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7.你是何人
    她从来不曾怪过皇帝下令斩了她,当时的情形,皇帝确实是没办法选择。

    说到底,害得他们叔侄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如果没有她,他们叔侄还是像从前那样,亲昵和睦。

    在听到他提起言渊意志消沉,郁郁寡欢到要活不下去的时候,柳若晴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心口揪着生疼,只有紧紧咬着下唇,才没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可蒙面布上的双眼里,却在不知不觉间蓄满了泪水。

    “容儿……”

    言朔还想说什么,下一秒,却见他神色一凛,到嘴边的话,换成了,“何人躲在此处?”

    柳若晴一愣,下意识地就要躲开,可又想到自己此刻蒙着面,她便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从暗处走了出来。

    刚看到她的那一刹那,言朔愣了一下,一抹瞬间的熟悉感,从言朔心头淌过。

    他凛了一下眉,看着柳若晴,道:“你是何人?”

    柳若晴伸出手,从脖子上扯下那块银牌,递到言朔面前。

    言朔自然一眼认出了那块牌子,那是专门护卫他的皇家影卫,跟他身边的暗卫不同,影卫人数少,武功高,而且极少出现在人前。

    自然的,这样的影卫牌子,也不会有人懂得伪造。

    看到那块牌子的瞬间,言朔的眉头,倏然一拧,目光对上了眼前那双澄净清澈的眸子,声音微沉,“你是朕的影卫?”

    此话一出,柳若晴的手,骤然抖了一下,藏在眼底的泪水,夺眶而出。

    真的是皇家影卫,秦暄没有乱说,这真是东楚皇家影卫的牌子。

    这一路从南陵到东楚,从奉京城到靳都城,多少次,她告诉自己,或许是秦暄搞错了,又或者是当年那个救下秦暄的影卫胡诌的,她不停地告诉自己,江家跟言家无冤无仇,皇家没理由灭了江家满门。

    可现在,言朔却亲口证实了这块牌子的来历。

    真的是言家!

    她的手,颤抖得厉害,眼泪掉得越来越凶,看得言朔莫名其妙。

    可下一秒,他又回过神来,“不对,朕的影卫朕都认识,你不可能是影卫,你到底是何人,为何有影卫的牌子?”

    柳若晴没说话,整个人失魂落魄,像是瞬间被抽走了精气神一般。

    她不停地摇着头,不想承认这样的真相。

    言朔见她不说话,表情骤然一冷,对着空气喊了一声,“来人。”

    柳若晴被言朔的声音拉回了神,在暗卫出现之前,她转身便要离开,却被随后赶上来的暗卫给拦下了。

    “将她拿下。”

    只听言朔喊了一声,柳若晴的身子,敏捷地一闪,躲过了那帮暗卫。

    负责保护皇帝的暗卫,身手自然不凡,以柳若晴现在的情况,想要打赢这么多人,肯定不可能,但她毕竟是柳千寻教出来的高徒,想要脱身自然没什么问题。

    在交手了一阵之后,她便成功地从暗卫的视线里成功逃脱了。

    暗卫的责任便是保护皇帝的安全,为以防调虎离山,他们并没有追上去。

    摆脱了那群暗卫之后,柳若晴回到客栈,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全部的力气一般,双腿发软,好似只要再走一步,就能摔倒。

    “回来了。”

    低沉的男声,突然间从房间里响起,带着一股引人遐想的慵懒,让柳若晴从悲痛中回过神来。

    抬眼,见坐在桌前的那人正在倒茶,此时,他已经转过头来,脸,逆着光,整个人仿佛躲在光晕之中,看上去虚幻很不真实。

    看清来人的脸,柳若晴缓缓伸手,摘下脸上的蒙面布,露出那张苍白又有些悲戚的小脸,她淡淡地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端着茶水的男人,冷着声音,问道:“你怎么能随便进别人的房间。”

    男人低头看着她,忽地嗤声一笑,“这话难道不是应该本王问你么?”

    柳若晴一愣,看了一眼四周的摆设,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脸上顿时有了几分尴尬。

    “抱歉,走错房间了。”

    她低声道了声歉,也不管秦暄为什么也在这里,转身开门便要出去,却听秦明道:“来都来了,喝杯茶再走吧。”

    柳若晴看着秦暄这副懒散的模样,总觉得这人给她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低眉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茶杯,柳若晴也不矫情,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茶水,一口气灌了下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喉咙干涩得难受。

    秦暄看了看她脸上残留的泪痕,笑道:“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柳若晴抬眼看向秦暄,听他的语气,她怎么听出了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跟言渊吵架了?”

    秦暄的声音,再度传来,让柳若晴脸上的表情,骤然一僵,眼神中,瞬间多了几分防备,“你说什么?”

    只听秦暄朗笑了两声,指了指前边的凳子,示意她坐下,自己也兀自走到桌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柳若晴的眼神里,始终带着防备,盯着秦暄漫不经心的脸,提步走到桌边坐下,复又问道:“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秦暄轻声一笑,修长漂亮的手指,随意地敲了几下桌面,看着柳若晴,出声道:“柳若晴,这名字,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柳若晴眉头一拧,不太相信他就凭她柳若晴这一个名字,就能将她跟靖王妃联系在一起。

    天下同名同姓的这么多,更何况,靖王妃一个深闺女子的名字,他一个远在南陵的亲王又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当时,她也是没觉得他一个南陵人能知道东楚亲王妃的名字,所以才没打算隐瞒自己的名字,可现在……

    她抿了抿薄唇,目光盯着秦暄的笑颜,表情有些犀利。

    “别紧张,本王没什么恶意,说起来,本王跟靖王爷还有些交情。”

    秦暄又给柳若晴斟了一杯茶,道:“不如……本王护送你回靖王府?”虽然柳若晴跟秦暄没交流过几次,可她总觉得此人不安好心,听到他这般提议,她本能地便出声拒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