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0.晴儿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面前一道冷风吹过,白色的身影,掠过她面前,伴随着一股强劲的掌风朝她袭来。

    这一掌掌力十分凶猛,几乎是不给柳若晴避开的余地,甚至这一掌伴着一股强劲的杀气。

    很显然,柳若晴闯到这里,惹恼了某个人了。

    她自知没办法躲过这一掌,抬眼看向面前那人,此时,他们俩离得很近,她甚至能看到他脸上长时间积累下来的沧桑,凝聚在他漆黑深邃的黑瞳之中。

    可就在她看着眼前之人的那一刹那,就在她等着那致命的一掌往她胸口击过来的时候,那人却突然间将掌风收了回来。

    因为收得太快,他的脚步,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停下。

    自从当日希雅治好了他的伤,解了他的毒,可他因为柳若晴的死,打击太大,病情一直没完全好转。

    刚才察觉有人闯进来,他一出手便是杀手,所以,在收住的时候,身体本身没办法承受住那力道,脚下往后踉跄了好几步。

    可他的视线却一直盯着那人,盯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眼,熟悉得刺痛着他的眼睛。

    晴儿!

    他想叫她,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只是用一双复杂又痛苦的双眼看着她。

    柳若晴没料到言渊会突然间守住,惊诧地愣了几秒,再看言渊脸上各种复杂的表情时,心头一颤。

    是不是他认出她来了。

    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能认出彼此来并不奇怪,可这会儿,柳若晴却不敢与他相认。

    就在言渊愣怔的当口,她快速往后退到墙边,便想逃走,言渊察觉出了她的心思,快她一步,拦在了她面前想要抓住她。

    柳若晴知道自己不是言渊的对手,可跟他交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言渊的出手弱了许多,很显然,他并不想伤到她,只是想将她留下。

    当下,柳若晴便下了决定,用尽全力一掌打在言渊的肩上,将他逼退了好几步之后,趁着这个空当,从墙内纵身跃出。

    言渊跟着追了出去,却只看到那几个跟在他身边的暗卫,“王爷,您没事吧。”

    “命人不准再追。”

    暗卫一愣,却没有多问,“是。”

    “你们都退下。”

    “是,属下告退。”

    暗卫们退下之后,言渊怔怔地站在后院墙边,失神地看着柳若晴消失的方向发呆。

    手,揉了揉自己刚才被柳若晴一掌打过的地方,看不出什么情绪,尽管此时,他的内心,已经经历着惊涛骇浪般的翻涌。

    嘴里却不停地重复呢喃着:“是晴儿,一定是晴儿,我不会认错,肯定是她……”

    他靠在墙上,被雪覆盖的墙,渗透着刺骨的冰冷,可他似毫无所觉一般,脸上的表情,却彷徨得令人心疼。

    他能感觉到那个人是晴儿,在一起久了,她的气息,她的眼神,她的一举一动,他都熟悉得了如指掌,可是他又害怕,害怕刚才的那一幕,只是他思念过度的幻觉。

    所以,他渐渐变得茫然,变得彷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他有些沮丧地在墙边蹲了下来,将脸埋在双膝之间,没人能看清他的脸,却是看到他因为忍着哭声而微微颤抖的身子。

    暗卫们主要负责主人的安全,所以,虽然言渊让他们退下了,他们也没敢离得太远,尤其是刚才还有刺客闯入。

    他们远远地看着言渊,他们是离言渊最近的人,每天王爷做什么,什么心情他们都能感受得到。

    他们知道王爷在思念王妃,可此刻的王爷却让他们觉得可怜的同时,还有些说不清楚的情绪,好像是被什么给打击到了。

    “王爷这是怎么了?”

    其中一暗卫小哥看着远处的言渊,压低了声音,看了一眼同样站在身边的另一名暗卫,继续道:“天枢哥,你跟着王爷的时间比较长,看得出来王爷怎么了吗?”

    天枢没有回应,只是垂着眸子,双臂环着,若有所思。

    “天枢哥,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刚才那个刺客的身手有点眼熟。”

    天枢回过神,随口应了一声。

    刚才那人的身手,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难道这人以前刺杀过王爷?”

    暗卫小哥问道。

    天枢没点头,也没摇头,他自己也不确定是什么情况。

    言渊在墙边待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起身,刚提步离开,脚下却踢到了一块银色的牌子,金属的脆响,在此时听着格外清晰。

    言渊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银色的金属牌子反射着月光,看得言渊晃了眼。

    心头,却想是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有那么一瞬间,他怔怔地站在那里不动了。

    好半晌,他才陡然回过神来,蹲下身快速捡起那块牌子,手捏得紧紧的,手背上的青筋凸得厉害。

    “是晴儿,这是晴儿的东西……”

    这块牌子,晴儿一直挂在身上,这会儿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晴儿落下的,晴儿没死,她真的没死。

    他激动得浑身颤抖,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下一秒,又见他快速冲回到房间里,走到窗台前,试图想要找到一些有关晴儿的蛛丝马迹。

    他站在窗台前,一低头,嘴角的笑容便凝固了,那几滴鲜红的血,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鲜艳。

    “晴儿受伤了?”

    他压下心头的慌乱,转身缓步回到床边坐下。

    将手中拿着的牌子放到一边,下一秒,手上的动作,骤然一顿。

    原本被他放在枕边位子的手帕,此时已经被人移动过了。

    他眼中原本暗淡的情绪,逐渐又变得明亮了起来。

    “肯定是晴儿……”

    他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眼角的光亮被月光照得十分显眼,尽管在笑,眼泪却挂在了他的脸上。

    “真的是晴儿,晴儿回来了。”

    他又哭又笑,像个没了灵魂的傻子,可这几个月以来,一片死寂的黑眸里,却多了一些曾经逝去过的光芒,看上去多了一些生机。

    “晴儿回来了……”他看着窗外,低声呢喃,“可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是在怪我吗?怪我当初没保护好你,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