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5.你让老九情何以堪
    可是,两个月过去了,墨榕天的案子一直压着,她担心了两个月,终于忍不住来向皇帝求情,却没想到竟然在御书房外见到了墨榕天。

    从御书房出来,孟茴想了想,还是去了一趟天牢。

    墨榕天刚回到天牢没多久,便听到远处传来的那熟悉的脚步声。

    他跟孟茴认识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甚至能分辨出她的脚步声来。

    侧目看向孟茴靠近的身影,他此时的心情却有些复杂。

    这个从一开始让他反感到想要恨不得让她永远消失的女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他心里占了一个位子,至于这个位子是什么身份,墨榕天并没有去深究。

    他知道,如今他的处境,有些事,深究根本就没有意义了。

    “孟小姐请。”

    孟茴是郑大将军的义女,又是太后面前的红人,大牢的侍卫们自然不敢得罪。

    “你们都退下吧。”

    “是。”

    侍卫们退下之后,孟茴走到墨榕天身边,盘着双腿,在墨榕天对面坐了下来,表情有些凝重,同时,还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情绪。

    墨榕天看着她这副苦恼的模样,嗤声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挨骂了?”

    他知道孟茴在皇帝面前向来没大没小,看她这副沮丧的模样,便打趣道。

    孟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道:“人家特地过去替你求情,你还取笑我。”

    她的话,让墨榕天脸上的笑容,微微收了起来,变成了严肃。

    “孟茴。”

    “嗯?”

    “别为我求情了,这是我罪有应得,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孟茴清秀的眉头,微微一蹙,鼻尖也在听到墨榕天后半句话的时候,骤然一酸。

    “不会的,你除了谋反,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凭什么要死呢。”

    孟茴不明白,不过就是占了皇帝几个城池罢了,对皇帝能有什么影响,凭什么就得掉脑袋呀。

    墨榕天被她这天真的话语给说笑了,伸手重重地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就凭成王败寇。”

    他静静地看着孟茴,见她皱成一团的脸蛋,看上去还有几分有趣和可爱,他的心,却蓦地一紧,原本坦然赴死的心态,不经意间,生了几分不舍。

    见孟茴突然站起,伸手用力搓了搓自己的鼻尖,对墨榕天道:“我的命是你救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的,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说完,她提步往外走,“小白,你等我的好消息。”

    落下这话,她也不给墨榕天回话的机会,加快了脚步离开了。

    墨榕天看着孟茴越来越远的背影,眼神渐渐变得有些恍惚,“你救我,仅仅是因为我曾经救过你吗?”

    可这个恩情,你不是早就还给我了吗?

    墨榕天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深入去想。

    孟茴离开之后,言朔放下手中的奏章,烦躁地捏了捏眉心,“来人。”

    “奴才在。”

    “传睿亲王,聿亲王进宫。”

    “是。”

    一刻钟后,言霄言绝二人出现在御书房内。

    言朔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位皇叔,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跟九皇叔私下议政了,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自从九婶死后,皇叔虽然每日也例行上朝,可除此之外,他机会都是待在府中,从不参与议政。

    就算他传他进宫来,他跟他说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他问他要点建议,他便直接说自己没想法,一切听凭他决断。

    久而久之,言朔自己也就渐渐觉得没趣了。

    “九叔最近怎么样了?”

    言朔有意无意地拂过手中端着的杯沿,问道。

    “还不是那样,成天就待在梨树林里,让他出去走走也不当回事。”

    言绝闷闷地开口,一想起言渊那副好像没了生存信念的样子,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

    “听管家说,最近得了风寒,这么多天了也不见好,太医说他这是忧思成疾,久而久之……”

    言霄也跟着开口,表情同样有些沉重。

    言朔的眼神,微微凛了下来,眉宇间带着几分怅然。

    不想讨论那般沉重的事情,言绝开口道:“阿朔,你特地找我们二人进宫来,为了什么事?”

    言朔收敛了心神,道:“两位皇叔觉得,该怎么处置墨榕天才好?”

    “还能怎么处置,谋朝篡位,按律……等等。”

    言绝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不是打算看在云娇容的份上,放过墨榕天吧?”

    言朔没有回答,可这模样,分明就是默认了。

    言绝的脸色瞬间变得更难看了,当下便道:“不是,阿朔,你心里怎么想的?你打算放过墨榕天?”

    他走到言朔面前,压着眼底的愤怒,道:“若晴什么都没干,你就下令把她给斩了,墨榕天是前朝的太子,意图某乱,你却打算放过他。你让老九情何以堪?!啊!!”

    言绝的情绪有些激动,言霄蹙了一下眉,上前将他往身边一拉,“冷静点!”

    “怎么冷静?若晴死了,老九这模样,八成也离死期不远了,他却因为一个想要毒死他的女人,去放过一个乱党,六哥,你说,老九知道会怎么样?他心寒不心寒?!”

    面对言绝如此犀利的说辞,言朔没能反驳。

    “皇叔,朕当初根本没想过要斩了九婶,可当时的情况,你难道不明白?”

    言朔看着言绝,捏了捏眉心,无奈道。

    “是,我明白,我当初有怪过你吗?可你现在怎么回事?云娇容的事就当回事,老九的事,你就不当回事!”

    “够了!”

    言霄沉着声,将言绝的话给打断了。

    他的性子一向比言绝要沉稳一些,想问题也不想言绝这么冲动直白。

    不管他们叔侄间的关系多好,言朔对他们这些叔叔有多亲,可在皇家,君臣永远高过叔侄,言绝刚才这番话,往重了说,那就是欺君罔上,大逆不道。言绝黑着脸,一脸的不服气,“皇上真想放过墨榕天,还是不要问我拿主意了,抱歉,我没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