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4.求情
    言朔也在打量着墨榕天,从他两个月前被押到京城开始,他就一直没打算见他,对于他的审判也一直没有下决定。

    墨榕天跟云娇容有几分相像,言朔看到他的时候,还能清晰地记起云娇容的样子,想起云娇容,心里不免一疼。

    “听说你要见朕?”

    言朔率先开口了,指了指殿内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墨榕天入座之后,直接开口道:“谢谢你能厚待容儿。”

    言朔的眼神,在听到墨榕天说起云娇容的时候,微微暗淡了一下,便又恢复了淡漠。

    “容儿是朕的妻子,是朕儿子的母亲,朕自然是要厚待她。”

    言朔这话却让墨榕天心中一痛。

    容儿是他的妹妹,她却因为他,硬生生被逼死了,如果当初,他不曾跟她相认,宁可让她成云太傅的孤女,如今,容儿还能高高兴兴地活着,成为东楚尊贵的皇后,有爱着她的丈夫。

    她生下的孩子,同样有着他们墨家的血脉,这样不好吗?

    可他的妹妹,却硬生生地被逼死了。

    “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要同朕说的?”

    言朔看着墨榕天,问道。

    墨榕天在他面前屈膝跪了下来,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卑微,“谋逆之事,我一人承担,任凭皇上处置,只希望皇上能放过跟着我的那些人。”

    “朕凭什么要听你的?”

    言朔冷哼了一声,说到底,容儿被逼死了,跟他这个哥哥脱不了关系!

    墨榕天沉默了几秒,没有说话,是啊,他现在只阶下囚,人家凭什么听他的。

    言朔看着墨榕天,心里有些气恼。

    他是容儿的亲哥哥,如果让他死了,容儿会不会怪他,等他死了以后,还愿不愿意见他。

    可不处死他,朝中那些大臣又会吵着闹着不放。

    “你真这么想死吗?”

    言朔冷着脸,问他。

    墨榕天顿了一下,抬眼看着言朔,忽地自嘲地笑了起来,“现在要活还是要死,是我能决定的吗?”

    如果可以活着,谁愿意死。

    如果皇帝真的能当得那般自如,若晴又怎么会被处死。

    言朔被他这一问给噎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啊,连他都未必能决定,更何况墨榕天。

    墨榕天也没等着他回答,又换了个要求,道:“我能见一见皇长子么?”

    那是他的亲外甥,是他妹妹留下的唯一血脉,在临死之前,能见他一面,他也死而无憾了。

    言朔冷着脸,“洵儿身体不好,在长寿宫休养,不宜见外人。”

    “外人”两个字,对墨榕天来说,有些诛心,可他却一个字都无从反驳。

    洵儿身体不好,也是他造成的。如果当初他能坚定一点,一个人担着不忠不孝的骂名度过余生,就不会有那场战争,不会让那么多百姓因为战乱而流离失所,饿容儿不会被逼服毒而死,洵儿也不会因为在娘胎中沾上了毒素而小小年纪便

    要承受如此的折磨。

    他这个舅舅,根本不配称为舅舅,只能是个外人。

    “你若没其他事,就先回去吧,来人,送他回天牢。”

    墨榕天缓缓站起身,什么都没为自己争取,在侍卫进来的那一瞬间,转身往外走。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急匆匆进来一人,跟他迎面碰上了,两人皆是愣了一下。

    两个月过去了,墨榕天没想到自己还能见到孟茴,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神,不经意间亮了一下,下意识地唤了一声,“孟茴。”

    孟茴看着他,勉强扯开唇角一笑,对他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看似平静的面容下,却隐藏着难以控制的紧张和局促,藏在袖口下的手掌,微微握紧了。

    “嗯,好久不见。”

    除了这个,墨榕天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他一个将死之人,要说的,也只能是这个了。

    “我……我进去找皇上了。”

    孟茴指了指内殿,对墨榕天道,跟着,也不等墨榕天开口,便快步往里走去,她怕被他看到她眼底微微泛起的红晕。

    看着她急促的背影,想到当初他第一次见孟茴时,她跟言朔那交好亲昵的模样,心头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可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能表现出来,在侍卫的押送下,离开了御书房。

    “你怎么来了?”

    言朔从奏折中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孟茴,随口问道。

    孟茴走到言朔面前,屈膝跪了下来,“请皇上饶墨榕天一命。”

    见孟茴是来给墨榕天求情,言朔有些意外,他并不知道孟茴跟墨榕天还有这样的交情。

    “你大老远从边城跑回来,就是为了给他求情?”

    孟茴的眼神,微微闪了一下,心里头莫名的有些心虚,沉默了两秒,还是回答道:“是。”

    “为何?朕怎么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交情这么好了?”

    孟茴抬眼看他,抿了抿唇,挠了挠头发,支支吾吾道:“也没多好,就是……就是我这人一向知恩图报,小白……我是说墨榕天他……他救过我的命,我于情于理,都得来给他求情,是不?”

    她双眼期待地看着言朔,却见言朔将奏折放桌子上随手一扔,看向她,道:“他可是谋逆之人,你来求情又有什么用,朕想放就能放?”

    如果可以,当初他也不会在那样的情况下,下令斩了九婶,害他跟九叔之间,变得越来越生疏了。

    “可……可您不是皇上吗?”

    言朔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笑声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自嘲,“是啊,可不就是因为朕是皇帝么?”

    他是皇帝,所以没办法随心所欲,如果可以,这个皇帝谁爱当谁当去。

    “你回去吧,怎么处置墨榕天,朕自有决断。”

    “皇上……”

    孟茴不死心,还想开口,却被言朔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再在这里烦朕,朕今日就让人斩了墨榕天。”

    话音刚落,孟茴转身便从御书房里走了出去。从进京到现在,她整整忍了两个月才来给墨榕天求情,心里还是侥幸地想着,皇帝会不会因为容儿的关系,而放过墨榕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