯,道:“这么快就要走?”

    “要是在身,不能耽误。”

    秦暄抿了抿唇,慵懒的姿态里,带着几分不经意的吸引力,片刻之后,听他道:“好,那本王就不相远送了,我们有缘再见。”

    “王爷客气了,告辞。”

    说完,她背着包袱,离开了客栈。

    “王爷,她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呢?”

    “她的去向,与我们无关。”

    他端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表情随意道。

    依他猜测,八成是去找言渊,至于她如今已“死”,就算去见言渊,恐怕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去吧。

    “可她的身体情况,能撑得住吗?”

    秦暄侧目朝他看了一眼,嗤声一笑,挑眉打趣道:“你很关心她?”

    钱威面色一变,赶忙解释道:“属下只是觉得她曾经帮过我们,况且,她一个弱女子……”

    被秦暄的眼神看得有些局促,钱威抿了抿唇,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弱女子……”

    秦暄莫名地低喃了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

    要是没那个病,倒是跟弱女子一点都搭不上边吧。

    自然的,他想到了那日她将把任荞牙齿打断的场景,莫名地笑了。

    钱威看了自家王爷一眼,垂着头,不敢说话了。

    “我们也差不多要启程了,若她运气好,半路再晕倒,碰上我们还能帮一把。”

    钱威:“……”

    他怎么觉得自家王爷在咒人家姑娘呢。

    靳都城——

    大理寺天牢。

    “王公公这边请。”

    大理寺卿王远面上带着讨好之色,王德虽是太监,可是皇帝身边的近臣,他的一句话,有时候对一个官员来说,非常有用。

    “王公公,那姓墨的逆贼,就关在前边。”

    王远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讨好,在提起墨榕天的时候,脸上还有几分不屑。

    王德的脚步,微微一顿,侧目看向王远,阴阴一笑,“王大人。

    “下官在。”

    “那姓墨的,你可知是什么人?”

    王远一怔,不知道王德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心里感到莫名,想了想,还是如实道:“自然是前朝的乱党反贼。”

    王德看着王远,忽地冷笑了一声,“可他是先皇后的亲哥哥,大殿下的亲舅舅。”

    被王德这么一提醒,王远这才变了脸色,“这……下官……”

    他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那墨榕天再是反贼,他跟先皇后的血亲关系可是摆在那里的,谁都知道皇上有多深爱先皇后,有多宠大皇子了。

    说句大不敬的话,若皇长子能安然长大,这东楚的江山,怕是非他莫属。

    看皇上对先皇后的那份情,他会不会处死墨榕天还另当别论呢。

    “公公,这……是下官失言,是下官失言,还请公公您……”

    “行了,杂家只是提醒一下王大人,祸从口出,你以后可多注意了。”

    “是,下官记住了,多谢公公,公公前边请。”

    王德也没再搭理王远,提步往前走,王远站在他身后,心里不屑地呸了一声。

    一个阉货也配端架子教训他。

    大牢深处,墨榕天靠着墙坐着,自从他束手就擒之后到现在,已经被关在大牢中有两个月了。

    对于自己这样的结果,他早有预料,他不是一个好斗之人,更不曾想过要让如今这平静繁荣的天下搅得大乱。

    可他这一生,一直被逼着做这些他原本不想做的事,为了一个自己不愿意去承担的执念,熬得头发发白,熬得连自己的心上人也不敢去争取。

    可这会儿坐在这里,他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跟释然,他累了前半生,终于能停下好好休息了。

    想着想着,他有些轻快地笑出声来。

    边上,传来了牢门开动的声音,他侧目过来,见一宦官打扮的人在大理寺卿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把墨公子的镣铐打开。”

    “是。”

    墨榕天手上的禁锢被打开之后,又被人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物,梳洗干净之后,听王德道:“墨公子,皇上要见你。”

    王德说话的语气虽然礼貌,可言语间,还是带着几分不卑不亢。

    墨榕天没有反对,在这里两个月,他一直等着言朔见他,可言朔却像是把他忘了一般,没想到今天终于还是来宣他了。

    被王德领着来到御书房,两人再相见时,双方的身份已经截然不同了。他印象中的言朔,还是当初那个在龙门书院对着容儿体贴温柔,却又有些小心翼翼的少年皇帝,再相见,却在他的眼底,看到沧桑,仿佛已经过去了多年,当初那个少年皇帝,如今已经长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